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413章 青梅竹马(二更求粉)
卫们在院中,堂间也摆了一桌。

 杜鹃请邱公公和张圭等人去堂间坐,说“乡野之地,虽然茶淡饭,也有跟京城不一样的,公公和大家尝个新鲜吧。”

 邱公公笑得老脸皱成菊花,对张圭道:“小王爷,郡主这是客气呢。咱家可是在这吃过的,别看碗,饭菜味道可不差。”

 张圭伸手延请道:“郡主请坐!”

 杜鹃微笑道:“你们先吃,我在里面吃。”

 张圭和少年们脸上闪过失望之,只得都坐下。

 待吃了几口,都对杜鹃笑说,果然好味道。

 杜鹃大方地接受了赞美,丝毫不当他们客气。

 她对干娘做的菜还是很有信心的;再说,按常理隔锅饭香,越是他们在家吃惯了山珍海味,越应该对这乡野的农家家常饭菜贪新鲜才对。

 客气几句,请他们自便,她便走了出去。

 院里也十分热闹,龙卫们都吃得很开怀。

 大猛媳妇等人还不停往上端菜,拣大家爱吃了重复上。

 原本会更热闹的,可因为黄老爹的死,许多人都去黄家帮忙了,留下来的人也都低声说话,不好大声说笑;更因为杜鹃面色不好,大家也不敢说笑。

 大猛媳妇见张罗得差不多了,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走来喊杜鹃去厨房吃饭,又低声对她道:“杜鹃,别难受了。那老东西就是作死!好好的日子不过,也没人他。皇上还赏黄家那么些好东西,他倒上吊死了。成心让人不好过!死就死了,谁稀罕他!”

 杜鹃叹了口气。怅然道:“也不能这么说…”

 黄老爹虽然愚了些,但对儿孙的感情却是不可否认的,打算也是周全的,正因为这样她心里才特别堵得慌。

 大猛媳妇见她这样,忙岔开话,故意抱怨道:“杜鹃,我是你干娘,皇上和娘娘怎么也不赏我些好东西呢?”

 杜鹃听了眨眨眼,忍不住笑了。

 她道:“干娘。回头我分些好东西给你。”

 大猛媳妇扬眉道:“那能一样?皇上赏的才有脸面!”

 杜鹃挽着她胳膊,哄道:“干娘,咱不稀罕人家赏。等九儿哥哥挣了功名,给你挣个诰命夫人回来,那才是真的有脸面呢!”

 一席话听得大猛媳妇眉开眼笑,连声应是。

 进了厨房,小方桌上也摆满了菜,大家正等着呢。

 桂香对杜鹃招手:“郡主来这坐。”

 杜鹃噗嗤一声笑了,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

 大家便笑着盛饭搛菜。桌边坐不下,就在灶台前后或蹲或坐,边吃边谈。

 杜鹃吃前,先站起来郑重谢大家帮忙张罗。

 大猛媳妇笑道:“你要格外谢二妮和李嫂子。她们把家里好菜都拿来了。米也挑了一担来呢。”

 原来李家和癞子他们想着,等去了回雁谷肯定要靠杜鹃,所以现在为她付出是应该的。于是把家里藏的干菜和类拿来招待官兵。新鲜菜蔬更是一担一担往这挑。

 杜鹃听了忙又谢二人。

 二妮忙道:“先别急着谢,等去了你那儿。我们还不晓得要麻烦你多少呢,这会子帮忙煮一顿饭算什么。我们就是你说的那个…‘放长线钓大鱼’。”

 桂香也说“就是就是。”

 她对于能搬去一个新地方十分雀跃。满脸喜悦。

 杜鹃微笑听着,没有之前的开心。

 众人便有意避开黄老爹之死,专门说搬家的事。

 一时饭罢,收拾完后,天色也晚了,除桂香二妮留下陪杜鹃,其他人都回去了。

 那时天色已经黑了,杜鹃见官兵不多,便命展青展红和张圭安排他们就在院里搭帐篷。代完,因听见远处锣响和凄凉的哭声,她便走到院门口,静静地看着河对岸。

 “郡主!”

 张圭走过来轻声叫道。

 杜鹃回头,昏黄的火把映照下,眼中出询问之意。

 张圭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裹,递向她,道:“这是临行前国子监林秀才托属下转交给郡主的。”

 说完,两眼紧紧盯着杜鹃,看她反应。

 杜鹃听了一喜,忙伸手接了过去。

 “谢谢小王爷。他可说了什么?”她随口问。

 “没说什么。”张圭道。

 杜鹃用手捏了捏包裹里的东西,心想是什么呢?

 这么小,肯定不是衣裳,也不会是吃的,难道是首饰?

 跟着又摇头,觉得他不会托人从那么远的地方送首饰给自己,往常他已经帮她雕了许多呢,这个肯定是一样很特殊的东西。

 一面想,一面微微笑,就要解开包裹来看。

 忽然觉得不对,忙抬眼,张圭正凝视着她呢。

 她便急忙将包裹往间一系,对他笑道:“小王爷,那些龙卫的履历资料就麻烦你了。还有,晚上命官兵们早些歇息,明叫头遍咱们就要出发,晚了到不了黄蜂岭。”

 张圭抱拳道:“属下遵命!”

