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232章 做什么来钱快呢?(三更
三更求粉、求订阅、求推荐票、评价票等一切票票!还有一更会很晚,亲们可以明早起来看。

 ****

 黄衣女子道:“陈夫人慎言!自古以来孝为先,陈夫人这是强人所难了。若是黄公子真这样做,只怕全天下读书人都不会容他!”

 口气比先时要严厉几分。

 在场的多是文人,哪能容忍这等事。

 内中就有人鄙视道:“原来是这样!真是笑话,人家退了亲,现在还要人家上门去求,还不准人家回乡侍奉爹娘,回乡就是无情无义。难道陈姑娘所谓的情深不悔只能经富贵?真乃奇女子也!”

 众人也纷纷道,这样的女子,只肯共富贵,不能同患难;有事就躲,没事又凑上来,谁敢娶?

 陈夫人一不小心了自私心理,招致一片讽笑,气得无话可说,只狠狠地瞪着黄元。

 这时,昝虚极和沈望飞马赶来了。

 踏入大堂,看见这满地狼藉情状,昝虚极怒不可遏,寒声吩咐道:“把那胆敢犯法的狗东西拿了,送去府衙处置。”

 陈夫人惊呆,放声哭了起来。

 沈望急忙靠近昝虚极,小声道:“你要真这么做,回头元兄弟又要多背一个骂名。不如算了。借这事让人骂陈家去。”

 说着,对黄元使眼色。

 黄元便上前道:“算了。让她们赔了画走吧。”

 陈夫人止哭,瞪大眼睛道:“休想!要赔也是你赔!”

 沈望气乐了,道:“那好。咱们还是上衙门说去吧。”

 陈夫人吵着不依,黄元再不吱声。

 最后。胳膊拗不过大腿,陈夫人还是赔了两千两银子了事。带着陈青黛走了。亏得砸的是一楼,若是二楼画廊的,两千两银子绝不能了事。

 昝虚极忙碌中瞥见那黄衣女子,不一愣。

 刚要说话,那女子朝他微微蹲身,摇了摇头,然后对身边丫鬟轻声道:“走吧。”

 黄元早猜出她是谁,也不上前攀话挽留,只遥遥地躬身施礼道:“谢姑娘仗言相助!”

 那女子还礼道:“无需客气。”

 声音轻柔带着浅笑。又隔着帷帽轻纱打量了会黄元,才转身出去了。

 沈望指着她背影道:“这…这不是…”

 昝虚极横了他一眼,道:“是什么?还不去叫人收拾。”

 沈望忙住口,一边叫人,一边埋怨黄元欠的风债。

 此事暂不表,且说黄元带着一肚子气回客栈,先往爹娘住的客房里去请安。进门却见爹娘坐在椅上,额头上血红一片伤痕,杜鹃和黄鹂正忙着帮他们敷药。旁边又有换下来的一堆脏衣裳,外公在一旁骂骂咧咧,急忙询问缘故。

 待听说是姚金贵来闹了一场,顿时怒火中烧。

 他面上忍住。先安慰爹娘,心内却急速思忖对策。

 杜鹃和黄鹂忙完后,这才端来汤饮让大家喝。然后坐在冯氏身边,手执大蒲扇。一面在她背后轻轻的摇,一面百般劝解她。生恐她气坏了身子。——老实爹她就一点不担心。

 黄鹂打从哥哥进门就发现他面色不对,悄问他可有事。

 黄元犹豫了下,还是把陈青黛投水的事说了。

 杜鹃听了满脸不可思议。

 要是陈青黛说此生跟定了黄元,闹着要跟他去泉水村,她还比较能接受;这个结果,她真是想不通。

 又一想,懊恼道:“这不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吗!咱们这许多人住在这客栈里,每天坐吃山空,不能挣钱,还把铺子叫人砸了,日子长了可怎么办?”

 她虽然还有银子,若除去借小姨的,黄家已经背债了。

 冯氏一听急了,立即坐直了身子。

 黄元忙安抚地对她道:“娘别急。已经让陈家赔了。”

 又转向杜鹃道:“这事你就别心了,横竖有我呢。”

 杜鹃失笑道:“有你?靠你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还没成家立业呢,就养我们这么多人,我们也吃不下去饭。我虽然没别的本事,做些吃的上街去卖,赚个糊口费用还是能成的。”

 黄元听了断喝道:“胡说!不许去!”

 又郁闷道:“我十几岁,难不成你过二十了?说得老气横秋的。虽然说坐吃山空,也吃不了多少日子,等这案子一了,咱们就回泉水村去。”

 说着起身回房,取了自己所有剩余积蓄——有五百两银票及几十两碎银子,全部交给了杜鹃;又绷着脸说,元梦斋每天也有些进项,所以她根本不用急。

 杜鹃也没客气,把银票接了过来,更为了让爹娘安心,送给他们都瞧了一遍,又道:“若是这案子一时半会儿不能结呢?一桩案子拖几个月、甚至两年的情形都有。不行,我还是得想个法子挣钱。”

 要说这城里就是不如乡下好,在泉水村,哪怕一年没银子,只要你勤快,绝对饿不死。在家的时候,她根本不用想如何挣钱,而是整天想着怎样把家里的仓房装满;可在这城里,没银子钱却是寸步难行。

 即便眼下手上还有银子,这么坐吃山空,她还是很没有安全感。因为她前世就是地道的城里人,知道有个稳定的收入来源比攥着一笔存款更让人安心。

 唉,做什么好呢?

