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410章 先声夺人
当杜鹃听说那个没见过面的皇爷爷封她为郡主,还把凤尾山和回雁谷赐给她,还拨了护卫太监宫女来伺候她,又是喜又是愁,晚饭也没好生吃。

 喜的是正元帝竟然发慈悲放过她,她暂时可以安心了;愁的是这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来那么多人,不知底细要防备不说,还要费粮食养活和管理。

 思索再三,她决定还是按最简单的来。

 想通后,就对黄鹂道:“弄好了?炒茶!”

 她们这会儿正在炒茶房。炒茶房就是专门炒茶的灶房,与厨房分开来,防止沾了油烟,对茶叶有影响。

 每天摘回来的茶叶都要立即炒出来,这样才最新鲜,香气也最浓郁。当然,这几天采的茶叶已经不算极品了,但比一般地方的茶叶还是要优质许多,也很珍贵的。

 黄鹂和**忙一齐答应,遂烧火、炒茶。

 黄鹂站在锅边,一边用手抄那青茶,一边不放心地问杜鹃道:“二姐姐,要是皇上下旨让你去京城,你怎办?又不能抗旨。”不等她回又跟着道:“你要去京城,可要带我也去。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外面呢,就去了府城一趟。”

 **从灶下探头出来,也道:“姑娘,我也要去。”

 这灶有两口锅,杜鹃站在另一口锅边炒茶,闻言头也不抬道:“去什么去!你们当那地方好?哼,我是不会去的。除非…除非…”

 她想说除非勇亲王登基做了皇上,她才能安心。那时去京城逛逛。顺便开个铺子卖她的凤尾茶。可是跟这两个小女娃也解释不清朝廷的事,便索不说了。

 **还伸长脖子问“除非怎么样姑娘?”

 杜鹃忙提醒道:“火!注意灶的火!”

 **慌忙缩回头。用心烧火。

 这时,于婶从隔壁厨房走过来。骂**道:“做事一点不用心,比姑娘还尊贵。姑娘是皇孙女,也没像你这样。”走到灶后踢了她一脚,道:“过来!让我来!你要把这茶烧坏了,看你爹不打你。种也不能种,采也不能采,你就白吃饭了!”

 **愧疚地从灶后起身让开,嘟囔道:“爹从小都不教我学武!姑娘把茶种在那样地方,除了猴子。谁去得了!”

 于婶听了拍了她腿一巴掌,道:“你说姑娘是猴子?”

 **忙道:“我不是说姑娘,我是说猴子…”

 杜鹃和黄鹂听了一齐笑起来。

 黄鹂会武功,什么都会做,因此心理上很优势坦然,用美滋滋的口气道:“于婶,**不是练武的料,别难为她了。她天天早晚也练得好辛苦呢,比原先长进了许多。再等几年。她也能去山采茶了。”

 于婶道:“她呀,等远清能去了她还不知能不能去呢。”

 一面说,一面也抱怨于叔,说他既然会武功。干嘛不教自个闺女呢?可又一想,那时候做梦也想不到会来这山里,姑娘家家的。谁跟男孩子似的打打闹闹。

 说笑间,冯明英也进来帮忙。茶房里就更热闹了。

 外面空地上,任三禾正教儿子闺女练武。

 教了一遍。让他们自己练,他站在一旁看。

 廊檐下,左右各放了一个带空隙的石墩子,空隙内了松油火把,照得门前黄朦朦一片光明。

 展青走到他身边,对炒茶房看了一眼,低声问道:“姑娘都是亲自炒茶?”

 任三禾头也不回道:“姑娘什么都自己做。”

 展青听了皱眉,轻声道:“这样辛苦?”

 展红嘴快问道:“你不是一直跟着她吗?”

 任三禾没理他,又上前去指点小远清。

 展青和展红对视一眼,回房去了。

 过了两,杜鹃这天早上在后山晨练回来,看见展红站在银杏树下,从树上取下鸽子笼,摸出一只鸽子,将一小小的竹管绑在它脚上,就要放飞。

 “你给谁送信?”

 “姑…姑娘?”陡然发出的声音惊了展红一跳,忙回头,跟着又急忙解释“给王爷送信。”

 “汇报些什么?”

 杜鹃一边问一边笑,手上却毫不客气地抓过鸽子,扯下那竹管,从头上拔下一木簪子,在展红目瞪口呆的神色中,把里面的信笺挑了出来,然后展开。

 这时展青也过来了,两人都忐忑地看着杜鹃。

 杜鹃读着那小纸条,脸色就沉了。

 等看完,她扬起纸条质问两位成帅哥:“展大侠,王爷派你们来监视我呢?写的这么细,什么时候干什么,种茶、采茶、炒茶,山上有几个人…哎哟,连喂猴子都写了,就差上茅房没写了!难道我这个侄女对勇亲王也有利用价值?还是有威胁?”