 杜鹃对他略一点头,便匆匆回屋去了。

 须臾,阁楼上传来女儿家的低声说笑。

 张圭仰望上方,只见老虎如风半卧在廊檐下,透过木栏杆间的空隙盯着下方。想起杜鹃刚才听说林捎来包裹时急切要看的表情,他心情有些沉闷。

 转头见龙卫已经将帐篷都支了起来,他便代了属下几句,然后走出院子,往坡下河边行去。

 今天五月十三,月亮几近圆满,月华给初夏的山村和原野增添了许多韵味,与白天所见另有一番不同。

 张圭走到癞子家的自来水渠旁,兴趣盎然地查看。

 一阵狗叫声后。癞子从院内走了出来。

 看见他,也不知称呼。只知恭敬行礼。

 张圭白却是见了杜鹃跟他媳妇和睦说笑的,知他也要搬去回雁谷。因笑着问他道:“这个竹管是接水的?通到你家?”

 癞子忙点头,跟他讲解引水原理。

 张圭听了连连称奇,就问是谁做的。

 癞子便说是林“去京城读书了。”

 张圭立即凝神,问起林其人其事。

 癞子以自豪的口气把林大大夸了一番。

 末了指着杜鹃的院子说道:“杜鹃,就是郡主,郡主的屋子就是他盖的,屋里的家用东西都是他做的。本来这水也通到郡主家,后来…那个…郡主叫官兵抓走了。后来又发大水。把竹都冲坏了。我们后来重新做,也不知她什么时候回来,就没帮她装。”

 张圭默默地听着,十分出神。

 杜鹃的屋子,正厅和书房他都进去过。虽是乡间村居,里面的家用器具精致典雅却堪比京城王侯世家摆设。林的手艺他也有所耳闻,原想不过是个木匠,没想到有这样高的格调。就如同善书法和绘画的才子,已经趋于艺术境界。

 他慢慢在道旁石头上坐下来。看着在月下闪着波光的河水,轻声道:“你们这里很美。林和杜鹃从小就很好吗?”

 癞子见这小官爷不厌烦自己,很高兴,也在他身旁坐下。道:“我们这里就是好看。杜鹃说风景如画呢。我家里贴的画儿就是她和黄小夫子画的。都是我们这山上的风景,春天的也有,秋天的也有。有山也有水。以前像这样的晚上,我撑木筏子去河上。带我媳妇和杜鹃她们去打鱼,可高兴了…”

 癞子向张圭描绘了一幅动人的乡村生活图景。

 在这场景中。林和杜鹃从牙牙学语直到成人,浓缩成一个成语就是“青梅竹马”

 他莫名地感动感怀,又有些心疼,为自己。

 脚下的河面腾起淡淡雾气,若不听见“哗哗”水响,只当那是一条幽谷呢。月下,远处的村庄也被雾气笼罩,身周的一切都如梦如幻,清晰明白地提醒他:他已从繁华京都踏入一个远离红尘的世界。

 接下来,人生会怎么样呢?

 他站起身,对癞子微笑道:“我叫张圭,是护卫郡主的龙卫。往后咱们一块住回雁谷,就是邻居了。”

 癞子不料他郑重报名,心慌地说道:“我叫…癞子。”

 张圭道:“癞子大哥,我回了,多谢你陪我聊天。”

 癞子急忙道:“嗳,嗳!不谢不谢!”

 眼看着他往坡上走,心想这小军爷人真和气。

 张圭走进院,不自觉仰头看向阁楼上。上面还亮着灯火,却没有声音。他静静站了会,也不进帐篷,吩咐随从掌灯摆笔墨,就在杜鹃廊檐下的圆桌边坐了,开始整理手下的履历。

 再说杜鹃,上楼后洗漱完毕,才在灯下解开林的包裹。

 包裹里有个四方四正的暗红木盒子,也没开关处。她翻来覆去看了会,抿嘴一笑,在盒子底部轻轻一按,就听“咔哒”一声,盒盖弹开了。她便兴奋地笑出声来。

 正在后洗澡的桂香忙问:“笑什么杜鹃?”

 杜鹃道:“没事,你洗你的。快点,我等你说话呢!”

 一面说,一面从盒子里拿出一只木镯子和一木簪子,不嘀咕道:“怎么又做这个呢?还比不上原来的好看…”

 说着却住了声,发现盒底有一张折叠的信笺。

 她忙放下镯子和簪子,捡出信来看。

 一目十行地看完信,眼中出惊喜神色,急忙将镯子和簪子拿在手上,又是摸又是摁…

 ******

 马上要去开发回雁谷了。亲们跟杜鹃去原野虚构的世外桃源度假吧,带上粉红!

 ps: 感谢“双清柳渡”、“沐尔麻麻”、“爱狗的kelly”、“嵐亞書”、“宝宝帆帆”、“笨笨大象”、“曾韵”投的粉红票;还有“书魂入雪梦”、“xuan20052005”、“三月烟花飞”、“紫雪盟主”打赏的平安符。o(n_n)o谢谢大家!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