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348章 谋划
秋生呆呆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脑子一片混乱。

 黄元对槐花恼恨异常,看着林和杜鹃并肩而立又心疼难忍,林太爷、林大头看他的目光又使他难堪不安。

 往后,他是不是再不能接近杜鹃了?

 跟姐弟一样相处也不能了!

 他垂下眼眸,转身离去。

 等王家人走后,林低声对杜鹃道:“去我屋里等我。”

 杜鹃点点头,进去房里喊了黄雀儿出来。

 接下来,林家要处置家事,林大猛带着兄弟出面,请所有在林家看热闹的人都离开了。

 秋生对接下来的事再没兴趣,并且心力憔悴,再也支持不住了,一头扎进自己屋里,把头蒙进被子,昏天黑地想要忘却一切,忘却自己。

 外面,林大胜两口子一齐朝堂上林太爷跪下。

 他们拉八斤下跪,八斤不跪。

 他跟狼一样盯着林,咬牙道:“原来你早把坑挖好了,就等我往里跳呢。你小子有种,狠!连兄弟都赶尽杀绝!你这是为林家?你是为你自己吧?不服你的都要赶走!”

 林冷笑道:“你别摆出一副受委屈的模样,就冲你先前做的,放逐你算便宜你了。你还不服气?你也算个聪明人,可惜狗改不了吃屎的脾气。要不然,你这次好歹也能做件像样的事,让老太爷和大爷爷对你刮目相看,只怕心里还会怜惜欣赏你;可你偏偏使歪心眼,自己窝里横。还自以为得计,觉得报了仇了。长了脸了。呸,不知道一村子人都在看你笑话。看林家笑话!你想报复谁?你自己做了错事怨哪个?”

 八斤愤怒道:“还不是槐花…”

 林道:“那你还跟着瞎搅和?就为了把她弄到林家来祸害我们,报复我们?你怎么这么蠢!她真要进了林家,就凭她的手段,往后能把你整死。你信不信?”

 八斤剧烈息不止。

 八斤爹娘还不太清楚事情内情,对林大声喝骂,说他没人,欺负自家兄弟。

 林太爷朝大儿子皱眉。

 林大爷立即喝道:“都反了!大猛?”

 林大猛就上前,对林大胜两口子威胁道:“闭嘴!要不我马上叫人拖你们出去。”

 林大胜两口子果然闭嘴,乖乖退到一旁。

 他们想知道如何处置儿子。当然不肯出去了。

 就见林到八斤眼前质问道:“你还不服?这天下不平事多了。别说上次没冤屈你,就算真的冤屈你了,你也不该拿整个林家不当数。‘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你懂不懂?不懂我告诉你:把鸟窝捣翻了,鸟蛋全都保不住!林家不好,你就能好了?!”

 “不错!”林太爷颤巍巍站起身“儿说的对。”

 他对八斤道:“你心里怨也好,恨也罢,连秋生救了人的都罚了。你有什么好说的?这就轮到你了。你扎槐花脚底,差点害她淹死;眼看着秋生糊涂不阻止;今天又帮着外人,窝里横报复兄弟,比上次更可恶。哪一样都不能饶!跟秋生一样放去山里自己找活路去。”

 话才说完,八斤娘尖叫一声软倒。

 林大胜一把没捞住她,一面蹲身去扶。一面愤恨地喊“爷爷!你这么狠心?”

 八斤也呛声质问:“上次林生揍我就不是窝里横?”

 林大猛骂道:“上次几个人拉你都拉不住,你就是找打!今天你是故意害秋生他们。你要不把槐花脚底扎了。要是拦住秋生,后头的事就不是这样了。”

 八斤哑然。却倔强地不肯低头认错。

 八斤娘疯了一样一头撞向林大猛,道:“你们都欺负我们,什么事都算在八斤头上,又不是八斤把槐花睡了…”

 大猛媳妇忙上前拦住“弟妹你干什么?”

 林大胜则对爹跪下,哭道:“爹,你饶过八斤吧…”

 林大爷看着八斤,眼神虽痛心却很坚定。

 如果说上次他对八斤还有些恻隐之心,这次却下定决心了:慈母多败儿,八斤该好好磨练了。上次被打后,虽然有些偏,但行事说话却比以前硬气许多,也出息了,就是跑偏了方向。所以,他这次一定要把他扔山里去,绝不心软。

 想毕,他沉脸对小儿子道:“你连管儿子都不会了?”

 林大胜道:“八斤也没什么大错…”

 林大爷气坏了,叫林大猛:“大猛!”