 展红大惊道:“不是啊姑娘…”

 展青上前拦住弟弟,将他拨到身后,沉声对杜鹃道:“姑娘请息怒!原是王爷关心姑娘,因此我们才写这些,不过为了让王爷知道姑娘平都是怎么过的。”

 杜鹃黛眉一挑,脆声道:“我天天都是这么过的!我打小就是这么过来的!写这个干嘛?看着没什么,把我的日常作息时辰弄得清清楚楚的,想做什么?这不吓死人!”

 展青展红看着少女花容带怒,都不知所措。

 杜鹃呵斥了一番,就要毁了那纸条。

 展青忙拦住,恳切道:“姑娘谨慎原也应当。可是姑娘,若说这世上还有什么人会对姑娘好、不会害姑娘,那一定是勇亲王了。小人斗胆说一句:这点恐怕就连皇上也比不上。”

 杜鹃轻哼一声,道:“是吗?可我还是不得不小心。再说了,你们也不能怪我。汇报这么细实在是太过分了!别说他是我伯父,就算是我亲爹。也不能派人这么盯着自己闺女;何况还是两个男人盯着。我说,你们俩看着虽然赏心悦目。可是一天到晚老盯着我,我也会不痛快的。”

 “赏心悦目!”展红叫了起来“姑娘说我?”

 杜鹃弯着眼睛一笑,点头道:“就是说你!”

 展红苦着脸道:“姑娘好歹口下留情些。”

 杜鹃辩解道:“我就是夸你们哪!”

 展青面皮不住抖动,竭力隐忍。

 他也不争论这个,只盯着杜鹃手上的纸条道:“姑娘,我们奉王爷命令来保护姑娘,绝无恶意。不如这样,姑娘亲自在纸条后面写下自己的意思。或者王爷看了,就不命我们再传这样的信了。”

 杜鹃点点头,道:“好,我写!但不是写在这后面,我重新写一张,这样你们就没责任了。”

 她终究还是把那纸条给撕了,另写了一张小纸条。

 纸条上只有几句话:“八伯伯让他们把侄女的详细生活回禀,侄女心中很不安。就算是我亲爹,也不能派两个大男人整天盯着我。我晚上还能睡得着吗?”

 写完。盯着展红封了,然后让鸽子带走。

 眼看着鸽子飞了,杜鹃才对呆愣愣的兄弟二人道:“走吧,跟我下山。八伯伯让你们来保护我。从今天起,你们就贴身跟着我吧。”说完转身就往山下走去。

 哼,她要带着他们。随时使唤。

 人已经送来了,不用白不用!

 两兄弟看着杜鹃。一齐叹气。

 展红紧跟上去,苦着脸道:“姑娘。你刚写的那句话甚为暧*昧。王爷看了,还以为我们对姑娘无礼了呢。”

 杜鹃不在意道:“没关系,王爷会明白的。”

 展青默不作声跟在后面,忽然感觉到什么,猛然转头,只见任三禾双手抱,靠在他屋子门框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心便狠了下。

 杜鹃带着展青展红在嶙峋山石间跳跃奔波了半天,中午回来吃饭,然后下午又去,这次还带上了黄鹂。傍晚回来,杜鹃依然娇如花,轻盈得像蝴蝶翩翩飞,他兄弟两个却累得一股坐在门前台阶上气,看杜鹃的目光高山仰止。

 于叔见了他们那样子,笑得合不拢嘴。

 第二天早上,任三禾接到飞鸽传书,看了告诉杜鹃道:“传旨太监往泉水村去了。咱们也去吧。”

 杜鹃忙道:“我带展大哥展二哥去。小姨父你在家准备。黄鹂,你一切听小姨父安排,别给我惹事。”

 任三禾点头,这也是早商议好的。

 黄鹂也急忙答应了。

 回雁谷要来外人,她必须改装隐藏身份。

 安排妥后 ,杜鹃就带着展青展红再次回到泉水村。

 这次,她没有去林家,而是回到自己原来的小院。

 从今起,这屋子她又收回了。

 二妮喊了桂香青荷等好些人来,加上黄雀儿,一顿收拾,小院又恢复了昔日温馨和雅致。

 正忙着,小麻花从外飞奔进来,高喊道:“来了!来了!”

 然后就听外面锣鼓震天响,从西山口渐渐往这边来;又闻得喧嚷笑闹声不断,林大猛带着林大头、黄老实等人引着邱公公等一行,一齐往杜鹃家来,沿途无数人观看,甚至还有梨树沟的人。

 张圭等九少年进院,与杜鹃相见后都彼此心中震撼。

 少年们就见一个少女从两丈高的阁楼上飞身而下,轻松落地,脸上笑靥如花,灿若朝霞,心脏不住漏跳一拍,一齐屏住呼吸;然紧跟着目光落在她身边的斑斓猛虎和大蟒蛇身上,心脏又狠狠一跳,还有人惊叫后退,幸亏及时止住,才未出丑。——因为他们早听说过这虎和蛇了。

 原来,勇亲王传信并未说明内情,杜鹃心中认定他们来者不善,因此要先声夺人,给他们个下马威,才气势十足地带着如风从楼上飞下来。

 然跳下来看见清一少年排排站在面前,不一呆:

 这么多美男?

 组团来的?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