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461章 进宫
炎威太子被她说得哑口无言。

 想要再说,又不知如何续下去。

 再者,他又惦记杜鹃提起的小时候生活艰难的事,忙转而问起她小时候的生活。

 杜鹃心想,有些事是该告诉他。

 于是,她就说了起来。

 炎威太子之前已经从勇王妃口中得知杜鹃几岁就干活的内情,饶是心里有准备了,杜鹃叙述的农家生活也是苦中带着田园的乐趣,并不是暗无天的,但听在他耳中比暗无天更胜十分,不住揪心难受。

 他双手攥紧杜鹃的手,坚定地说道:“往后父王不会再让你受一点苦。你再不要回那个鬼地方去了。”

 杜鹃目瞪口呆——

 这似乎不是她要的结果。

 她便急道:“不回去?那怎么成!”

 炎威太子诧异道:“怎么不成?”

 杜鹃急得口不择言道:“我山上还有许多茶叶呢,没人照管;还有回雁谷开了许多荒地出来,我要让他们一年种三季;还有回雁湖放了许多鱼;我还让他们养了许多野鸭子…”

 这回换炎威太子目瞪口呆,心想女儿种地种上瘾了。

 他便哄道:“这些事让佃户们做就是了,哪有你一个郡主亲自做的道理。之前父王隐忍不发,是没办法,又怕了你的身份被人加害;如今大事已定,怎能再让你回那深山里去。”

 杜鹃心想不行,这件事一定不能让步。

 她认真对他道:“我喜欢住山里,不喜欢京城。”

 一句话说得炎威太子没词了。

 越是这样。他双手越牢牢抓住杜鹃的手,不肯松。

 想了一会。他凝视着杜鹃的眼睛,轻声道:“杜鹃。好女儿,爹没了你母亲,可就剩下你了。你要丢下爹一个人在京城?还是说,爹要想跟女儿共享天伦,就得放弃皇位去你那回雁谷?”

 这不跟私奔差不多了?

 杜鹃差点被自己口水给呛死。

 她哭笑不得地看着利用亲情威胁自己的男人,嗔道:“爹,你不厚道!有这么威胁女儿的吗?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还能把我拴在身边一辈子?”

 她觉得。亲爹是那种很会哄心爱女子的男人。

 想也想得出他当初是如何宠爱呵护她娘的。

 炎威太子也绷不住笑了。

 他道:“嫁人了也可以住京城。让驸马尚公主。”

 听见“尚公主”几个字,杜鹃严肃起来。

 她当然知道“尚公主”的意思,因此道:“父王,你当初与我娘私奔,是不是迫不得已?心中也是怪皇爷爷不肯成全你吧?”

 炎威太子面色立即沉了下来。

 杜鹃也不要他回答,接着道:“父王将来当了皇帝,也让你的女儿心想不得事成吗?”

 炎威太子听了一震,斩钉截铁道:“当然不!本宫的女儿,想嫁谁就嫁谁!要不然。当这皇帝有什么意思?”

 仿佛他争皇位就是为了帮女儿撑一样。

 杜鹃听得心花怒放,笑眯眯道:“那也不能这么说。若不是两情相悦,嫁了也没意思。既然父王这样想,不妨随我心意来吧。什么富贵名利都是浮云,唯有生活幸福才是最重要的。放心,我不会丢下父王的。父王也不要对我恩宠太过。那会给我招祸的。”

 炎威太子发现,他竟然辩不过女儿。

 这个女儿。并不是看上去那么单纯,对人生有自己的理解。还很深刻,很有主见。

 他一方面觉得自豪,一方面又苦恼。

 因为,他觉得自己对她很无力。

 这感觉非常糟糕,他希望她依赖自己,仰仗自己。

 为何没在她还不懂事的时候就找回她呢?

 “慢慢来吧。”

 他想,十几年没见,父女感情要一点点建立。

 很快他们到了皇城东门,太子便对杜鹃讲述宫里的规矩和皇帝的脾气喜好,还一个劲要她别害怕。

 杜鹃连连点头,说她不怕。

 皇城内灯火通明,恍如白昼。

 太监宫女们川不息,走路都带风。

 今夜,皇城是不夜城!

 为了太子回归,为了明天的万寿大典,六部官员都在彻夜忙碌,之前的斗争被下去,成为暗潜藏。

 进入皇城,秦一留下八个亲卫和任三禾,连同灵隐灵烟随护在太子和郡主身侧,余者都进入东宫去了。

 八个太监拽着王辇,来到皇后坤宁宫。

 到了这,杜鹃很自然打起精神。

 炎威太子亲自扶女儿下辇,牵着她走入坤宁宫。

 坤宁宫内外伺候的太监宫女们眼睛都看直了——

 靖安郡主这势派,公主都比不上!

 殿内彩灯高悬,黄幔轻挽,殿堂中央,端坐着正元帝和王皇后。正元帝满脸肃然,王皇后却满脸含笑,掩也掩不住。

 炎威太子一抖龙袍,跪下叩首道:“儿臣参见父皇和母后。”

 杜鹃在他身后跪下,道:“孙女参见皇祖父和皇祖母。”

 正元帝看了半响,才对太子道:“起吧。”

 炎威太子站起身,转头想扶女儿一把。

 正元帝却道:“朕没让她起来。”

 起了一半的杜鹃愣住了,见太子爹也发愣,忙又跪下,心想不就是要给个下马威吗?跪就跪!

