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349章 槐花的要求(二更)
林太爷觉出不对,对八斤道:“你要不娶她就不娶;要娶她就要好好过。给自己弄个不顺眼的放跟前,那不是找罪受。”

 八斤板脸道:“娶!我当然要娶她!”

 又看了林一眼,道:“我可不像有些人心狠。”

 “你…”林大爷听了气结,瞪着他说不出话来。

 林冷冷地不吱声。

 林大猛忙一顿话岔过去,继续商议下来的事。

 林家厨房里,杜鹃和大头媳妇正剁饺子馅儿。

 大头媳妇无心做事,只跟在杜鹃身后不住叹气。

 说到底,他们都是朴实人,虽然恨槐花,但眼睁睁看着她去死,也不忍心;可要是让秋生娶她,他们又不乐意,所以这心里就难受了。

 杜鹃不知劝什么好,心想,不嫁秋生就得死吗?

 要是她的话,绝不会死的。

 便是家族惩罚她也要逃走。

 一时饺子馅儿调拌好了,她了一双筷子给大头婶子,道:“包饺子了。”找点事给她做,不然的话,她头都要被她转晕了。

 先包了两竹匾饺子,杜鹃上蒸笼蒸。

 剩下的包了,用水煮了吃。

 为这个,杜鹃又特地做了一道清汤。

 正忙着,林大头进来了。

 大头媳妇忙道:“快帮忙烧火。就下饺子了。”

 跟着又补问一句“你们说完了?”

 林大头往灶后面一坐,道:“说完了。”

 因见里面一口锅下有火。就问道:“锅里蒸的什么?”

 杜鹃道:“饺子。”

 林大头忙就道:“蒸好了拣些给秋生送去。他早上就没吃多少呢。儿在跟他说话。杜鹃你去了也帮着劝劝。你会说话,你说的他肯听。”

 大头媳妇也记挂大儿子。听了赶紧附和。

 杜鹃只好答应了。

 于是估摸着饺子蒸好,便用竹盘子捡了两盘。又用小木碗装了些酱醋调成的蘸料,然后一齐装在一个大圆木盘内,端了往秋生屋里去了。

 秋生住西边上房。

 杜鹃进去厅堂两边一看,东面房门关着。

 她便上去敲门。

 里面问:“谁?”

 是林的声音。

 杜鹃忙道:“是我,杜鹃。”

 门立即打开了,林先看了她一眼,再垂下视线往她端着的盘子里一扫,轻声道:“这么快就吃饭了?”一面说,一面让她进去。

 杜鹃走进去。房间是用镂空雕刻的隔扇隔出前后两层来,中间以月门相通,秋生想是刚才躺着,听说她来了,正忙穿了鞋往外走。

 她便将盘子放在外面桌上,将饺子和蘸料一一端出来,筷子摆上,喊他们兄弟吃。

 面对杜鹃,秋生很尴尬羞愧。闷头坐了吃。

 林却不管他,吃了两个饺子,又说起放逐的事来。

 “就在咱们采凤尾茶的那山。杜鹃你记不记得,那一片山谷好大。有水子,好些野鸭子在子里。你还了许多背回来,累得七死八活的。”

 林把秋生放逐的地点告诉杜鹃。原来就在凤尾山。

 杜鹃眼睛一亮,道:“那地方啊?那地方好!我怎不记得!我当时就跟你和九儿说呢:‘要是在这住。不比住村里差。真比起来,比村里还好。’那靠着凤尾山。山上水好茶也好;附近其他山虽然高,都不是悬崖峭壁石头山,都是林深树茂的,山珍野味很多…”

 她边回忆边说,完全沉入那片山水中去了。

 林就满含深意地看向大哥。

 秋生也停了筷子,听杜鹃讲。

 “…秋生哥哥你不知道,我们上次去的时候,正赶上季节,捡了许多野鸭蛋;那河里还有好大的大鲵(娃娃鱼);山上菌子好多…云雾缭绕的,看上去好美…”

 林等她歇下气的时候,突然问:“要是我以后也搬到那去住,你去不去?”

 杜鹃张大嘴,愣住了。

 不过她脑子一转,心想你要真能坚持,我跟你在这山里住一辈子也值了,因此点头道:“去,当然去!那地方比泉水村更美。”

 林这才把目光对准秋生,认真道:“大哥你都听见了?你先去,等我回来,我就和杜鹃搬去跟你一块住。咱们再建一个泉水村。”

 秋生怔怔地看着他和杜鹃,眼睛就红了。

 半响,才“嗳”了一声,低下头大口吃饺子。

 林也不跟他多说,而是跟杜鹃说林家的拓展计划。

 杜鹃这才明白怎么回事,遂激动道:“好!”见秋生抬头看她,忙补充道:“我说真的…”

 她便仔细说起自己的想法。

 强者总是不甘寂寞的。若是以前,她一定贪念泉水村的舒适,轻易不舍离去;但随着她往这大山深处走的越多,对这片神秘丰富的山林就越感兴趣,也越恋。

 上次她离开黄家,一度生出过住进深山的念头,想想自己目前的能力,还有也不想害得家人担心,所以还是掐灭了这个念头。

 若是与林家兄弟共同开辟新家园,那就不一样了。

 “凡是山路艰辛难行的深林里,物资也必定丰富。辛苦是一定的,比如盐和布匹这两样,是一定要从山外运进去的。但这对旁人来说很难,对咱们来说,却不比住泉水村更难。总之一句话:有本事的人就能得到比人家更好的回报!”

