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393章 两世相望(二更)
“砰”一声,两人纠着一齐落水。

 巨大的冲击力,使得他们迅速往水下沉去。

 昝虚妄在下,杜鹃在上。

 忽然他松开她,用力在她身下托了一把。

 杜鹃以为他出手攻击,也挥匕向他划去。

 今天,她是不会放过他的了!

 丝丝缕缕红色在水中渲染开来。

 昝虚妄举剑格挡。

 两人在水下又打斗起来。

 上面的官兵见指挥使和杜鹃一块落水,都惊呆了。不知谁先喊救人,大家便一齐看向下方。崖高无法攀援不说,细雨也越发密集了,湖面雾气蒸腾,仿若云海,根本不知那二人死活。

 正不得主意的时候,胡佛手将军带人来了。

 众军欢呼不已,以为有了主心骨。

 胡将军也确实做了万全准备,居然带了绳索等攀援用具,当即下令胆大伶俐识水性的官兵下崖去救人。

 就在杜鹃挟持昝虚妄、他放人的时候,对面半山就有个人借着雾气遮掩,顺着山壁攀着野藤下滑,很快下到湖中,然后一头扎进水底,往这边潜游过来。

 到了这边崖底,那人出水面,原来是黄元。

 他悄悄摸索到一处凹陷进去的崖壁内,那里有杜鹃准备好的木筏。他将身上的背囊解下,放在木筏上,一面轻笑,仿佛为自己和她心有灵犀而喜悦。

 杜鹃在上面的动静他都听见了,因此聚会神在下等着接应远清远明。每当有官兵从上掉下来,他都迅速从水下游过去将他们杀死。以防有懂水性的造成威胁。等了一会,见二小未能如愿身。正要出面相助,蒙面人就来了。将小姨和表弟表妹一齐救走了。

 他心定了大半,继续耐心在下等杜鹃。

 没理由的,他就知道杜鹃一定会下来。

 很快,昝虚妄和杜鹃从上落下来。

 他目光一凝,迅速钻入水底,朝他们游去。

 若在水底看,他就像一条游鱼,十分迅疾。

 他睁大眼睛,盯着那个穿轻甲的军官。从出一极锋利的竹箭,用力往他下。

 然昝虚妄正和杜鹃对杀,身体不住摆动,无意中就让开了,但还是被刺中胳膊。他本就是拼尽全力在支持,被黄元背后偷袭,顿时气,再无力战斗,况且他憋的一口气息也到了尽头。

 撒手前。他想转头看身后偷袭的是何人。

 然不等他转身,就听上面“轰隆”一声震天雷炸响,跟着后背一阵尖锐刺痛,便晕过去了。

 杜鹃到了水下。凭着熟练的水性又算占了地利,因此想杀了昝虚妄。可昝虚妄手持长剑,而她的长鞭在水下却甩不开。急切间不能得手,怕耽搁久了节外生枝。就准备身走人。

 谁知昝虚妄忽然就坚持不住了,她又听见那声炸雷。即便在水下,也感觉到强大震动;跟着又听见“轰隆隆”巨响,暗道不好,迅速窜向水面。

 一出水就听见崖壁上有官兵正往下来。

 她便用力冲出水面,在湖面踏水而行。

 她那轻功,直踩得水花四溅,双脚每每没入水下。

 所幸她奔得急,轻功之外还懂水性,总算勉励支持住了。

 不急不行,原来对面山峰不知怎的崩塌,一股巨大的洪正如怒龙一般冲入湖中,平静的湖面掀起巨

 她使出吃的力气往南山奔去。有时被水淹到大腿,跟着猛一提气,又从水中窜出。时时跃起的姿态,正是蝶泳姿势。只是那条怒龙却追着她来了,丝毫不放松。

 她气得在心里喊“跟着我干什么?”

 自杜鹃一钻出水面,胡佛手就喊“放箭!”

 然根本没有人理他,官兵们看呆了眼。

 在他们看来,那水就像被杜鹃牵引着,一路翻腾,所过之处卷起丈高的头,好像要噬一切。湖面的水迅速上涨,雨下得又大又急,却不妨碍他们看清那个女子,她半身没在水中,时起时伏,引领洪水前进

 这异象令他们恐惧不已——

 他们惹怒了谁?

 “鱼娘娘!”

 不知是谁先开的头,一声惊叫后跪倒。

 跟着官兵们呼啦啦都跪下了,面对水上女子叩头不止。他们自动将杜鹃下半身想象成鱼尾形态,因此才能这样。

 因道路狭窄,好些人心神被夺,未曾看清脚下,一跪就跪下悬崖去了;而那人又恰是之前追杀杜鹃的,他的同伴们便以为遭天谴了。

 胡将军也在心中哀嚎:他到底接了个什么样的任务?

 正惶惶间,从他们身后的绝壁上扑下一只斑斓猛虎,只跳了两三跳,就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越过他们头顶,穿过密集的大雨落向湖面,向那个女子。

 众官兵顿时更加胆寒。

 他们都知道杜鹃有一只虎跟在身边,也一直警惕,却始终不见踪影。谁知这时候出现了,还是以这样一种震撼的方式出场,一个个如见神明,磕头如捣蒜。

 胡佛手心中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再说黄元,刺中昝虚妄后背,正要拔出箭来再刺第二下,就听见了那声炸雷——那正是他精心设计的,他便急忙放开手,想要催杜鹃赶紧走。

 杜鹃很机灵,立即撒手冲出水面,他便放心了。

 他也跟着她往上冲,却看见崖壁上下来了人。

 心思一转,他忙回头往来处游去。

 他挨着崖壁飞快潜游,虽不像杜鹃踏水而行,也是迅疾无比,很快就到了原来凹陷的崖壁旁,从木筏上拿起背囊背在身上,兴奋地冲向杜鹃。

 然后就看见那只从天而降的猛虎。他就呆住了。

 “云从龙,风从虎。”

 可这只虎在水上一样气势不弱。踏波而行。

 他脑海里浮现一头雄狮在屋脊上奔行,如履平地。

 杜鹃大叫一声“如风!”

