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317章 黄元上门(二更)
好在吃完饭,先是黄小宝,挑了一大担东西来,有他娘为杜鹃准备的,有黄雀儿为杜鹃准备的;接着,林也挑了一担东西来;再后来,冯明英也带着远清来了;再后来,杜鹃干娘带着桂香和青荷也来了;最后是槐花和二丫,也来了。

 林只打了个转,就往河那边去屋基地去了。

 黄小宝卸下担子后,就拿出工具修补门窗等,敲敲钉钉地,忙个不停。

 杜鹃见四处查看的大猛媳妇和冯明英一边看一边摇头,有些头疼,便道:“干娘,小姨,回去吧。这大忙的时候,小麦种了,不还要给萝卜地里薅草么?我这里没事。”

 冯明英转头,用手指头戳了她额头一下,嗔道:“你还说!就算不是黄家亲生的,好歹也在黄家过了十几年,人家来了还不到十几天,就把你挤走了。你往常不是能耐的很么?”

 大猛媳妇也很不赞成地看着杜鹃,但又想她搬出来才好呢,从此跟黄家不沾边更好,所以就闭着嘴没吭声。

 杜鹃笑道:“出来单过自在嘛。从此后我就没人管了,想什么时候吃饭就什么时候吃饭,想睡觉就睡觉,想不干活就不干,想去哪就去哪,什么事都自己做主。这日子不赛神仙?”

 众人听了一愣,忍不住就笑起来。

 冯明英气道:“你就自在吧!从此你就是神仙了。”

 大猛媳妇道:“已经搬出来了,别说那些了。”一面拉过杜鹃,低声嘱咐道:“既出来了。就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你是个聪明人,凡事看开些。有难处不好找黄家。干娘和小姨可都对你好的很,就来找我们…”

 这边殷切嘱咐。那边黄小宝爬在窗台上忙碌。

 他将半扇窗子给卸了下来,捯弄了一阵,又扛上去。

 上去了,却发现铁锤忘在地下,于是四下看,想找个人帮自己递上来。他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落在槐花身上,可她离得有些远,他不好大呼小叫的,只好喊“黄鹂”

 二丫一直留心他。这时忙过来问:“小宝哥哥要什么?”

 黄小宝笑指地下,道:“把那铁锤递给我。”

 二丫赶紧弯捡了,朝他递过去。

 黄小宝两手托着窗扇,还要借力攀附窗栏,无法弯,二丫便踮起脚送到他面前。见他笑灿灿地来接,没来由地心一慌,手一抖,铁锤就掉了下来。差点砸了她的脚,吓得她跳脚让开。

 青荷在旁见了,以为二丫身量不够,便走过来捡起铁锤递给黄小宝。

 黄小宝小心腾出手来接。一面笑道:“多谢!”

 青荷撇嘴道:“谢什么。你也真笨,丢三落四的。人家干这活,都是把铁锤里。不管爬多高,顺手拔出来就能用;你倒好。干点事儿倒要几个人给你帮手。”

 黄小宝听得郁闷不已,道:“我也没叫你呀!我叫黄鹂。二丫好心过来帮一把,怎么就成了‘几个人’了?”

 青荷把手往回一收,瞪眼道:“你说我多管闲事?”

 黄小宝接了个空,单手托着窗子又觉得酸,况还攀着窗边呢,时间长了觉得攀不住了,摇摇晃晃的,吓得叫道:“我错了,我说错了还不成吗!妹子,青荷妹子,快给我吧!要掉下来了!”

 青荷因他说“我错了”忽想起小时候杜鹃和黄雀儿打着他要他求饶的事来,起了顽皮心,遂戏谑地问道:“你服不服?要是服了,就说‘我错了’‘再不敢了’。”

 黄小宝暗道晦气,也不接铁锤了,回手攀住窗子。

 等扶稳了,才回头笑道:“那年我还真不服。不过要是青荷妹妹这样的上场,我肯定服——谁敢惹你!”

 心里又加上一句“你这样厉害谁敢娶?”

 青荷也知他说自己泼辣,就不依,跟他对吵起来。

 二丫见两人言笑无拘的模样,心里酸涩难当,又羡慕青荷大胆泼辣,恨自己不争气,好容易找个机会接近他,连递个锤子也递不好。

 青荷跟黄小宝斗嘴一阵,才将铁锤递给他。

 黄小宝接了过去,叮叮当当钉起来。

 因见两女娃还没走,一边干活一边问道:“你们晚上方便么?要是方便,就来陪杜鹃吧。这河边田畔里,空的就一座庙,怪吓人的,我怕她一个人睡害怕。”

 青荷仰头笑道:“你这么心疼杜鹃?”

 黄小宝随口道:“我妹妹,当然心疼了。”

 青荷忽道:“又不是亲妹妹。哎呀,莫不是你起了坏心思,想趁机进来?肯定是这样,你想浑水摸鱼娶杜鹃,对不对?”