 做小吃卖她肯定行,就是来钱慢了,等把名气打响了,他们说不定也要走了;做服装,人家服装美着呢,且有文化底蕴,太过新肯定不行;做针线?画卡通画?…

 她一面用细长的手指敲着腮颊苦思,一面喃喃自语道:“做什么生意来钱快呢?”

 黄元和黄鹂看着她那样子,一齐笑起来。

 黄元白了杜鹃一眼道:“你省些心吧!做什么也不能来钱快。这世上哪有容易的事。想当初我刚在街边摆摊卖画的时候。一幅画一百个钱还没人买。有天人家花了一两银子买我的画,我高兴得一晚上都没睡着呢。”

 杜鹃瞪大眼睛道:“你摆过地摊?”

 黄元微微一滞。点头道:“我也是为了提高作画技艺。这可是锻炼的最好法子。”

 当年来府城后,杨家很少给他银钱。说住在陈家不用钱。他过得很艰难;而陈夫人又总是一副施恩的嘴脸对他,他也不愿跟她讨要,所以才去卖画。

 又为了将画卖出去,刻苦用功,其中苦楚自不必说。

 那天在堂上,杨玉荣跟杜鹃算他的抚养费,按每月十两银子算外,还另加一千多两费用,说得他好像过着多豪奢的公子哥儿生活似的。殊不知他从十一岁起就没从家里拿过一分银子。后来更是往家里送银子。

 这话他没当堂辩,全当偿还救命之恩吧。

 可恨的是,如今还是落个忘恩负义的骂名。

 黄鹂忙摇着黄元手臂道:“哥哥,这叫‘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所以你现在才有这个成就!我们在家也是什么都学。现在,我跟两个姐姐又会做家务,还会打猎捞鱼种田,走去哪都不怕。我觉得二姐说的对,我们在这闲着也是闲着。能挣些钱吃饭也是好的。”

 黄元好奇地问:“你也会打猎?”

 黄鹂自豪地答“当然”一面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她也是跟杜鹃一样,觉得在山里特别方便,吃的用的到处都是。只要你勤快些干活;在城里特别不方便,什么都得用银子买,每天花银子花得她疼。

 黄元听得很出神。

 杜鹃打断他们的话。说一定要想法子挣钱,跟着逐一说出自己的想法。然每说一样。黄元便否定一样,就是不许她们出去。

 杜鹃哪肯罢休。心下想了个主意,也不告诉他。

 第二天等他出去后,却开了清单,冯长顺和黄老实去市场买了菜回来,她和黄鹂大显身手,做了满满一桌子菜,还有各种饼、饺子、包子、炒饭等,将掌柜的和他娘子请来吃饭。

 等吃完,杜鹃才问掌柜的道:“这饭菜好吃吗?”

 掌柜的摸着肚子笑道:“好吃!”

 转头跟冯长顺猛夸他外孙女儿能干,又夸黄老实有福气;掌柜娘子也不停附和,冯氏等人都笑得合不拢嘴。

 杜鹃笑道:“可我们没银子了。”

 掌柜的正打嗝呢,闻言好险岔了气。

 这家子不会请自己吃顿饭,就想赖掉住宿费用吧?

 杜鹃却不是想赖账,而是提出这段日子她们姊妹在后厨帮忙干活,教掌柜娘子或者其他人厨艺,然后抵住宿费用。

 “掌柜的,依我看,你这客栈经营太死板了。你就算不跟酒楼比饮食,这吃的也要有自己的特色,才能留得住客,往后回头客也多。你看我今天做的这些,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重在实惠…”

 滔滔不绝一番话,极尽惑之能事。

 中心大意是说:这福祥客栈以住宿为主,可以配些简单实惠的饭食,让那些不想麻烦的客人别去外面用餐,一并就在这把肚子解决了。

 掌柜的回味刚才的美味,知道杜鹃说得在理。

 可他还是为难地问:“这能成吗?要是人人一学都会,那大厨子还不满街跑了。姑娘能做出这桌菜,也不是一年两年的工夫练出来的吧?”

 杜鹃一拍手道:“只要你免了我们的住宿费,再给些酬劳,我包教婶子一个月。要是官司没完,就接着教。”

 官司就算打完了,若是住宿不用花钱,他们正好多玩些日子,有何不可?

 然商人都是无利不早起的主儿,掌柜的觉得黄家包住自己一个大院子,不给钱,他还要付酬劳,就觉得太亏了,跟杜鹃你来我往地争辩起来。

 最后议定:黄家这些人在府城期间,福祥客栈免住宿和吃饭费用,再给十两银子酬劳,杜鹃姊妹和冯氏这段期间在厨房干活。

 于是,傍晚时分黄元回来,就见她娘母女三人在客栈后厨忙得两脚不沾地,爹和外公也帮着干挑水劈柴的活计,气得满脸通红。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