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289章 春天里
这情形,黄家人虽然不满,却发作不得。

 林大头那怕吃亏的子,故意当着人说这话,不过是恶心黄元,省得少年人冲动,做下不可挽回的事,并不真要杜鹃换地方住。

 待长辈骂他,他才道:“杜鹃,你别生气,大头伯伯心里急,没过脑子,话说冲了些。呃,你就还住黄家吧!”

 杜鹃气呼呼道:“我当然住黄家!身正不怕影子歪。”

 走了才奇怪呢!

 林大猛见黄元脸上红依然未消,忙转移话题,告诉他第一批纸已经造出来了,请他明天过去,商议分派给各家。

 黄元这才丢开不快,和他商议下一步安排。

 终于有纸用了,大家都满脸喜气。

 后来的气氛就很好,林家人是吃了晚饭才走的。

 待人都散了,冯氏和黄雀儿黄鹂收拾洗刷,愤愤不平的黄老爹却留下杜鹃和黄元,问他们怎么打算。——他急等着要出这口气呢!

 他真是又恨又怒。

 一个捡来的养女,他做爷爷的要把她嫁给老婆子娘家侄孙,没能成;后来,他要把她嫁给自己外孙,又没成;现在,他亲孙子想娶她,还是不能成!

 他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黄元轻轻一笑,劝爷爷别上火,说他会想法子的。

 任三禾理也不理黄老爹,只问杜鹃:“你决定了?”

 杜鹃点点头,状似无意道:“决定了。小姨父就别管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我总有办法的。”

 不知为何。她有种强烈的预感:觉得黄元一定能恢复前世李墩的记忆。最近这感觉尤其明显。所以,她才敢跟林家定下那个约定。

 任三禾目光转向黄元。久久不语。

 晚上,一家人收拾好后。他姐弟姊妹四个都聚集在黄元房里。黄元指点黄鹂书字,黄雀儿和杜鹃挤在美人榻上,一个做针线,一个看书。屋里静悄悄的,只听见黄元低语,和灯花偶尔爆裂的声音,洋溢着温馨的气息。

 近,他们每晚都这样一起度过。一是共用灯盏,也节省些;二是方便学习。累了还能互相说笑,增进手足情感。

 然很明显的,今晚他姐弟都有些心不在焉。

 自从爆出杜鹃不是黄家亲女的秘密后,黄雀儿和黄鹂心里就隐隐有些别样想法了。杜鹃就跟亲姐妹一样,而好容易找回来的黄元,更是让她们打心眼里爱护。所以,当听长辈说要把杜鹃嫁给黄元,她们真的很欢喜。

 可黄家与林家关系不一般,她们对林感情更不同。加上近流言,今晚林家长辈又找上门来,这欢喜便没那么纯粹了。

 黄鹂看看有些走神的哥哥,又对二姐姐看了看。忽然合上书本,小手盖上嘴巴,打了个呵欠道:“我困了!要先睡去了。大姐姐。你还做针线?你陪我烧水去好么?我一个人害怕。”

 黄雀儿茫然抬头,忽地醒悟。忙道:“我也困了。杜鹃,我先去烧水。你忙好了就来。”

 说话间就收拾了针线簸箩,抬腿下了榻。

 杜鹃答应一声,目送姐妹两个出去,这才看向黄元。

 黄元也正看向她。

 两人静静凝视着,仿佛离了这个时空。

 好一会,黄元才轻声道:“你不想跟我说什么?”

 杜鹃没吱声,却望着昏黄的油灯,轻轻唱了起来。

 黄元精神一振,想起那首《人鬼情未了》,不知她这次唱的比那首如何,遂凝神倾听起来。

 杜鹃唱的是《春天里》,这是李墩很喜欢的一首歌。

 说实话,性格单纯的她并不能很深地体会这首歌。李墩告诉她别想太多,每一首经典的曲子,每个人领悟都会不同,也不必一定要体会那沧桑和挣扎的感觉,只要记住生活中简单的快乐,便会永远停驻在人生的“春天里”

 今晚,在异世空的山村,她再次回忆那旋律。

 才唱出前面两句,她忽然就被触动。

 前世一个个简单的日子串连起来,就像串满欢笑的项链,成了她收藏的古董。就连和李墩分开的那几年,也因为后来的重逢,被蒙上了特别的色彩。就像蛰伏的冬天,为了后来那个“春天”的萌动积蓄能量。

 那个春天,永远定格在她的生命中!

 在这异世空,她也生活了十四个年头。

 每年都有一个同样灿烂明媚的春天。

 每年春天她依然在青光中欢笑。

 可是,她忍不住望空唱出自己的心声:

 凝视着此刻烂漫的春天,

 依然像那时温暖的模样。

 我绝美的容颜更胜往昔,

 正处在人生的豆蔻年华。

 可我感觉却是那么不甘,

 岁月留给我无尽的迷茫。

 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

 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淌。

 也许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

 若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

 歌词经她改动后,正是她眼前人生的写照。

 她沉浸在自己的歌声中,泪满面。

 李墩呢,他听见这歌想起来了吗?