 于是又端端正正跪好。

 炎威太子站到一旁,看着跪在当地的女儿心里难受。

 他想父皇心里有气,让杜鹃跪一会也是应该的。

 自我安慰后,就安心等待。

 然等一会就不行了,觉得杜鹃跪了好久。

 这地上虽然铺了羊毡子,跪久了也伤膝盖的。因此就把求救的目光投向王皇后。

 王皇后今天真是心怀大畅、通体舒泰!

 太子没死,还有比这消息更让她高兴的吗?

 也有。眼前这个孙女就是锦上添花来的。

 她细细打量她,见她行止得体。风采翩然,那喜悦就泛滥了。

 她也知道皇帝心里有梗,因此虽然恨不得将杜鹃拉到身边爱怜,却顾忌皇帝面子,很识相地没叫她起来。

 见太子对自己求救,她微微一笑,轻声道:“炎儿来,让母后看看。”等待的时候,跟儿子叙叙旧也好。其实前天还才见过他呢。但今天感觉是不一样的。

 炎威太子就走到皇后身边。

 皇后拉着他手,上下打量摩挲,眼中泪光闪闪。

 杜鹃跪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静静等待。

 她感觉到皇帝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但她却没紧张。

 她不想来皇宫可不是怕皇帝,只是不喜欢拘束而已。

 她坦坦的,从未做过亏心事。也不想皇家富贵,所谓无则刚,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跪着跪着觉得不痛快了:这要跪到什么时候?

 于是,她抬眼看向正元帝。

 正元帝见丫头跪着规矩。心里很满意,觉得她到底还是忌惮皇威服管教的,心头气消了些。于是端起身边宫女手中托盘上的茶盏喝茶。

 杜鹃黑亮的目光就向他,一下子就望进他眼底。

 他便含着一口茶愣住了。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直视他!

 这还不算。就听一声清脆娇嗔的声音:“爷爷——”

 “噗!”正元帝出口中的茶,朝杜鹃瞪大眼睛。

 就有宫女急忙上前接过茶盏。替皇帝收拾。

 皇后和太子慌忙看过来,眼中净是担心。

 杜鹃无辜地看着老皇帝,道:“爷爷,孙女知道你老人家心里有气,怪我闹大了。可凡事都有因才有果,人家不把我一个姑娘家掳走,我怎么会闹事呢?”

 见老皇帝不出声,继续道:“若孙女是寻常人家女儿,这口气也就忍了;可既然生在皇家,就不能这么算了。管他是谁,敢掳我,就是藐视皇上,藐视秦氏皇族!我若忍了,那是丢我爹的脸,丢皇上的脸,丢大靖皇室的脸面!”

 正元帝眨眨眼,愣愣地看着她——

 这么说,她是为了他这个皇帝的脸面才闹的?

 杜鹃见他还不开窍,继续循循善:“别说孙女是故太子之女,就算是个普通低之人,十三叔也不能如此随意践踏。‘疥癣之疾,可酿大患’,‘千里之堤,毁于蚁’,他这样为所为,怎能担当大任?就算这一次不被孙女迫,也终究有一天会被其他人报复,狗急了还要跳墙呢。孙女大闹,就是要向全京城人宣告此事,以警示民心,也警示朝中官员;还要告诉天下:我秦氏皇族,不仅男儿是俊杰,女子也绝不可轻视,岂能任由人欺辱?”

 大殿中静悄悄的,从皇帝皇后到太监宫女都张大嘴听靖安郡主慷慨昂,那话语掷地有声,比太子晚间在朝堂上表现不遑多让。

 炎威太子看着不发一声的父皇,使劲闭嘴。

 他怕他闭不紧的话,会笑出声来。

 这个女儿,像他!

 杜鹃说完了,又叫道:“爷爷,你老人家别生气了。罚跪也没意思,不如罚我做些事孝顺爷爷,那才是‘人尽其才’,跪这还碍你老人家的眼呢。”

 说完,对他展开一个明媚的笑颜。

 一边心里想:这么大年纪了,老板着脸你累不累呀?

 正元帝那个别扭,说不出来的别扭!

 不仅因为杜鹃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还因为她的笑,不是谄媚讨好的笑,也不是虚伪应酬的笑,更不是嬉皮笑脸,她就那么自然一笑,叫人眼前一亮,仿佛看见花开,心情不由自主就温暖。

 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这样干净的笑颜,正元帝根本聚不起来训人的情绪,想挑刺又找不到合适的词。

 “你倒是伶牙俐齿!”

 没好气地甩出这一句,他又转头找宫女要茶掩饰情绪。

 皇后见状忙对杜鹃笑道:“起来吧。来皇祖母这。”

 杜鹃却问正元帝道:“皇爷爷气消了没有?要是没消,孙女再跪一会也不要紧。刚才不是不愿跪,是怕跪这爷爷越看越生气。”

 正元帝差点又出一口茶。

 他张嘴就要骂她“装乖巧”然看着那笑脸,又忍了下去。

 他便瞪眼道:“你不用表孝心!你参加兰桂会不是还报了厨艺吗,怎么没比?你要真有孝心,今晚就为朕和皇后做一顿宵夜;再让皇后考校你皇家礼仪规矩,看花嬷嬷教的你到底如何,省得明天当着百官丢朕和太子的脸面!”

 哼,他就不信了,换个法子惩治这孙女!

 ******

 谢谢亲们打赏,弱弱地求个粉红。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