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415章 我美还是她们美(二更求
杜鹃便领着花嬷嬷、韩太监等一群人往树林中走去。

 采蘑菇、掰笋子,听着很闲趣,实际情形一点不闲趣。一通忙碌下来,个个累得气吁吁、面色发黄;更有摔跤的、磕了碰了的、被荆棘扎了手的,形容十分狼狈。

 但他们从未做过这类活动,兴致都还好。

 连花嬷嬷看见树下草中肥嘟嘟小伞似的菌子,严肃的脸上也不出笑容来,虽然她还时时刻刻惦记要提点杜鹃,这样不合适、那样不妥。

 上坡的时候,杜鹃忽然停下脚步,转向花嬷嬷问道:“嬷嬷说说,眼下是我美还是她们美?”

 花嬷嬷口道:“郡主姿容无双…”

 杜鹃打断她话,道:“不,我是问仪容。是我现在走路姿态优美,还是她们更得体?”

 花嬷嬷看着杜鹃,仿佛树林中的仙子,闲适又轻盈;再看看宫女们,一个个发丝散,衣裳也被挂了;有那停下的,也都弯撑膝、张嘴气,哪还有一点优雅形象!

 她便实心实意回道:“郡主仪容得体。”

 杜鹃点头,又问道:“那你可曾体会出什么?”

 花嬷嬷怔了一会,答道:“郡主功力非凡。”

 杜鹃摇头,正对她和李嬷嬷、韩公公道:“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入乡随俗;还有,凡事不可生搬硬套,须得因人而异,因时因地制宜。若我此刻在皇宫中,自然要行止端庄贵气、一言一行都要彰显皇家风范和威仪。可在这山野中。一举一动都自然舒适,才能和这如画般的山水林木、花草鸟兽相和谐。也才能如它们一样充满灵。若这时还要装模作样端着架子,嬷嬷不觉得可笑吗?”

 说完紧紧盯着她。

 花嬷嬷看着随意靠在古树上的郡主。果然娇如山花、清澈如山泉、灵动如鹂鸟,浑身散发一股飘逸灵秀的仙气,绝非凡尘女子可比,不心神一震。

 半响,她微微躬身道:“奴婢受教了。”

 杜鹃微微松了口气——

 总算还有些见识,若是顽固不通的,她可要打发了。

 她又把目光转向李嬷嬷和韩公公。

 两个一齐躬身道:“奴婢(奴才)一切听从郡主安排。”

 杜鹃略点头,心道这两人是善察言观的。

 诫斥过后,杜鹃又对花嬷嬷道:“嬷嬷放心。我也不是就不听教导了,我会认真跟嬷嬷学习诸般礼仪规矩。等咱们安顿好,我再一心一意跟嬷嬷请教。”

 花嬷嬷顿时欣慰笑了,道:“奴婢明白了。一切听从郡主安排。请郡主原谅奴婢之前见识浅薄。”

 她也跟杜鹃一样松了口气,看她的目光又不同。

 她见识的人多了,经历也丰富,刚才想:郡主身上的野一时半会也难纠正,须得做长远打算,慢慢调教。谁知杜鹃一番道理出来。刚硬中不失谦逊退让,竟是个极聪明的,倒显得她愚顽不化,她便放心不少。

 杜鹃笑道:“宫里有宫里的规矩。嬷嬷没做错。来,我教嬷嬷找菌子;还有,前面有好东西呢。我带你们去看新鲜。你们别看来这一路辛苦,等住久了就知道。这里可好了,到时候舍不得走呢。”

 花嬷嬷用力点头。这会子她竟被郡主搀着走。

 想起在宫中几十年伺候的那些人,看着眼前人儿灿烂纯真的笑脸,她一颗心莫名安定,放了下来,遂跟着杜鹃在山林中转悠,听她讲山野趣事,也不觉得太累了。

 山里各式新奇事物,让大家渐渐活跃起来。

 看见蛇,吓得惊叫连连;看见小松鼠,又是惊叫,不过夹着嬉笑;一时从树上下一只小猴子,居然一跳跳到杜鹃肩膀上坐着,递给她一个桃子,杜鹃就从荷包袋里摸个炒板栗给它,它接过去就啃了起来,众人都看呆了眼。

 …

 等大家或用手帕、或用篮子装着菌子,或用手捧着笋来到湖边的时候,一看那清洌洌的湖水和绵延的荷花荷叶,以及在水面上嬉戏的水鸟,更加欢呼。小太监和小宫女们尤其兴奋,不自觉将察言观的心机抛开,出童真的一面。

 湖边并排搭了几张木筏,可蹲在上面洗东西。

 当下花李二位嬷嬷分派,有人剥笋,有人清洗菌子。

 被杜鹃背上山的宫女正是风,忽然指着湖边的高瓜草喊道:“那是高瓜!有高瓜!郡主,咱们去掰一些?”

 杜鹃笑道:“是高瓜。要下水的。我叫他们去掰。”

 说完吩咐韩公公带太监去掰,又嘱咐他们小心,别往深水处去,只在岸边一带掰扯,就没事。

 韩公公兴高采烈地带着几个太监过去了。

 这里,杜鹃问风道:“你见过高瓜?”