 她转头向黄元看去,却见他正蹙眉思索。

 他的眼中没有感触,只有迷茫和不解。

 杜鹃忽然间就痛彻心扉!

 这样的歌,轻声唱是唱不出味道的。更何况,他欣赏的是《高山水》,是《渔樵问答》,再不然,也是雄浑大气的《十面埋伏》;他欣赏宁静舒缓的琴音,还有悠扬的箫和竹笛,摇滚乐…离他真是太遥远了!

 黄元听着这歌曲。觉得内中有缅怀,有挣扎。着实难解。他细品“那时”“往昔”“不甘”“迷茫”等隐含的寓意,微觉心惊。忽一眼看见少女含笑的泪眼。是那么哀伤,仿佛期盼不到未来和希望,以至于绝望!

 这笑比哭更令他难以承受,泪水灼烫着他的心。

 他急忙拉住她的手道:“这歌唱的是…”

 他觉得,杜鹃的心里埋着一个不可告人的天大秘密,他不敢强求她说出来;他也知道,她是不会说出来的,除非有一天,他能证实他就是她前世的夫君。

 杜鹃深一口气。收回失守的心神,先轻声念了一遍歌词,然后道:“当你在滚滚红尘中,被名利和爱恨情仇绕,以至于失自我,你会不经意间想起多年前的春天,那无无求、简单质朴的快乐!你努力嘶吼、挣扎,想要回到过去,却挣不心上的枷锁…”

 黄元静静地听着。如同当年的杜鹃一样,难以触动。

 只因他的人生正充满朝气,未曾尝过失的滋味;

 只因他的心单纯明朗,没有背负太多成败得失;

 他整被琴棋书画熏陶。心境澄澈,也无法体会杜鹃口中的枷锁…

 可是,他看出杜鹃今晚很不对。心里焦急,目光一转。忙走到琴案前坐下,琴音起处。曲调清新明快,淌一派生机。

 这是《白雪》。

 杜鹃慢慢平静下来,听出了神。

 似乎,又是李墩在轻声对她讲述点点滴滴:每一件细小的事,都包含生活的趣味;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都是上天的恩赐…

 黄元见她面上又出纯净的笑容,遂放下心来,弹完《白雪》,又换了一支《平沙落雁》。

 正弹着,忽然隔壁院里传来一声大吼:“敲什么敲?吵死了!深更半夜,还让人睡不睡了?”

 是林大头!

 他的声音十分愤怒。

 最近黄鹂学琴,早晚聒噪他的耳朵,他已经忍无可忍了;加上对黄元怨念很深,连带对古琴也痛恨,便是黄元弹的,他也觉得难听无比。

 这都是什么呀,哪比得上他的儿吹箫好听!

 不但比不上儿吹箫,连儿锯木头也比这好听!

 黄元正专注时被他吓得一哆嗦,差点把琴弦给弄断了。

 杜鹃也被惊扰,郁闷道:“别弹了!咱惹不起他!”

 气呼呼地抬脚下榻,睡觉去了。

 走的时候心情轻松,不复先前的失控。

 次,泉水村造纸作坊的第一批纸出来了,各家按出力大小和分工不同,都分了许多白纸。除了写字作画用的,甚至还有如厕用的细纸,以及糊门窗的厚纸,乡村人喜欢得疯了。

 杜鹃捻着那纸赞道:“这质量还不错。”

 黄元笑道,这陈家手艺可是有名的。因他常去作坊观摩,特意细说了对纸张的各种要求,也提了不少意见,那造纸师傅便根据他的要求做了这三种纸,说今后只做这三样。

 杜鹃见他说起来如数家珍,神态越发让她熟悉。

 想起昨的事,她心里一动。

 因刚才她正要往后园去摘菜,便将一个长篮子到他手上,对他道:“走,帮我摘菜去。”

 黄元提着篮子不知所措道:“我?”

 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黄雀儿在旁见了,急忙道:“我去,我去。”

 杜鹃却道:“就要他去!”

 又对黄元道:“你就不能摘菜?”

 黄元眨眨眼睛,忽然点头道:“能!”

 果真提了篮子率先走了,杜鹃笑着跟上。

 背后,黄雀儿和黄鹂都怔怔地发呆。

 秋季,很多时令菜都下市了,大白菜和萝卜雪里蕻等菜才种下去。这时候,园子里的青菜就是小萝卜苗、小白菜等,几畦碧绿看去非常养眼。

 杜鹃走到萝卜菜的垄沟里,示意黄元蹲下扯萝卜苗。她自己则站在旁边,向他介绍各个季节蔬菜的种类,以及如何烹饪等,说得口干舌燥。

 黄元看着绿茵茵的萝卜菜很喜欢,下手大把地扯。

 一面扯。一面偷偷瞟一眼杜鹃,见她说得十分起劲。自己却听得糊里糊涂,不有些心虚。“杜鹃,我…我从没干过这个,所以尚不能领悟饮食一脉之华…”

 杜鹃伸手挡住他,道:“不懂,就好好听。还有,这菜别扯,要拣这样大棵的,一地扯。你这一手下去,这块都成不之地了!”

