首页 田缘 下章
第544章 断崖断情(3)
三更求粉红。

 ******

 她颤声问:“两世纠?你说我们两世纠?”

 李墩道:“是,前世你也是这样‘爱’我!”

 方火凤喊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李墩盯着她,一字一句道:“因为,我便是杜鹃前世的夫君!”

 方火凤拼命摇头,喃喃道:“我不信!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墩道:“杜鹃是带着前世的记忆转世的。我也是。所以她一直在找我,可是我在被狼叼走的时候失去记忆,直到你大哥昝虚妄带走杜鹃那天才想起前世的事情。”

 方火凤惊恐道:“前世,你们…我们…”

 李墩缓缓对她说起前世的事情“…我带着她隐居乡野。我们成亲那天早上,杜鹃带着学生去山上采花,后来我也去了。在路上,我看见你父亲的两个保镖在树林里一闪而过,我心里便觉得不妙,拼命往山顶上跑…”

 “…我眼看着杜鹃在我面前滑下悬崖,我愤怒!我发狂!我就跟着她跳了下去。我不要活着报仇就算能报仇,也是一辈子煎熬和痛苦我宁可与她一块死!我要让你们知道:爱情,权利阻不住;爱情,生死阻不住!想必那一世的你听说了我的举动,肯定不好受。”

 方火凤听着这坚定的语言,面色惨白。

 她没想到,经了那些煎熬后,还会有更致命的打击。

 李墩忽然微笑起来,声音也轻柔了:“…跳下去后,我想,和她一起躺在山花烂漫的山谷也不错。于是我抱住她,对她说‘我先下。’我就垫在她身下了。”

 他不知道,杜鹃看见他嘴动,只当他说“活下去。”

 “…上天给了我们再一次机会,谁知我一醒来就看见你的脸,和前世一模一样。你又一次破坏了我的姻缘,就因为你的爱。这不是孽缘是什么?!”

 方火凤泪水一个劲地,又恐惧又绝望。

 她不住咽,再次追问道:“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李墩道:“我说了,凡事有因才有果,因果相随。以前不信神鬼之说,经过这趟转世,我却不能不信了。前世,你疯狂爱我;今生,你又放弃一切私奔我,我拿你毫无办法,只求善始善终,结束这段孽缘。来世,希望再不要遇见你!”

 相爱的人无不祈求来世再续前缘。

 可是,他祈求来世不要再遇见她,为此,他今生甘愿忍受一切。

 之前方火凤被“两世纠”所惊震,所以没有留心他这句话。再次听见、听清,她承受不住了这比一切痛骂报复都更能打击她!

 她茫然看着他,脑中一片空白。

 李墩长出一口气,悠悠道:“许是哪一世欠了你,才会有这等爱恨纠。女人嫉妒起来真可怕!或者,是我欠你的已经还完了,所以就算想要阻止你、挽留你,也终究是白费心思。”

 方火凤想起他种种温柔,顿时觉得钻心疼痛。

 李墩指着悬崖方向,道:“你既喜欢这里,去吧!我送你。”

 那声音一如既往的平和,却让方火凤打了个寒噤。

 她看着他,他眼中再没有一丝怜悯,或者犹豫不忍。

 “你放心地走。之前报你病逝,所以皇上已经追封你为继侯夫人。这里的事不会传出去,没有人知道你怎么死的。你还是那个有情有义、为爱不顾一切的昝水烟!”

 他的声音有些讥讽,有些悲哀。

 她慢慢站起身,整整衣裳,袅袅走向悬崖。

 走到边沿,她回过头来看向他。山风吹动她的长发和衣裙,飘渺而又蒙。她脸上的神情很平静,就像几年前那个如水的女子一样,柔美中带着执着。

 她对他道:“公子想错了!公子不想来世再和我有纠葛,早就该无情地杀了我。如此,来世我们只会是仇人。可是公子这样待我,我怎舍得下?我比之前更爱公子十倍!”

 李墩脸色一僵,紧闭嘴,并不回应她。

 方火凤见状微微一笑,道:“不过公子放心,今生是我负了你,来世我定不会纠你了。就让我做你妹妹吧。情缘起因有很多种,黄鹂与公主感情那样深厚,却因为你动了弑君的念头,焉知她前世不是你的恋人?”

 说完,她就这么面对他、深深地凝视着他,倒退着跳下悬崖。

 临别的那一眼,是对他无尽的恋慕,让他心惊。

 他这才幽幽回道:“不是不想和你有纠葛,是不想再碰见你,不管是仇人还是爱人,都不想再见你。”

 看着空空的悬崖,他感觉轻松,又有些伤痛,更多的却是愤怒。

 今差点酿成惨剧,他死不足惜,害杜鹃抱恨终身,怎能心安!

