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366章 持久战(二)
黄鹂和黄雀儿看着那尴尬的神色,也都笑了。

 冯氏很满意地看着方火凤,问她可吃了晚饭了。

 方火凤便道,已经先给黄元吃过了,她们还没吃,怕的是黄伯伯和婶子回来吃饭,就等等看的。

 她一面说话,一面手下不停,将黄元枕边的书收起来,柔声对他道:“晚上不能再看了。”说着将书放到头矮柜上。

 黄元看着她,微微点头。

 黄雀儿就道:“火凤你们吃饭去吧。”

 方火凤忙答应了,又问黄元“可要再吃点?还是等会?”

 黄元想了想道:“等会吧。我跟大姐说说话。等会让黄鹂弄给我吃。你别心了,吃了就回去歇着,累了一天呢。”

 方火凤微红了脸,道:“哪有累?又没做什么。”

 说完就和红灵准备走了。

 冯氏因不想和婆婆坐一屋,也起身道:“我去把那鞋底子粘出来。多粘几双,年底空闲多,多纳几双,省得到上忙,没空弄。”

 方火凤忙上前扶着她,道:“我下午粘了四双呢。我看那个草编的垫子很好,多垫一层,锁边紧些,纳了鞋底做成鞋子耐穿。这山里路好容易磨鞋。婶子来看看…”

 两人边说边出去了,红灵跟在身后。

 黄大娘看着她们背影,没来由的心里一阵嫉妒。

 她嫉妒大儿媳这么好命,捡了个闺女能干不说,找回儿子来。又得了个能干的儿媳妇,真不知她上辈子怎么修来得。

 黄元看着方火凤的背影。默然无语。

 杜鹃努力调整自己,方火凤和黄元也是一样。

 方火凤自来到黄家。从云端跌落尘埃,又有种种不适应,一直努力挣扎坚持。昨天在杜鹃那里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幕,方寸大,回来更是满心煎熬。

 然她终究是非常女子,等晚上静心为黄元弹曲时,自己也渐渐定下心来;入夜,她又仔细思索和黄元杜鹃之间种种,反复思量。终于拟出头绪。

 杜鹃决意离开黄元,她无需跟她比拼,越存了比拼的心思,越要弄比拼的手段,越落于下乘;杜鹃人虽走了,然她的影子却永远留在了黄元心里,他随时会不自觉地拿她和她相比,若她稍有差池,他就会后悔看错了她。

 她什么也不用想。只要按原来的初衷过日子就成。

 她放弃一切来私奔他,不就是想与他长相厮守吗?

 如今守在他身边,她根本不必被外物困扰,只需一心做好自己的本分。用一生来演示“不离不弃”!

 她只要过好每一天,谁输谁赢,又怎能说得清呢?!

 等她与黄元相守到白头。谁输谁赢,又怎能说得定呢?!

 也唯有这样。才是对昨杜鹃所言所行最好的还击,也澄清了她自己。证明了她对黄元的情义,更证明黄元没有看错她。

 她和杜鹃的比拼是无形无质的,且要延续一生!

 想清楚这些后,今早上起来她整个人便不一样了。

 她又恢复了昝家四小姐的柔美和执着,成为在豪门贵女中鹤立群的昝水烟!

 就算荆钗布裙,就算改名方火凤,骨子里永远是昝水烟!

 她没有被逆境得堕落,而是变得更含蓄和高华。

 她带着红灵忙碌家务,勤谨而又淡然。

 她的变化,黄元立即感受到了,暗自点头。

 他经过一夜思索,也有所蜕变。

 昝水烟已经私奔,他也已经爱上她,一切都无可挽回。

 他再不舍杜鹃,杜鹃也离开他了!

 自苦失落非男儿所为,颓丧不能自拔更不是大丈夫行径。而且,他此次回来山中,本是要潜心攻读,并体验山水自然的,如今却被儿女私情绕,百般挣扎不起,实在不是长策。

 想罢,他便丢开一切,于病中捡起书来细细揣摩。

 因冯氏等人都走了,这一,黄家十分宁静。

 只是红尘炼心,少年男女注定要经受更多挫折和磨难,有些事,绝不是想丢就能丢得开的。这不,自午后开始,黄元就不自觉盼着爹娘姐妹回来。

 为何这样?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等黄鹂她们一回来,他就明白了。

 方火凤和冯氏黄老实走后,他便望着黄鹂“吃什么了?”

 问小妹子话,最好从吃的方面切入。

 黄鹂立即眉开眼笑地说起来。

 于是,他就看见了一场和睦温馨的亲人相聚场面,还有开怀大吃的情景,唯有不谐的一点是:林弄的什么自来水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神。

 他也不自觉被吸引了心神,仔细询问那水是如何被引往高处,又如何通往各家,再怎样出水。

 黄鹂和黄雀儿一齐开口,总算让他听明白了。

 听完后,他静静出神。

 众人都走了,两个孙女又只顾跟黄元说话,没人理会黄大娘,她觉得很没意思。虽了几句嘴,说“这有什么稀奇”等语,但三个孙儿女都不理她,她便赌气走了。

 等她一走,黄元就看着黄雀儿,问“杜鹃还好?”