 然后欢喜地向它。纵身跃上它的脊背。

 那虎身子猛然下沉,杜鹃也“哎哟”叫了一声,跟着没声了,就俯下身子趴在它背上,那虎便用力划拉四脚,踏波而去。

 黄元想要过去,然看着她抱紧他的欢喜神情,手脚如绑了巨石一般,再挪不动半寸。他仿佛站在前世今生的路口。眼睁睁地看着她随他进入另一个世界,一眼穿过万年,再不能将她拉回头!

 那虎驮着杜鹃,冲到南山出水口,没有随水而下,却一头扎下水去不见了,悬崖上顿时一片哗然!

 白茫茫的水雾中,黄元呆立。

 忽然听见上面嚷:

 “昝指挥上来了,还有气。”

 “快救他!拿药来!”

 跟着又有人喊:“刘将军来了。”

 然后就是一阵喝问和回答。

 “后军转回。往泉水村去,一定要抓住那个女子!”

 …

 听到这,黄元如梦初醒,再朝杜鹃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毅然转身,飞快地游到靠近南山出水口的崖壁下。这里也有个向内凹陷的崖,他靠进去。从石中摸出一个火折子,低头吹燃了。然后点燃一卡在崖中的引线。

 看着纸捻的引线冒着火花往上燃烧,他迅速撤出崖

 此时湖面上已经波涛汹涌。好像涨的海水一样。

 因他地处山崖附近,不在中心,所以尚未被冲击。

 看看那翻滚奔腾的洪,他牵起衣角吹气,前后便鼓了起来。随着身后连续三声轰天雷响,烟雾弥漫,碎石冲天而起,悬崖上官兵惨叫奔逃声不绝,他趁机随波往南山口漂去。

 他的游泳技术很好,然应对能力比杜鹃差许多。幸亏身上背了好几个羊皮气囊,虽在中不住翻滚,却没被波涛没。这些气囊有的是杜鹃为冯明英准备的,放在木筏上;有几个是他从家里带出来的,如今都被他一个人用了。

 他便随波南下,消失在茫茫水雾中。

 老天爷仿佛暴怒了,下起瓢泼大雨来。

 悬崖上,幸存的官兵们呆立在雨中。

 只听见哗哗大雨冲刷在崖石上的声音,还有从对面山上奔腾而下的洪水,一路咆哮着往东南去,形成一条新的河,将黄蜂岭这条通往山中的唯一通道隔断。

 再要进山,就要从东西绕行,远不说,也没个正经路。

 无奈之下,刘将军急忙传令过岭。

 这时天色已经黑了,风雨加的情形下,官兵们在绝壁上跌跌撞撞地行走,又有不知多少人滚落悬崖,人人心中沉重不已。

 这且不说,且说槐花,她在胡将军带兵走后,正在营地附近采野菜,忽然被一个人捂住口鼻拖入丛林中。

 待那人松开手,她才认出是秋生。

 “你又来干什么?”她先一惊,接着板脸道。

 “杀你!”秋生今的肤格外黑,还带着戾气。

 “哼,杀呀!”槐花轻蔑地笑道“你们家人早就想杀我了吧,还装模作样当好人。我最瞧不上你们家,明明一家子都歹毒,还说得自己跟菩萨一样;杜鹃也是,最不要脸的就是她,一会说嫁黄元,一会嫁林…”

 她愤怒地控诉,声音越来越大。

 秋生咬牙,一把扣住她细细的脖颈,用力握紧。

 槐花面色立即涨红,然后泛紫。

 眼见她不行了,秋生却痛苦地闭上眼睛,手松了松。

 槐花当即低头,一口咬在他手上,并放声尖叫。

 秋生就听见林外有人喊“姑娘”跟着有官兵过来。

 他心里一急,想要捏断她脖子,却下不去手。

 几番犹豫,林外官兵越来越近,他左手猛然出一只短匕,迅疾入她口,然后狠狠地松了口气——

 好了,就算后悔拔出来也不行了!

 ******

 奇迹,名次居然没掉!哪怕坚持一天,原野都感激不尽,谢谢亲们这样支持!努力更新,再求亲们:新的一月保底粉红能投给原野吗?

 ps: 感谢“桑葚季节”、“幻想97”、“逍遥九世”、“一等空想家”、“helen1968”、“shalou98”、“如梦令lyj”、“风扬叶飞”、“小妖舞舞”、“roxchan”、“珏珏飞飞”、“那一抹绿色”、“。窝窝。”、“wlniuniu2008”、“這壹世輪回”、“janeyueqing”、“书友100725235827888”、“x586iang”、“斯妤~”、“小兵benben”、“hzh可可”、“37993799”、“尚秋水”、“_月亮河_”、“meihsien”、“书友080606233831226”投的粉红票。万分感谢大家!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