 风和几个宫女蹲在岸边草地上剥笋,闻言兴奋道:“奴婢家是乡下的,小时候见过。”忽然“哎哟”一声,细一看,原来把一寸来长的指甲弄断一

 杜鹃见了不无歉意地告诉众宫女:“在这地方想养长指甲可不成。做事不方便。”

 说着将自己一双手亮给她们看:纤细的手指,指甲很短,手指却十分白皙圆润。如今她也就照管茶叶,家务活都有于婶和小姨做呢,所以手比先要细腻多了。

 花嬷嬷立即吩咐道:“回头都绞了。费事伤了手。”

 众女齐声答应,有些人脸上疼的神色。

 杜鹃看向花嬷嬷,对她这样快适应和应对很诧异。

 风见杜鹃这神情,忙对她道:“剪了就剪了,剪了才好呢。郡主,奴婢是不会走的了。皇后娘娘将奴婢赐给郡主。奴婢从此一辈子跟着郡主了。”

 她是个朗的姑娘,心思本就比人浅。因被眼前的山水勾起乡情和留恋,再联想杜鹃亲自背自己上山一事。当即认定了主子,且对未来新生活充满希望和期待。

 听了这话,无论是在岸上剥笋的宫女,还是在木筏上清洗菌子的宫女,都转头看过来。

 须臾,立即有好几个人跟着响应。

 看她们年纪,都是十三四岁。

 杜鹃含笑不经意地扫视其他人。

 落花瞅了风一眼,道:“亏你还记得皇后娘娘。娘娘把咱们赐给郡主,不用想也要一心一意跟着伺候。难道你之前还想过走?”

 风愣了下。辩解道:“不是想走。刚来的时候,我瞧了这山、这路,我心里头害怕得要死!我又担心没吃的,又怕被老虎和豹子吃了,所以心里七上八下的,苦巴巴的想哭。这会子不一样了,我觉得这里可好了,心里踏实了…”

 杜鹃顿时脆声笑起来。

 这个风,她喜欢!

 落花等人看着她那畅意无拘的笑脸。都静住。

 好一会,落花才道:“郡主,子直,不过说出了我们心里想的。奴婢之前也伤心呢。现在好多了。郡主往后多教教奴婢们做事,我想这日子肯定比宫里还要经典。”

 残雪和弦月对视一眼,跟着一齐点头。

 杜鹃便朝花嬷嬷看过去。

 花嬷嬷一边费力剥笋。一边微笑着告诉她:“她们四个一直跟着皇后娘娘,最小的也跟了五六年了。都是奴婢一手调教出来的。风言语爽快,手脚麻利;落花稳重大方。算是个领头的;残雪心细谨慎;弦月不言不语,做事最本分。都是可心的姑娘。”

 杜鹃听了会心地笑了。

 忽然奇怪地问道:“怎么你们的名字,有些…”

 她说不上来,总觉得皇家不该这样给下人起名才对。

 风抢着道:“是皇后娘娘说,天下事难得十全十美,求全则毁,所以给我们取了这样的名字。”

 落花进一步解释:和风细雨当然好,然人生难免遭遇狂风,这是风一名的由来;花开无限美,却总有落的时候,可落花预示着结果;瑞雪兆丰年,残雪化净,也就到了回大地的时候了;月满则亏,每月只有一二月圆,月初和月末不是上弦月就是下弦月,这是弦月来由。

 杜鹃连连点头,给宫女起这样名字,也算苦心了。

 正说着,只见湖面上悠悠飘来一叶木筏。

 木筏上,一个脑后悬着斗笠的半大少年双手撑篙,脚旁放了几只大篮子,笑嘻嘻地着她们来了。

 那时,夕阳正往西面山峰后沉坠,彩霞映红了半边天。这红色再倒映在湖面,撒在回雁岛上,将郁郁的山峦、青葱的岛屿和波光粼粼的湖面都染上一层瑰丽的色彩。这背景和水上悠悠的木筏、筏上灿笑的少年、水面盘旋起落的各鸟儿,共同组成了一幅绝美的图画,叫人移不开眼球。

 众人都看痴了。

 落花喃喃道:“好美!”

 她忽觉鼻子一酸,触动心事——

 离开皇城,在这样的地方生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风心思简单,反而最先领悟这点。

 残雪和弦月也静静地看着,不语。

 杜鹃见怪不怪,也不理会她们,上前接住木筏,牵起绳索拴在岸边树上。见明心(黄鹂)提了一个篮子下来,问“鸭蛋?”

 明心点头道:“是鸭蛋。也摘了些辣椒茄子。马师傅和牛师傅说人多,不够吃,我都跑了好几趟了呢。”

 众女围过来,看见两大篮子青皮鸭蛋,忙问哪来的。

 等听说从岛上捡的,是野鸭子们下的,立时惊叹羡,叽叽喳喳询问仿若莺声燕语。

 风恳求杜鹃:“郡主,还要不要去摘菜?让奴婢跟这位小兄弟去跑腿,也去岛上瞧瞧。奴婢想去岛上瞧瞧呢。”

 落花忙拉她,低声道:“别贪玩,还有事呢。”

 花嬷嬷也道:“郡主人和气,你们别得脸就忘了尊卑。”

 风就耷拉下脑袋,不敢吭声了。

 杜鹃笑道:“先把这鸭蛋洗干净,连这些菜一块送去烧。等吃了晚饭再玩。将来也多的是时候逛,不急在这一时。”

 众人这才欢喜起来,重新忙碌。

 等韩公公带着太监们又拎了两篮子高瓜来,一齐剥了洗了,才送去身后树林中的空地上给牛马两位御厨烧煮。

 树林中的空地上,任三禾前些日子就领着于叔和秋生搭了几座简易木屋,锅灶也垒了起来,两位御厨正在土灶跟前忙呢。

 他们丝毫不觉委屈,反而全神贯注操劳。

 为何?

 只因这里现采的食材给了他们施展身手的用武之地,做出的每一道菜肴都超出了以往水平,因此惊叹惊喜,充满热情。

 ******

 亲们,粉红掉好多了,求粉红票票…

 ps: 感谢“。窝窝。”、“睡仙111”投的粉红票;还有“。窝窝。”打赏两枚“洁曦”、“古溪清泉”打赏一枚平安符。o(n_n)o谢谢大家!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