 黄小宝听了差点失脚掉下窗台。

 这辣妹子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他还真没想过这点,大概是当杜鹃堂妹久了,就算知道她是大伯娘捡来的,他心里也并未在意,依然跟以前一样。

 可青荷问的这话不好回,他承认也不对,否认又不好,便笑道:“我哪有那个福气。杜鹃那是随便什么人都配得起的?我说青荷妹妹,还没叫你做一点事,你把我当犯人一样拷问。你这张嘴,比我家黄鹂还要厉害。”

 青荷见他说话实在,兴头起来,又问道:“你说自己没福气。那你说说,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媳妇?”

 二丫又羞又羡慕,看着青荷简直佩服死了。

 她怎么什么话都敢问呢?

 黄小宝这样大的一个少年,她和他对一眼都要脸红,她却敢问他想娶什么样的媳妇,好像完全不害臊。

 黄小宝也被青荷问得红了脸,不知如何回。

 憋了一会,忽觉自己窝囊透顶:这么长一个男娃。被一个女娃给问得答不出话来,也太没出息了!

 想毕。他转头朝下,嬉皮笑脸道:“就青荷妹妹这样的。最好、最爽快。”

 “哎呀!”青荷没被他羞跑,反而冲上去扯他腿“你敢说我?皮了你!看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叫你掉下来头砸一大包!”

 黄小宝吓得大叫:“子!子扯掉了!”

 那边,杜鹃等人听见声音一齐转头,见这情形惊愕不已。

 大猛媳妇喝道:“青荷,你干什么?”

 青荷这才意识不妥,松手后讪讪对大家解释“他嘴欠。说我。”

 桂香等人见黄小宝惊慌地捂住,都低头偷笑。

 杜鹃笑道:“青荷,要是把小宝哥哥扯掉下来,摔坏了头,你可是要对他负责一辈子的。”

 “哎呀杜鹃,你说什么呢!”

 这下青荷害羞了,跺脚跑了。

 二丫呆呆地看着黄小宝,脑子木然转不动了。

 说笑间,大猛媳妇和冯明英嘱咐完了杜鹃。见没什么事了,就告辞出去。杜鹃趁机赶桂香等人走“都走吧,我想清静两天。你们都哄在这。我还清静什么?你们一个个的,胆子比我还小,说是陪我。晚上说不定还要靠我照应你们呢。”

 又说自己忙,要去河那边看工程。好说歹说的,才将众人都弄走了。只有黄小宝和黄鹂。一个还在修修补补,一个说在这照应着,晚上帮忙煮饭。

 杜鹃也由得他们去了,自己紧赶着去了河那边。

 南山脚下,已经有十几个汉子挥着钉耙在挖土,林在现场指挥安排。

 林见杜鹃来了,忙上去。

 两人略一商议,喊人在坡下搭建了一座草棚子,并在棚子里垒砌了土灶,搭了案板,只等明天将村里的大锅等家伙借来,就负责煮工地的饭食。

 一直忙到夕阳西下,杜鹃才回去娘娘庙。

 林照例陪她走这一趟,一路说着下一步规划。

 刚跨入庙宇院门,杜鹃一眼看见正殿鱼娘娘塑像前的蒲团上静静端坐着一个人,正是黄元。

 林见她顿住,顺着她的视线一看,也看见了黄元。

 他便对杜鹃道:“我先回去了。等晚上把图样送来你看。”

 杜鹃点点头道:“好的。”

 林又瞥了黄元一眼,才转身走了。

 杜鹃便走进来,听见厨房响动,也不过去,径直往正殿去了。她在黄元身边站住,静静望着美人鱼像不语。

 黄元头也不回,轻声问道:“回来了?”

 杜鹃“嗯”了一声,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黄元答道:“下学就过来了。你不在。本想过去河那边看看的,想着你即刻就要回来,就等在这了。”

 他声音很平静,没有早上的激动和悲伤。

 杜鹃没答话,在另一张蒲团上盘腿坐下来。

 两人静静坐着,都不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黄元道:“我找了些人去给你帮忙,林家说所有用料都有了,我也不上手。你要有什么难处,就来跟家里人说。一个人在外面住,诸事都要当心。上山要邀几个人一道,万不可单独去…”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温润、淡然,还有平静。

 杜鹃心里一紧,眼窝酸涩——

 他,放手了!

 这神态,这话语,跟前世的李墩多么像!

 不同的是,那时候他是放飞她;而这一次,他是放手。

 杜鹃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执着,不像自己了:其实没什么不同,结果都一样。若一定说有,就是中间横了个昝水烟,感觉就不一样了。

 ps: 感谢“baz花yujojo”、“judy-50”、“xukira”投的粉红票,还有“安雀mm”、“。疯女子。”打赏的平安符。o(n_n)o谢谢大家!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