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300章 简单的幸福(二更)
她急忙快步走开,省得被人“灭口”

 可下面人却认出她来,叫“是不是杜鹃?”

 杜鹃诧异地转头问:“谁?”

 下面忽然亮起了灯笼,一个声音忸怩道:“我,二妮。”

 接着,两个人从河堤下爬上来,果然是胖乎乎圆润的二妮;还有个矮矮壮实的少年,大约十**岁的模样,两人都神色讪讪的,脸上不知是被昏暗的灯火照的,还是本就害羞,红红的。

 杜鹃就笑了,道:“二妮姐姐呀!你…你们捞鱼呢?”

 她本想问“你们在干什么”又觉得不妥,忽瞄见那少年手上提了一串细长的小竹篓子,忙改口问捞鱼。

 二妮见她笑,羞涩地说道:“下黄鳝,也捞鱼。杜鹃,这是癞子,村南张家的,就是跟我定亲的那个。我们下月就要成亲了,想多捞些鱼、钓些黄鳝泥鳅做菜。”

 杜鹃替她高兴:“真是太好了!有喜酒吃了。”

 二妮红了脸,转身打了那少年一下,嗔道:“也不晓得招呼人!这是杜鹃,黄家的,只要一篓子黄鳝就让我两个弟弟上学的黄家。”

 癞子呵呵笑着,挠挠后脑勺,对二妮道:“我认得。”

 二妮瞪眼道:“你肯定偷偷地看人家。”

 癞子就尴尬极了。

 杜鹃看着他们,噗嗤一声笑了,不知为何心情好了起来。因指着癞子手上的竹篓问道:“你们就是用这个篓子钓黄鳝的?”

 二妮忙从癞子手上取下一个竹篓,又示意癞子将灯笼靠近,指给杜鹃看道:“这篓子口小肚子大。里面是倒尖的,只能进不能出。把这里面装了吃的。堵在黄鳝门口,明早来收就行了。”

 杜鹃忙细看。原来那篓子长长的,下面有男人拳头,入口有个倒圆锥形的漏斗,黄鳝若是溜进去了,想出来可不就难了。遂夸赞不已,并说想看他们怎么弄的。

 二妮就挽着杜鹃的手臂,和癞子往田畔里走。

 三人走在田埂上,两旁都是收割过的稻田,因不适合种麦子。里面荒着,浅浅一层水,满田稻茬桩子和野草。杜鹃和二妮叽叽喳喳说话,癞子则弯顺着田沟不住照,有时还伸手在田埂内侧掏摸一阵。

 杜鹃低声问:“这是干什么?”

 二妮回道:“找黄鳝。”

 杜鹃道:“不怕蛇?”

 二妮道:“小心些不就是了。”

 一时停下,癞子道:“这有个。”

 说完,跪在田埂上,扒开发黄的野草。示意两女娃看。

 杜鹃看了,果然有个小,约莫水竹细。

 就见癞子把那篓子死死卡在口,固定好了。才起身。

 他们围着几块田绕了一圈,癞子一连安置了七八个篓子,等手上都空了。才罢休。

 二妮笑拽杜鹃道:“走,跟我们去河里网鱼。晚上可好打鱼了。”

 癞子似想起什么。回头看了看杜鹃,言又止。走了几步。终于忍不住,问道:“杜鹃,这么晚了,你来这干什么?不害怕?”

 二妮呵斥道:“你哪这么多话?别看杜鹃是女娃,比你还能干呢。她才不怕呢!”

 癞子就尴尬地闭了嘴。

 面对直子的二妮,杜鹃却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况且她的事村里早就传开了,也瞒不住。因此笑道:“我心情不好,就出来逛逛。没想到碰见你们。看你们弄这个,怪好玩的。”

 二妮见杜鹃竟肯对自己说这个,十分高兴,劝道:“杜鹃,你别想太多,村里人说闲话也别理睬他,你喜欢谁就嫁谁。”

 癞子忍不住又道:“杜鹃喜欢黄小夫子。本来好好的,现在又来个女娃,你要她怎么嫁?要是你能不难受?”

 二妮听了哑口无言,似乎没话好回。

 停了会却道:“那也别气。杜鹃我跟你说,气坏了身子不值得。你要是在家里不痛快,你来找我说话。我跟癞子每天晚上都在外面钓黄鳝、打鱼。”

 她竟不像桂香等小女娃,或怂恿杜鹃嫁林,或埋怨她不该选黄元,或者骂昝水烟。她与杜鹃只来往了几次,便觉得她人很好,因此坚持相信她做任何决定都有道理。杜鹃不过长得好看些,又能干,便被许多人惦记,其实她有什么错?

