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334章 泼辣的黄雀儿(二更)
黄雀儿并不松手,和身扑上去,骑在她间,一手依然揪着她的头发,一手从怀里出直尺,劈头盖脸狠

 一面,一面咬牙叫道:“我叫你骂!我叫你骂!”

 槐花娘毫无还手之力,双手护住头,杀猪一样惨叫起来,惊得众人浑身起皮疙瘩。

 黄雀儿叫几声,又换了词:“你服不服?服不服?认不认错?说,认不认错!”

 槐花娘哪里能答出话来。

 黄雀儿没听到求饶的声音,自然一直

 一院子人包括杜鹃全都呆滞。

 这还是黄家最文静的闺女吗?

 不但有备而来,连家伙都带上了,就等着呢!

 槐花爹是紧跟媳妇一块跑出来的,见状自然不肯罢休,一袖子就要上去帮忙。还没到跟前,只觉眼前人影一晃,脸上早挨了清脆一巴掌,不大怒。

 细一看,却是黄鹂,发力跑过来,跳起来打了他一耳光。那姿势有些像杜鹃前世扣篮的运动员,一击命中后,借着惯性往前窜了几步,转了个圈才回头站定,摆个防守的姿态谨慎地看着他。

 槐花爹骂道:“小*货…”

 才要不顾脸面追去跟她厮打的时候,一乌青皮鞭从眼前飞过“啪”地一声,击得地面尘土飞扬,尾稍不过带了他胳膊一下,就火辣辣地疼。

 “你敢动她试试?”

 少女芙蓉芳面满是煞气,手执皮鞭挡在他身前。

 槐花爹看着比自己矮不了一点的杜鹃,修长身材亭亭玉立。如花面庞上清亮的双眼视着他,晃得他眼晕。他竟不由自主地自惭,怯懦地往后倒退一步。

 黄家三朵姊妹花对王家两口子。架势一拉开,人群恐被波及,轰然散开;然后又往来穿,各自寻找合适的位置站定,形成一个大圆圈,将五个人围在当中。

 人们看着这三姊妹,说不出的怪异。

 尤其是黄雀儿,颠覆了全村人对她的观感。

 黄雀儿今为何这样泼辣凶狠?

 槐花娘在林家一放开骂声,她便知道杜鹃要被连累。可是杜鹃已经离开黄家了。黄雀儿根本没指望黄家能像四月那次一样为她出头,连爹娘她也没指望,但她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

 她来时都想好了:今天不以黄家闺女身份,而是以林家媳妇身份为杜鹃出头。一来叫人看看,杜鹃依然有人撑,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欺负的;二来要在全村人面前立个威风,将来进了林家也好立足。

 再过一个月,她就是林家媳妇了。

 她背后站着整个林家,她怕什么?

 放开身手大打一场。也叫林家族人和妯娌们瞧瞧:她黄雀儿不是好惹的,将来别想欺负她;她要像林大猛媳妇和小姨一样,做个厉害媳妇,而不是像娘一样。外强中干。

 因此几点,她下手非常狠。

 而且,她一直很冷静。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和杜鹃在河滩上把黄小宝摁着打。一声声喝问“你服不服?”

 众人听得心里,尤其是黄小宝。

 震惊的同时。人们都把目光转向黄老实和冯氏。

 他们到底是怎么生出这样闺女的?

 冯氏也是刚刚赶来。主要是黄元不让她来,怕她生气或者被撞动了胎气,说他去就成了。可她听见隔壁闹得那样,还牵连到杜鹃,到底忍不住还是来了。听见槐花娘骂杜鹃,气得浑身发抖,本能地就要往前冲。因被黄元劝住,才不得上前。

 黄元拦住娘,自己当然要出头了。

 谁知才走了几步,那边姐妹都动上手了。

 大姐那个气势,震得他目瞪口呆。

 还有小妹子和杜鹃,一个赛一个厉害!

 果然“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他不汗颜,劝也不是,帮也不是。反正姐妹们占据上风,他便索转头找王家族老理论去了。——还是谈判的场合更适合他。

 冯氏见黄雀儿这样泼辣凶狠,大出意外,心头舒散多了。

 黄老实跳脚大叫“雀儿打!打那个死婆娘!”

 他被儿子叮嘱,要照顾怀孕的媳妇,所以就没上去。

 众人见他自己不上去,倒叫闺女狠狠打,都直咧嘴。汉子们不知该骂他窝囊还是该称赞他好福气,养的闺女个个能文能武还会管家。

 不过才一会工夫,院子里的王家人和随后从厅堂赶出来林王两家人都各有反应,有人喊“拉开,拉开她们!”有人叫“大强,你死人哪,看着你娘被人打!”还有人叫“上,都上!”小娃儿又喊“打,打,打这狗娘养的!”

 院子里一片混乱!

 槐花两个哥哥——大强和小强终于也出面了。

 之前没动,不是他们不顾老娘,而是不好上前。

 娘骂得杜鹃那么难听,人家能不打她?黄家闺女最大的也不过十七八岁,难道让他们五大三的汉子上去对着娇滴滴、粉的少女挥拳头?那不被人骂死!