 黄元听得呵呵笑起来。按她的指点,一拔起来。

 杜鹃眼睛盯着他的手,嘴里继续道:“等下你帮我烧火,我凉拌一个素萝卜菜给你吃。碧绿清,卖相也好。”

 黄元先十分欢喜;后睁大眼睛道:“烧…烧火?”

 杜鹃用力点头道:“嗯,你烧火!”

 不理他的尴尬,又问道:“明天上山,你去不去?”

 黄元赶紧道:“去!怎么不去?上次去了虽然累,可是感受分外不同。难怪林——”说到这。慌忙又转过话头——“我既要学前人躬耕南亩,农家活计自然都要一一尝试。除了体会民生疾苦、关注农作经济,在山间采摘果实也别有意趣。我当然想去了。”

 杜鹃很满意他的回答,一心盘算如何让他恢复记忆。

 可她的做法却招致家人极大反应。

 晌午。黄元才往灶后一坐,还没摸着火钳,黄雀儿就赶来推他。“你在这干什么?快走!看落一头灰。”

 杜鹃忙说就让他试试吧,也算锻炼。

 黄雀儿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妹妹问:“锻炼?煮饭!不读书了。不教书了?将来他煮饭,他媳妇干什么?”

 说到这。想起什么来,更疑惑地看杜鹃。

 杜鹃只得解释说黄元只是想试试好玩的。

 黄元也赶紧点头,说他见姐妹们辛苦,就想试试,不是真要学煮饭。

 黄雀儿嗔怪地白了他一眼,道:“这有什么!谁家不是这样。你看你的书去,别在这添乱了。有教你的工夫,我们早把饭煮好了。”

 杜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黄元走了出去。

 傍晚,黄元下学后,学人用大扫帚扫院子。

 才扫了一下,黄老实扛着锄头从院外进来,见状忙将锄头往他手上一,叫拿去廊下靠着,自己接过大扫帚就划拉开了。

 连续被阻拦,杜鹃不死心,依旧偷空指使黄元干这干那。

 这情形被冯氏发觉了,板脸问她想干什么,又说你弟弟教书也挣钱的,又没吃白饭叫人养着。

 杜鹃无法,只好说想帮弟弟记起一些事。

 说这话的时候,她不敢看冯氏,生恐她追究底。

 然冯氏并没有追究底,却道:“做这些就想起来了?我瞧你不如多去娘娘庙烧两柱香,烧几个菜上供,比这管用多呢。杜鹃,你太不诚心了!有事求鱼娘娘,就该早晚去磕头烧香。鱼娘娘好久都没找你了吧?”

 杜鹃愕然瞪大眼睛——

 感情娘以为,鱼娘娘经常拜访她呢!

 她再也不想编了,遂颓然放弃要黄元干活的想法。

 可是,要他做事不成,上山还是可以的。

 因为他喜欢上山,常借故跟人去山上,四处观望。

 为了上山,黄元将教学安排错开:让学生们学一,再巩固练习一。反正他们自己家里也忙,也常告假,他这样安排正合他们心意。

 这一早,杜鹃姊妹三个一齐出动,带黄元进山。

 黄小宝也去了——他本来在大伯家做木工的,因听黄元他们商议得热闹,心的,也要歇一天,跟他们一块上山去打猎采山货。黄老爹等人生怕黄元出事,也让他跟着去,好照应些。

 ps: 你们的每一条评论原野都认真看了,包括抗议的、吐槽的,这才是读者最真实的反应,原野都有思索。可是,请原谅原野的固执,并非不肯采纳忠言,只因作者永远处于漩涡的中心,承受四面八方的拉扯力,若是左右摇摆,那小说将面目全非,那才是对你们不负责任。不是说顺了眼前读者的意,就可以万事大吉了,那时候,另一批读者就要跳出来了。无论你们怎样夸丑菊,但当初很多人砸砖,你们忘了,原野可没忘记。还有,亲爱的,别贬低《果蔬青恋》(我一直觉得它比丑菊写得好,死不悔改!),它和《丑女如菊》虽是两本书,却是延续了菊花的人生。丑菊带动张家和郑家兴旺,她的子女不可能走她的老路,就算张家不抄,她的儿女也必定会走向官场、商场。处的层次越高,越会遭遇强大的挫折,这你们都清楚。《果蔬青恋》描写丑菊面对劫难时的坚强和处变不惊,和她教出的子女的奋斗历程,构成了她人生重要部分,这才是她的闪光点。丑菊最后一章,应该放在果蔬最后,那才完整。原野知道小女孩儿都不喜欢苦难和纠结,喜欢阳光温馨。但就像原野在书中说的那样,这世上不是只有春天,夏秋冬少一个都不成。谁的生活能避免各种纠结?至于结局,你们放一万个心。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