 杜鹃脸上的兴奋和雀跃绝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心的。

 秋生被她带动了,心中重又燃起对生活的期盼。

 自杜鹃从厨房出来,林大头就偷偷地跟了来。

 他在门外偷听了半天。这时忍不住跑进来参与讨论。

 说着说着,他就振奋了。

 原先以为爷爷和生是为了安慰秋生。才画了一张饼给他,说林家将来要分支出去。然听杜鹃对那儿也赞不绝口,才当真喜欢起来。

 他分派道:“秋生你先去。等爹帮冬生娶了媳妇,爹跟你娘也去。你是老大,爹当然跟你住。你老太爷都是跟大儿子大孙子住的。”

 这一刻,他表示对长子无限偏爱疼痛。

 杜鹃看了忍笑,对林眨眨眼。

 林最知道爹的子,也忍不住笑了。

 秋生喉头发哽,却说道:“太远了。爹还是别折腾了。”

 林大头瞪眼道:“远怕什么?我是过去享福的!等你们安顿好了再接我和你娘过去。我们也就跑那一趟。不然你还指望我帮你爬山过水运东西进去?”

 秋生听了愕然,眨眨眼说“随爹自己。”

 林大头见他应了。心里才踏实下来,帮他搛了一个饺子,柔声道:“快吃。厨房还有好多呢,有蒸的有煮的。”

 秋生有些不习惯面对老爹的柔情,慌忙低头猛吃。

 林大头在旁盯着他吃,并唠叨些废话。

 林当然不是画饼,当即就行动起来。

 他和杜鹃碰头低声商议,准备下午去看地方。

 “你要不要去?你还是别去了吧。路远,又是冬天。怕路不好走,山头上可能结冰了,走路打滑,要是摔了可难得好。”

 林望着杜鹃的眼睛柔声劝。口气并不是很坚定。

 因为他知道杜鹃子,只怕不会听他的。

 果然杜鹃道:“我也去看看。我还不知道那地方冬天是个什么样子呢。我们三个人一道,有什么好怕的。再说。我武功又长进了呢,我天天早晚都练得勤得很。”

 林见她一副我很厉害的模样。忍不住微笑起来。

 他想有自己护着她,确实不怕。于是点头道:“那就一块去吧。你先去吃饭,吃完回家收拾东西。天冷,带件皮袄子,歇息的时候好穿;要穿厚底皮靴子,风帽围巾也要带上。”

 杜鹃不住点头。

 她坚持要去,也是因为秋生。

 秋生的情形让她很担心,想趁此机会劝慰他。

 这个少年虽然是大哥,但子直、脾气略急躁,心思也没那么细腻,只怕一时半会儿还走不出情感的困局。

 林叮嘱了杜鹃,又转向秋生,把这决定告诉他。

 秋生诧异道:“下午就去?”

 林点头道:“下午去。路上在山里住一晚。明天上午到地方,选好位置,先砍些树晾着,等下次去帮你盖屋子。还有,咱们也顺便猎些新鲜野味回来给二哥办酒席。杜鹃和咱们一块去。”

 杜鹃毫不犹豫地对秋生点头。

 秋生听了跟做梦一样——

 这是放逐?

 怎么像去寻宝一样!

 林大头忙道:“爹也去。”

 林道:“爹你就别跟去添乱了。你要去了,咱们得走两三天。那山都好高的,不然人早去了。”

 林大头只得罢了,转而催他们赶快吃饭上路。

 就这样,秋生根本来不及忧郁愁闷,就被林和杜鹃连哄带劝卷出家门,投入西南大山深处,奔向未知的前程。

 同一时间,林大猛也带着福生和八斤往北方去了。

 半天时间内,林家放逐两个儿子,村里议论纷纷。

 而王家,王四太爷等人迟疑难决,不知如何处置槐花。

 在泉水村,像王家、林家,每每儿孙开枝散叶后,便将他们分出去单过,加上山里生活简单,少有妾同处一个屋檐下的情形,所以家族虽大、人口虽众,却并无太多腌臜污秽事。

 两家的族规都严,却都没有动过处死族人的先例。

 槐花所犯的过错,若是秋生娶了她,便可酌情轻罚;如今林家不肯要她,王家便不能不处置她,她难逃沉塘下场。

 王四太爷并不想造杀孽,委实难决。

 王老太便道:“把她关在祠堂后院里吧,从此不放她出来就是了。林家说了不管,就不会管的。”

 王四太爷想这样也罢了。

 然而,槐花却主动要求将她放逐深山。

 ******

 二更求粉红。

 ps: 感谢:“阿湖湖”、“一一mimi”、“安雀mm”、“紫雪盟主”、“xuan20052005”、“三月烟花飞”打赏的平安符;还有“jayjay”、“珏珏飞飞”、“妤友”、“紫雪盟主”投的粉红票。o(n_n)o谢谢!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