 身后传来脚步声,是林等人过来了。

 李墩头也不回地对展红道:“请展大人下山一趟,找到尸体埋了。”

 意外生还的情形古来有之,他不想再出什么意外。

 展红抱拳道:“请大人放心,我这就带人去。”

 于是他带着几个军走了。

 留下林,和李墩并肩站在崖上。

 “为什么要跳下去救我?”

 李墩没有看他,对着前面连绵的群山问道。

 林随意回道:“我知道下面有棵松树,所以不怕。”

 “不怕?”李墩转过身来,看着他愤愤道“你可知若是你今天有一点闪失,我活着还不如死了呢。”

 林这才认真道:“我也一样。要是看着你在我面前摔死,我往后日子也不好过。”

 这话听着十分暧*昧,仿佛他们的情义非同一般。

 两人静静对视,忽然一齐失声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李墩先停了,幽幽道:“我佩服你,林!”

 林道:“你不用佩服我。我只是不想让杜鹃难过。我爱她!”

 他对着前方张开双臂,高声道:“我对她的爱,就像这巍巍高山,没有人可以撼动!你,也不行!”

 李墩没有反驳,只静静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林见他还呆立着,咳嗽一声,劝道:“事情已过去,你就别想了。走吧,太上皇召见你。”

 李墩道:“太上皇大概是找我下棋吧。你去如实回禀他刚才的事情。今天我不想下去了,心里有些,想静一静。明再下山去领罪。”

 林想起刚才惊险的情形,以及方火凤和他一直的纠,也理解他心情,因此点头道:“好。那你也别待在这了,回去吧。”

 李墩道:“你先走,我待会再回去。”

 林看看旁边树林,没再劝他,转身走了。

 他走后,李墩望向断崖前面。

 此时太阳已高,云雾散开,连绵的群峰出真容,十分壮观。他却感觉天地空的,心生寥落无常之感。

 耳边回响林刚才的话:我对她的爱,就像这巍巍高山,没有人可以撼动!你,也不行!

 爱,一切都是因为爱!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

 巍巍高山啊!

 他对杜鹃的爱,像什么呢?

 他未清醒时也曾对昝水烟动心,那又是什么?

 他解下箫吹奏起来:

 爱,巍巍如山。

 哪怕沧海变桑田,也难摇撼。

 爱,滔滔如水。

 从前世到今生,亘古不变。

 如果有来生,期盼再续前缘!

 爱,沉沉如山。

 那是在背上的五行山。

 爱,如丝。

 那是裹住身心的蚕茧。

 如果有来生,期盼永不碰面!

 给爱一点自由!

 给爱一点空间!

 给爱装一对翅膀,

 让它翱翔在天地间。

 …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哭声。

 李墩转头,便看见陈青黛站在那。

 他看着她问:“哭什么?”

 陈青黛噎道:“方姐姐…她…没了?”

 李墩点点头,也不瞒她,将刚才的事说了。

 陈青黛惊恐地扑到他面前,抓住他前衣襟问道:“这是真的?方姐姐真的要拉你跳崖?”

 李墩道:“你不信我?”

 陈青黛拼命摇头“不是。是不信这样事…”

 说着话,那眼泪又滚下一连串。

 她想不通,方火凤那样爱公子,怎会害他!

 李墩将她揽在怀里,叹了口气,抚摸着她的长发道:“剩下我们俩了。你看,一切都是命定的。我自小就与你定了亲,现在依然与你相守。”

 他心里还有句话没说:就是杜鹃也从小就与林定了亲,她使尽手段想改变结局,结果还是一样回归开始。

 陈青黛扬起泪脸,伤心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

 李墩抹去她滚落的泪珠,柔声道:“那你不会对我好好的,让我喜欢你?你要是一直这样对我好,别任淘气,我保证,往后也一定待你好。不知不觉,我就喜欢你了,慢慢地陪你变老。等老的哪儿都去不了了,我还**脚给你吃。”

 陈青黛大喜道:“你说真的?”

 李墩微笑道:“真的。”

 陈青黛又哭了。

 李墩拥着她,有些心疼。

 他是知道她以前什么子的。

 变成这样,又是因为什么?

 哭了一会,陈青黛问“要不要给方姐姐上一炷香?”

 李墩摇头道:“没必要!她活着的时候我已经尽力阻止她了,这在我看来还有些意义,若能阻止了她,也算一桩功德;死了再做任何事,都假惺惺人都死了上香有什么用!”

 陈青黛也醒悟,生气道:“对,她想害死你,就不给她上香!”

 ******

 感谢所有正版订阅、打赏和投粉红的亲们!(。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