 大姐和小妹都是他知心的,他也没什么好避讳的。

 话一问出,这才发现,他等了半天就为了这句。

 黄鹂听了,不知如何答。

 想要说二姐姐很好,又怕哥哥听了难过,心想他为了她病成这样,她却跟没事人一样开心;若要说二姐姐不好,又怕哥哥听了担心,好与不好之间,实在难以措辞,于是她便看向大姐。

 “好的很!”

 黄雀儿却毫不费力地说了出来。

 见黄元静静地听着,又道:“杜鹃比我们都会哄人。也不是哄人,她人开朗。说话行事就让人喜欢。她从小就是这样的,爹和娘都听她话。就是爷爷也拿她没法子。骂她她也不生气,整天笑眯眯的。娘和她见了面就吵。吵着吵着就好了…”

 黄元听了,觉得昔日的杜鹃又回来了,心下安定。

 正出神,就见黄雀儿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红苹果递给他“给你吃。是杜鹃从山里摘来的。”

 黄鹂见了眼睛一亮,也不知从哪摸出一个苹果来,兴冲冲地到哥哥手上,低声音笑道:“我也带了一个回来。刚才在这,我没敢拿出来。”

 黄元听了哭笑不得。

 黄雀儿看着妹妹噗嗤一声笑了。

 黄鹂见哥哥那样神情。撇嘴道:“那个人不好伺候。我要拿出来了,给她吃了还不落好。她肯定要骂二姐姐气大、不孝顺,有好东西不送她。往年都是这样的。”

 黄元摩挲着那果子,轻声问:“这季节怎会有这个?”

 黄鹂道:“在山里弄来的。大山里面好东西多着呢。”

 黄元心里似喜似悲,又苦涩。

 他不自觉低声道:“她又没让你们拿。何必带回来。”

 声音里满满都是失落。

 说完惊觉:自己怎么像个满腹幽怨的女子似的?

 是怨怪杜鹃没有主动让大姐小妹带果子给自己?

 黄雀儿柔声道:“我跟杜鹃说了。杜鹃叫我带,可是没有了。我不晓得小妹藏了一个。”

 黄鹂就不好意思地笑了,吐吐地说她吃了好几个,又藏了一个。见大姐好笑地看着自己,她忙说不是她一个人吃的。翠儿姐姐也吃了几个。

 黄元和黄雀儿都笑起来。

 黄元听了觉得心里似乎亮堂了些。

 他姊妹几个又说了几句,方火凤便托着一碗粥进来了。

 黄元忙将果子放下,伸手来接碗,说道:“我自己吃。明天就该起来了。也没什么大病。总躺着不成,私塾里还有些事要代。”

 方火凤将碗递给他,又小心从栏上拿了一条手巾铺在他面前的被褥上。才要说话,就看见枕边那两个红色的果子。

 黄元觉得她异样。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也看见了。

 他便道:“大姐和小妹从杜鹃那拿来的。”

 他虽说得坦然。她却察觉出他安静外表下的波动。

 她心中一酸,笑道:“这颜色倒好,哪摘来的?”

 黄鹂忙道:“山里摘来的。方姐姐你吃一个。”

 方火凤眼波微动,就拿起一个来,对黄元轻笑道:“本来要省给你吃的,可是瞧它红红的怪喜人,我就想尝尝。不如分我吃一半,如何?”

 黄元失笑道:“说得这样,就分你一半。”

 黄鹂见了,忙说“我去拿刀来切。”一面飞快出去。

 一时刀拿来了,将苹果切成两半,方火凤拿了一半吃着,黄元也吃完了粥,也拿起另一半吃着。

 方火凤对他盈盈一笑,道:“好甜!还有点酸。”

 这情形她很喜欢,深觉刚才吃果子的决定正确。

 黄元喜欢杜鹃,这是她知道的;她也曾要求和杜鹃共事一夫,若是嫉妒杜鹃就是自讨苦吃,还验证了杜鹃所说的她终究会“醋海翻波”所以,尽量以平常心态对待黄元惦记杜鹃这件事,才是最明智的。反正她人已经走了,是绝不会再嫁他了,也绝不会与他藕断丝连——杜鹃若是这样就等于打她自己的嘴,所以她绝对放心他们——她何必吃这无谓的醋?

 若为此事偷偷自苦,她就输定了;

 每天都与他情丝牵系,直至白首,才是她要的。

 果然黄元见她这样,也微笑点头道:“味道甚好。”

 又说笑一会,黄雀儿听见外面传来夏生说话声,是来接她了,她就起身告辞出去。这里他兄妹也收拾了歇息不提。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