 然而才一愣神的工夫,爹娘就都被打了。

 这下他们再不能不动了,想上去拉开他们。

 谁知才一动,就被夏生和冬生截住了,扭在一块。

 那夏生见黄雀儿一反常态地泼辣,不忧反乐,觉得就该这样。雀儿原先子也太绵了,好容易吃亏。

 所以,黄雀儿槐花娘,他虽没帮忙却在旁守着,两眼骨碌转,挨个看王家人——谁敢上来,他就动手!不但如此,他还悄悄对冬生十斤几个使眼色,把这些小的都聚在他身边。

 大强小强早在他视线笼罩下,两人一动,他就杀气腾腾地喊“黄小宝!抄家伙!”又对几个堂兄弟喊“还不帮忙?”又瞄一眼呆愣的秋生。骂“你敢娶那丧门星进门,我就不认你这兄弟!”

 于是林家兄弟和黄家兄弟都蜂拥而上。

 黄小宝本就疑惑。再听青荷吹了半天耳旁风,说这一切都是槐花弄的鬼。他这个傻瓜还被她使唤利用呢,早就一肚子火了;又见槐花娘把气撒在杜鹃身上,恶言辱骂,更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秋生一喊,他就上来了,对准小强就砸。

 小强没防备,被打个正着。也火了。

 他们不好跟杜鹃姐妹对打,对林家兄弟可不手软;况且槐花受了林家兄弟欺负,夏生还扬言不要秋生娶槐花,他们如何咽得下这口气?正要找他们出气呢,因此也大打出手。

 跟着又有王家兄弟过来帮忙,两边混战一气。

 秋生看着这糟糟的场面,耳边回着夏生的话,愤怒又无助,不知道为什么闹成这样。

 那边。槐花爹和杜鹃对峙。

 杜鹃高声道:“她敢骂我,我就她!”

 槐花爹质问道:“你干什么编排我槐花?你不说,她娘能骂你?”

 杜鹃道:“那不是我编的,本来就是事实!”

 黄鹂忽然大声道:“王槐花可敢对着娘娘庙起誓:要是有心算计生哥哥。王家合族半年内死绝,从此断子绝孙!你可敢发誓?”

 小女娃一开口就不同凡响,惊呆里里外外一干人。

 槐花也在屋内惊得面无人。心中涌起滔天恨意。

 王氏族人都气得疯了,都纷纷喝骂。

 槐花爹哆嗦道:“你怎不叫林家人发誓?”

 夏生立即接道:“秋生你就发誓。”

 他也不喊大哥了。

 秋生惶惑地看着众人。恓惶无助。

 不是他不敢起誓,他是想到了槐花。

 他终于觉得。槐花恐怕是将他当成儿了。

 这一认知让他痛苦万分,却又无可退避,因为槐花怀了他的孩子,他该怎么办?

 他的犹豫和痛苦,却被王家人认为心虚,更叫起来。

 夏生便高声道:“他不敢,我来!若秋生和生撒谎骗了槐花,我林家合族半年内死绝,从此断子绝孙!”说完转向大强“你可敢像我这样说?”

 大强满脸呆滞。

 他还真不敢说。

 不是不信妹妹,只是这话也太毒了些。

 王老太慌忙对王四太爷道:“快拦住他们!”

 她眼里满是恐惧,生恐大强被发誓。

 王四太爷也觉得不妙,忙上前拦阻。

 林太爷听了夏生的话,拄的拐杖一歪,踉跄了一下,骂道:“死小子!混账东西!大猛,去把他们分开!都想造反了?”

 于是,两家长辈上去喝的喝,劝的劝,骂的骂,将一帮小的分开了。槐花娘也被拉了起来,早被黄雀儿得面目全非,整一个猪头,外加五道血痕挂在面门上;夏生却扶着黄雀儿肩膀,把她上下一扫,问“死婆娘可打伤你了?”

 众人听了忍无可忍,连黄雀儿自己也不好意思低下头。

 槐花娘哪能咽下这口气,还要过来跟雀儿拼命。

 大猛媳妇趋前拦住她道:“你还想打?那我陪你打!”

 把袖子挽了挽,真个要动手的样子。

 王老太太忙喝住槐花娘。

 刚平息了一场风波,就见槐花从屋里冲出来,对杜鹃惨笑道:“你不用生气,我不坏你的好事。”

 说完转头对着墙壁猛撞过去。

 秋生惊恐大喊“槐花!”

 飞一般就抢到廊下,已经晚了。

 众人也都大惊,蜂拥上前抢救。

 然都救援不急,因她特意选了个没人的地方撞的。

 千钧一发之际,小莲从廊柱后钻出来,手脚齐出,连扯带绊了她一下,才免于一场祸患。即便这样,槐花的额角还是撞破了,见了血。可见她刚才绝不是做戏,而是怀着决然死志。

 杜鹃看着她只有一个念头:她真疯了!

 然这疯狂的代价也换来了局面的扭转:王家人都愤怒了,林家长辈不敢再强硬了,连林大头也熄了火。——要知道槐花可是怀着身孕呢。

 ******

 双倍粉红最后三天了,求粉红…

 ps: 说有非法关键词,传了半天才好。连粉红打赏也不敢弄了。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