 杜鹃觉出二人的真挚,满口答应道:“好!”二妮就高兴极了,手臂挽她紧了些。

 三人回到河边,癞子了鞋,卷起腿下河,双臂端着竹篙探入河底,沿着河埂边沿逆往前轻推渔网。轻轻的,像怕惊动水底的鱼儿一般。二妮则提着灯笼顺着河沿帮他照亮,一边小声和杜鹃说话。

 灯笼微弱的光芒照在河面上,闪烁鱼鳞般的光芒,伴随着“哗哗”水响,有些神秘,也让人期盼。

 “你们怎么晚上来打鱼?”杜鹃问。

 “晚上没人,也自在。这大块的田畔和一整条河,就只我们两人,好敞快!等捞了鱼起来,瞧着不知多喜欢。有月亮的时候,更好玩了。我们两个人说说笑笑地忙,累了就去那边棚子里吃东西。——我在那边埋了一罐子好东西呢,等会请你吃。”二妮用浅显的语言表达出一幅极美的浪漫图景。

 水里的癞子听见了,抬头对她憨笑。

 那目光别有情义,让杜鹃忍不住猜想他们刚才在河边做了什么,仿佛旎未褪。

 这样一个少年,看杜鹃却有些害羞。

 杜鹃被他们触动,心情也变得柔软甜蜜。

 她对二妮道:“明明很辛苦,看着你们只觉得好幸福。”

 癞子满脸都笑,道:“不辛苦,怎么娶她?”

 二妮歪头斥他道:“你不情愿是不是?也不想想,除了我,谁乐意嫁你一个小癞子?家里穷死了。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呢!”

 杜鹃忍俊不,道:“癞子哥很好,看着就是实诚靠得住的人,二妮姐姐你也不算吃亏。”

 二妮和癞子同时都笑起来,很喜欢的样子。

 二妮便兴致地告诉杜鹃,说癞子小时候头上长癞痢,头皮掉一块一块的,所以得了这个诨号,好些人都瞧不起他“就我傻,肯嫁他!”

 杜鹃道:“傻人有傻福!”

 二妮乐滋滋地笑了,一点不当她敷衍自己。

 又推了一段,癞子忽然猛抬双臂,将渔网从水中提起“哗啦”一声,随着网底鱼儿的挣扎,碎玉般的水滴不断落入河中,接着又转向河岸,送到二妮和杜鹃面前。

 杜鹃叫一声,急忙跳开。

 等网子落在草地上,才又赶紧过来。

 “这么多?还都不小呢!”

 她见网里各杂鱼儿蹦,甚至还有大虾,惊异不已。

 癞子变戏法一样从水里扯出一个网兜递给二妮,里面已经有不少鱼了。二妮接过去,和杜鹃一块把网里的鱼往里捡。捡完了,依然丢下河,癞子系在上,可以保持鱼虾鲜活。

 杜鹃终于体会到二妮说的夜晚网鱼的乐趣了:天地间仿佛就他们三人,每一声欢笑、每一份喜悦都被放大;白天被翻过去,白天的喧嚣和纷扰也被黑影沉淀,只剩下夜空、山峦、田野、河…和自己!

 她笑得十分开心,问道:“你们每晚都来,要忙到多晚?”

 二妮道:“也不算晚,在水里待久了不好。像今晚,待会我们就要回去了。我要帮癞子炒瓜子花生、卤猪头猪蹄,后天他要上我家过礼呢。”

 说着忽然想起什么来,对杜鹃道:“要是你乐意,晚上去帮我做卤好不好?你茶饭手艺是最好的,也能陪我说说话。我爹娘忙的很,癞子爹娘都没有,凡事都是我们自己弄。说是过礼,还不都是我帮他准备。我不好意思白天过去,就晚上陪他弄,攒一点是一点。”

 杜鹃听后敬佩,再者二妮说要她帮忙,恐怕还是为了开解她,于是道:“这容易的很。就是要跟我家里说一声,我出来这么久还不回去,他们该不放心了。”

 二妮见她答应了,忙转向河里,高兴地喊“癞子,不捞了!你去黄家给杜鹃捎个信,就说她今晚上不回去了,我请她帮忙做菜。”

 癞子听后忙从河里爬上来。

 二妮从出一条手巾,一边让他擦脚穿鞋,一边又教他几句话,杜鹃也解释了一番,癞子都一一答应了。

 待他走后,二妮将鱼收拾了,依旧搁在水里养着,系在岸边的树枝上,说等明早再来提。然后,两人就坐在河埂上等癞子转头,一边低声说话。

 不知什么时候,癞子回来了。

 杜鹃听他说半路遇见林槐花,又在娘娘庙那碰见了黄元黄鹂,倒也没意外,问他们都说了什么。癞子说,也没说什么,遂将当时情形描述一遍。杜鹃听后无话,再未多问,遂跟着二妮两人过河去了,二妮背的杜鹃。

 这地方靠近南面山脚,过了河,他们往附近一个草棚子走去。据二妮说,那是癞子家的西瓜地,棚子是七月里为了看瓜搭的。

 杜鹃看着远处黑黢黢的山林问道:“你们不怕?”

 二妮道:“怎不怕!晚上常听见狼叫。可怕也不成啊,没人天生什么都会,胆子也要练的,打猎也要练的,所以我就下苦工,跟着癞子哥上山下河。将来我们还要住这呢。”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