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375章 再起波澜(二更)
方火凤看看她们,再一转眼,发现黄元也凝目看着母亲和杜鹃,脸上很是欣慰和欢喜的样子,不心中酸楚,想他们终究才是一家人,情分非比寻常。

 这念头一动,她急忙警醒。

 一面告诫自己,一面低头吃饺子掩饰。

 听见黄鹂和杜鹃说笑,她不自觉又抬头。

 今天杜鹃又重现了在府城时的风采:笑起来的杜鹃美丽绝伦,却不会令人觉得高不可攀,她的笑容有一股非常的吸引力,使人情不自想要亲近和爱护、又不忍亵渎的感觉。

 只看冯氏神情就能明白:自从杜鹃进来,她脸上的笑就没断过;杜鹃跟她说话的口气神态,完全使人不以为她是她的养女,冯氏待她比黄雀儿和黄鹂更像亲闺女。

 再看黄元与黄鹂,也是前所未有的喜悦。

 这情形是方火凤从未见过的。

 从她来后杜鹃一直在生气逃避,黄家常为此气氛沉闷,或伤心争吵,直至杜鹃离开,今天这样和睦的场景是她第一回看见。

 之前只是听说,所以不曾有深切感受,眼下亲眼见了,她才明白杜鹃这个捡来的养女跟黄家人的感情;黄家以女为媳绝不是因为家贫而将就的,黄元喜欢杜鹃也不像她想象的那样,她真能代替她吗?

 她心中涌出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

 好不容易平定的心湖再起波澜!

 正黯然的时候,黄元对她微笑道:“饺子很好。”

 她便羞涩一笑,道:“还有呢。留着下午煎了你吃。”

 黄元点点头。转而问杜鹃道:“晌午在这吃还是去爷爷家?”

 杜鹃先皱眉,又撇嘴道:“爷爷家?我才不去呢!”

 见众人神色一僵。她又狡黠地笑道:“晌午我也不在家吃,我去吃大头伯伯。吃几碗让他心疼死!还有干娘。我也要去看她和老太太。今儿一天我都不用开伙了,专门吃人家的,帮家里省点是一点。”

 黄元“哈”一声笑,好险了出来,急忙侧头。

 黄鹂更是大笑起来,连红灵也低头忍笑。

 冯氏白了杜鹃一眼道:“就你鬼!你大头伯伯现在有的是,才不怕你吃他呢。你跟他置气,把自个撑死了还去了多的。”

 她知道杜鹃不想在家吃晌午饭,才故意这么说的。

 这种方式她比较能接受。所以不强求她。

 杜鹃又道:“林说他四叔送了竹鼠给他们,你们说我能不去么?我代表黄家去走新亲,算大姐娘家人,名正言顺。黄元黄鹂你们就不用去了,人去多了不好看。”

 黄元注视着杜鹃道:“那你可要多吃些,连我们的一齐都吃回来。”

 杜鹃用力点头,一本正经的。

 黄鹂更笑得不过气来。

 方火凤见杜鹃轻而易举就逗笑家人,微微失神。

 一时吃了饭,杜鹃也不帮着收拾碗筷。黄鹂和红灵自收拾了,方火凤又冲了茶水来给他们母子母女喝。

 杜鹃觉得自己有种出嫁姑娘回门的感觉。

 又和黄元冯氏说了会话,就有人上门来拜年了。

 黄元遂出去接待客人。

 一时林也来黄家拜年,进内室见冯氏。

 他进来后。不动声地打量杜鹃,见她笑意盈盈的样子,才放心地回冯氏的话。说他娘在干什么,雀儿姐姐在干什么。等等,一副晚辈恭谨的模样。

 陪着冯氏略说了几句。外面人声更大了,似乎这次来了许多人,杜鹃便对冯氏道:“娘,我先去大姐家了。”

 冯氏看看林道:“去就去吧。”

 说着起身送她。

 杜鹃忙扶住她,叫她别起来出去。

 冯氏拉着她手道:“我瞧瞧外边都是谁来了。”

 于是三人一块出来。

 冯氏见院子里果然又来了许多人,忙扯了下杜鹃袖子,待她微微低了头,才小声对她道:“明天你大姐回来,你爷你他们都要来,就不喊你了。找一天你跟你大姐再回来吃饭,就咱们娘几个说话。”

 杜鹃急忙点头,她明天也不想回来呢。

 外面来的是黄家族人,见了冯氏都恭贺新年。

 杜鹃也客气地跟他们打了招呼。冯氏忙笑着让众人进来坐,杜鹃则和林并肩出去了。

 黄元送他们到门口,眼望着他们走不见了,才回头。

 方火凤站在廊下,呆呆地看着黄元,黄元则怔怔地看着院外;好容易他回头了,眼中那一抹惆怅来不及敛去,正被她看见,不知为何心一颤。

 只做自己的本分,好像并不容易呢。

 她深一口气,沉下心,把这当作磨砺。

 远远地,她对他一笑。

 黄元走过来,道:“叫你晌午过去吃饭呢。”

 方火凤忙欢喜地点头,因见外面又有人来,才避入屋内。

 再说杜鹃,先和林去任家给小姨拜年,略坐了会,接了任远明和任远清两兄妹,才一起来到林家。

 林家今年过年格外喜庆,正房和厢房门口一溜挂了许多大红灯笼,就好像夏生成亲那会一样。东边上房厅堂里坐了好些客人,都是林家族人,林大头正陪着呢;夏生却在院子里叮叮铛铛凿石头,黄雀儿蹲在旁边看。

 远清大喊道:“雀儿姐姐,拜大年了!”