 林大猛便对二弟和三弟喝道:“把他俩拖出去。”

 两汉子和大猛媳妇就上来拖人。

 林大胜和媳妇不依不饶,又喊又叫地被拖到隔壁去了。

 然后,林太爷命其他人也都散去,只留下大儿子大孙子和林大头父子,还有八斤。

 等人都走了,林嘲讽地对八斤道:“我晓得你不服气,觉得大爷爷和太爷爷偏心我和九儿两个。”

 八斤愤怒道:“本来就是!”林轻笑道:“你有能耐,那你就做些事出来给人看呐。放逐算什么惩罚?这山里都是宝,就看你会不会找。”

 八斤恨声道:“说得好听,你怎不出去?”

 林双眼一瞪,道:“我就出去!等我从府城回来,我就去山里!我自己再开出一个泉水村来让你看看。绝不跟你一样,自己不争气还光会埋怨,就是一个孬种!”

 八斤大怒道:“你才是孬种!净说好听的。”

 林冷笑道:“我说好听的?我干嘛要说好听的!这村里也没多余的田地了,我才不会待这跟你这样人挤一块。我迟早要出去的。我没犯家法,当然要等书读完再去;不像你,就是一孬种。撵都撵不走。除了干丢人的事,你就不能争一回气?”

 八斤气得发狂。道:“你想我死,门都没有!”

 林太爷双眼一眯。对八斤道:“生学了木匠,将来这家财就不分给他了。你真要争气,在外面建了家业,我做主:把他这一份分给你。只怕你就是嘴头上工夫,到底比不过九儿和林,我也是白嘱咐。”

 八斤呆呆地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他这时方明白,林说的都是真的。

 可是,这山里地方多的很。随便往哪个方向翻过山就有山谷,都能开荒。若是村里住不下了,附近哪里去不得,非要去一百里外的深山。那不就是送死吗!

 见他不忿的样子,林太爷叹气道:“那年我爷爷带我们来的时候,这泉水村四周都是深山老林子,山谷子里全是杂树荒草,老虎豹子都有,狼和土狗子更常见。我一个堂叔叔和姑姑就是被豹子拖去了。跑得飞快。一眨眼就不见影子了。当然,好东西也多…”

 他慢慢说起往事:死了多少人,才开出这片田园。

 泉水村呈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要么十分高寿,而更多的是青壮年时就去了。因为山里危险太多,光黄蜂岭的绝谷就不知埋葬了多少人畜。

 “现在这里不够住了,咱们迟早要往外搬的。这山里好。我们舍不得出去,就想着再找别的地方分一部分人出去…”

 这是以前他和大儿子等人闲聊时说起来的。

 当时恰好林九儿在。便提了好几个地方,还都说要亲自出去开辟新家园。所以。今天林一提出将秋生放逐,他和林大爷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顺水推舟就决定了这一提议。

 八斤呆呆地听着,不自觉问“干嘛去那么远?”

 林讥讽道:“说你没能耐你还不服气。靠着村里是安全,也能开荒,可是都挤在一块,打猎、捞鱼、采山货这些,附近不够采,总要跑好远。连野兽都晓得划地盘呢,你倒不懂这个了。”

 八斤气得瞪眼,又无话可回。

 林大猛点头道:“正是。我小时候随便在山上都能捡许多菌子,现在就不行了。打猎也是,要跑好远。”

 八斤见林挑衅的目光,愤怒道:“去就去!”

 林大爷喝道:“争什么争?你当这是好玩的?”

 林太爷看着八斤道:“八斤你本事不大,好胜心比谁都强。索没出息安分守己也好,偏偏喜欢卖弄聪明。这就由不得你了,这回是一定要把你丢山里去的。你别听我们刚才说得好容易,你就放大话。等你在山上过一年半载,活下来再说。我还是那句话:我林家多的是好儿孙,少你一个不少。你也不用跟儿比给我们看,我也活不了多少年了,你爷爷也不知能活多少岁,你要是真有能耐,将来创下一份家业,也这样坐着,对你自个的孙子重孙子说,‘我那时候被老祖宗放逐到山里如何如何’,那才显你自个的本事。”

 八斤面色晴不定,却没回嘴了。

 林大爷便问道:“把他们哥俩放在一处?”

 林太爷哼了一声道:“瞧他们现在才多大,这就争了起来,在一块还能过好?分开!大房分一支出去,二房分一支出去,剩下的都留在泉水村。我们也要多留条后路。”

 林大爷点点头,大家便仔细商议起来。

 中间,林大猛问八斤:“你和小莲怎么回事?”

 八斤面上怒气一闪,刚要说什么,瞥了林一眼,淡声道:“没什么事,就是她肯嫁我了。槐花好些事都是她帮我摸出来的。”

 林却狐疑地看着他。因为之前小莲进来一趟,他发现她现在对八斤很顺从,甚至有些惧怕,这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两人这次联手了。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