 远明一头冲过去,问“大姐夫,你做什么?”

 黄雀儿急忙站起来接他们,俯身抱起远清。

 杜鹃奇道:“大姐,姐夫年初一也不歇着?”

 话音才落,身边的林就低笑起来。

 杜鹃见他一副知情的模样,更好奇了。

 黄雀儿幽怨地看了她一眼。道:“还不都是你!”

 杜鹃纳闷地问道:“我怎么了?”

 黄雀儿道:“儿昨晚在你那吃了什么石板烤鱼,回来说的天上少有地上没有。你姐夫就馋了,恨不得昨晚就要赶着做一个石盘出来。我不许。他今早爬起来就敲不停,人说他也不听。”

 杜鹃这时也看清了夏生手底下的东西,可不就是一个石盘的雏形吗,只是还糙的很,凿好了还要打磨,离完工还早呢。

 她就忍不住笑了,道:“这确实我不好。”

 夏生头也不抬道:“闲着也是闲着。”

 一边卖力地敲,不做完不罢休的模样。

 黄雀儿赌气道:“你就慢慢敲吧!”

 说完拉着远清的手,招呼远明“别蹲那。小心石子蹦眼睛里。”引着大家一块去上房。

 屋里,林大头早听见杜鹃说话,喊道:“杜鹃!”

 杜鹃就笑道:“大头伯伯,过年好!”林大头笑容满面地出来,站在廊下,看见杜鹃如花似玉,和高大的林并肩而立,真真一对神仙儿女,心里说不出的喜欢。因笑对她道:“你婶子在那边屋里。你姐还给你留了好东西呢。就等你来。”

 杜鹃问他“怎没去给老太太拜年?”

 林大头挑眉道:“还等你说?我一大早就去了,磕了头就回来了。老宅今天人不晓得多少,都是小辈,我们再赖着不走。屋子都要挤破了,老太太哪还能受得了。”

 杜鹃惊悚道:“那我还是不去了。”

 林大头听了急忙道:“你要去!老太太特地嘱咐你去。”

 这时林大猛也出来了,笑对她道:“杜鹃。不去给干娘拜年?水秀不能回来,你和桂香去跟她说说话。”

 杜鹃忙叫“干爹”说等会就去给干娘拜年。

 说话间,那边大头媳妇已经在喊“杜鹃”了。

 秋生走了。她想大儿子,所以常在西屋。

 因今年娶了黄雀儿进门,杜鹃跟林的事也定了,所以她心里特别高兴。见了杜鹃喜得跟什么似,拉入屋内,忙着倒茶抓果子;还问杜鹃冷不冷,说她做的甜米酒了,要煮甜酒鸡蛋给杜鹃吃了暖身子。絮絮叨叨一大堆,一面还不忘招呼远清和远明,问他们想吃什么等等,十分忙碌。

 林就道:“娘,杜鹃才吃的早饭,别费事了。”

 杜鹃也赶紧说,她才在黄家吃了饺子来的。

 大头媳妇这才罢了,跟着又说“晚上装一罐子你带家去。”杜鹃这回没推辞,说她最爱吃甜酒,就不客气了。

 黄雀儿抱着远清坐在椅子上,笑嘻嘻地看着婆婆和妹妹,神情十分喜悦。好容易见她们说停了,忙话问昨晚的情形,问杜鹃怎么烤鱼。

 正说着,林大头送走了客人,也过来了。

 他进门就道:“杜鹃,晚上我们打牌。”

 杜鹃笑道:“好啊。大头伯伯钱准备好了?”

 林大头很肯定道:“有,有钱。我跟你做一家,赢你姐和你姐夫的钱。”他很会拉同盟。

 黄雀儿瞅了林一眼,抿嘴笑问公公:“那儿呢?”

 林大头道:“儿忙,要看书,就别打牌了。”

 林听了,看着老爹十分无语。

 杜鹃等人则失声笑起来。

 大头媳妇白了男人一眼,说“瞧你跟个娃儿一样。”

 说笑一会,林看着杜鹃道,去老宅吧,再晚就不好了。

 杜鹃忙点头,对大头媳妇道:“婶子,我先去给老太太拜年,回头再来。把竹鼠给我留些。”

 大头媳妇笑得合不拢嘴,连连道:“有!留了的!”

 黄雀儿忙走出去对夏生喊道:“别敲了!还不洗手换衣裳呢。要去给老太太拜年了。”

 夏生听了忙扔下凿子,拍拍手站起来道“就来。”

 屋里,大头媳妇问他们晌午在哪吃饭。

 林沉声道:“晌午在老宅吃。晚上回来吃。”

 大头媳妇点点头,说她准备晚饭。

 林大头则叫他们吃了晌午饭早些回来,把老太爷和老太太也请来吃晚饭,林答应了。

 待夏生换了衣裳,一群人才往泉水村里走去。

 ******

 二更求粉红。

 ps: 感谢“嘉琳琳一号”投的粉红票;还有“书李四”、“ti*”、“古溪清泉”、“紫雪盟主”打赏的平安符;“ti*”打赏的香囊,o(n_n)o谢谢大家!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