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228章 动念
她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加之罪,何患无辞”了。

 蹙眉想了一阵,道:“他这是混淆视听。你明只管坚持,将两件事分开来说,就事论事。杨家的事沈知府在场,其中曲直沈知府最清楚,他不认同,只管问沈知府好了。”

 黄元苦笑道:“这我都想不到?我就是这么说了。可是他久历官场,怎会没一点手段。他说我与你狡诈,故意设下言语圈套,引得养父发急,为了不连累杨家,才当堂抛弃我。还说此法虽合理却无情,故沈知府也说不出什么。——把沈知府给摘出来了。我怎么驳?当你我是有引杨大爷自投罗网的意思,可他若是心正,两家就不会走到这步田地。如今将不义之责全堆在我的身上了。”

 杜鹃气道“难道要你装模作样地哭求,说舍不得养父?”

 真是可笑之极,虚伪之极!

 最恨这种伪君子!

 黄元道:“等年捕头取了爷爷的证词来,就好办了。”

 说完,又仔细地问她当年的情形,因为姚金贵也告她忤逆了,说她当年放话不认爷爷,这事也有牵扯。

 杜鹃便将五年前的事一一道来。

 可是,为了解释缘故,不免又扯到八年前、十二年前的事上,然后又返本归一,回到冯氏野外产子、丢失儿子一节上。

 这一切的事,竟然都是由黄元杜鹃两个身上起来的。

 姐弟俩苦中作乐,相视一笑。

 笑一阵,又问几句。丝剥茧,慢慢理出头绪。

 问答之间。黄元等于随着杜鹃又历经了一遍泉水村的生活,幼时、童年、少年;山间、水边、村庄;林、九儿、姐妹们和长辈的种种纠葛纷争…

 他感叹她们受的苦。也惊奇她的胆量和勇气。

 二人促膝相对间,耳鬓厮磨,气息相,心里产生了些别样的情绪。

 黄元忽然轻声问道:“你…喜欢林吗?”

 双目炯炯地注视着杜鹃,心情居然莫名紧张。

 杜鹃怔住了,不知如何答。

 黄元又问:“鱼娘娘暗示的姻缘,会不会是他?”

 在杜鹃的叙述中,林频频出现,更是与她有口头婚约的人。若是两人定亲。便再没有其他人什么事了。

 杜鹃心情,看着他坚定地摇头:“不是他!”

 她看着凝神注视自己的少年,温润的眼眸中映出她的倒影,幽深不明,万般言语涌到嘴边,却一句也说不出。

 黄元也看着面前少女失神,又见她出意味莫名的眼光,更是瞬间沦陷,不自觉地拉了她的手。喃喃道“杜鹃…”

 杜鹃一呆。

 本能地挣了下,惊醒了黄元。

 他便如同烫了般丢开杜鹃的手,脸色涨成一块大红布。

 同时,心里涌起惊涛骇:他居然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举动。对亲姐姐起了念,真是太可怖了!

 他蓦然转头,不敢再看杜鹃。

 杜鹃看着他苦笑。

 这正是她心心念念盼望的。可她刚才也吓得一哆嗦。因为,他们眼下是姐弟。黄元对自己动了念。也难怪他吓坏了。

 这可怎么办?

 她一定要想法子让冯氏亲口说出真相。

 想毕,她深一口气道:“黄元。鱼娘娘说的似是而非,想必有一定的缘故。比如你我,原先做梦也想不到会是一家人。谁知我的姻缘后面隐着什么内情呢?也许,最不可能的,就是最真实的!”

 黄元立即转身,疾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杜鹃无辜道:“我就是猜的,没什么意思。”

 黄元明显失望,却又深深地看着她思索。

 “杜鹃,林说咱俩长得一点都不像呢!”

 他垂眸轻声道。

 杜鹃欣喜不已,用力点头道:“嗯,村里人也说我不像黄家闺女呢。那些人,常常笑话老实爹,说他生不出我这样的闺女。爹气得跟人吵。”

 黄元猛抬眼,惊问道:“有这回事?”

 杜鹃点头,眨眨眼睛道:“怎么了?那不过是人说笑的。”

 一步步引导他往那个真相接近。

 黄元摇头,暗忖不对,小妹黄鹂面容可是有些爹娘的影子的,可杜鹃身上,一点爹娘的影子都没有。

 这也没什么难的,只要一问娘,就什么都知道了。

 他自问不是下之人,但他刚刚分明动了爱念。他坚持认为,有亲血关系的兄弟姊妹,是不可能产生这样念头的;只有品恶劣的好之徒,才会有这般畜生行径。因此,他认定这中间有问题。

 他不再尴尬,继续和杜鹃商议案情,整理诉讼答辩。只是和先前比,他对杜鹃多了些客气尊重,少了些亲近随意。

 期间,黄鹂进来送吃喝,听见说往事,忙嘴。

 杜鹃就将小妹子的“英勇事迹”拿来取笑,活跃气氛。

 黄鹂顿时不依,滚进她怀里撒赖;一时又跑到哥哥身边靠着撒娇,哼哼唧唧的,说以前自己没有哥哥撑,爹又老实,只好变泼辣一些,不然被人欺负死了。

 黄元忍笑对她道:“等哥哥回去了,谁要是敢欺负你,哥哥打他大嘴巴子,给你出气!”

 黄鹂听了得意不已“哥哥也不用打人,往那一站,之乎者也一顿,人家就不敢龇牙了。”

 杜鹃绷不住笑了“之乎者也还有这功能?”

 冯氏在外听见他们兄妹说笑,忍不住心的,和黄老实也凑了进来,道:“杜鹃小时候鬼的。那一年,她去找她…”

 吧啦吧啦,将杜鹃的英勇事迹也倒了出来。

 黄元听后。先是睁大眼睛看杜鹃,接着笑得失态。忘了折扇是打开的,猛往左手心一磕。“哗”一声响,将折扇给砸破了。

 黄鹂“嗳哟”一声,拿过破扇,惋惜极了。

 杜鹃没好气地说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黄元还只是望着他笑,想象着两岁的小人儿跟的情形,实在忍俊不

 偏黄老实也凑上来,吹嘘说他三个闺女在泉水村如何能干、如何出名,是村花云云。

 黄元刚歇了笑,听见“村花”二字。一个忍不住又大笑起来。看着老实爹自豪的样子,觉得这憨实的汉子真的很亲切,娘骂他的样子也很亲切,小妹撒娇的样子更亲切,再加上大姐,这一家子…

 他还没回家,光凭想象就知道黄家日子如何温馨了,心里对那泉水村便期盼起来。

 又闲话一阵,冯长顺进来说。昝、沈两位少爷求见。

 自从陈青黛和山县衙役来过之后,他这两天专门在客栈大堂闲坐,留心往来人等,以防有人找外孙麻烦。他好先一步进去报信,充当了看门的角色。

 黄元忙接了出去。

 将昝虚极和沈望让进自己客房,冯氏端上茶来即退出。留下三人说话。

 沈望从袖中掏出一卷纸,一面道:“这一张是耿夫子生平和京城耿氏家族人丁情况。你看看心里有个谱。这下面的是姚金贵去山县后所作所为。啧啧,令表兄真是好人才!还有杨家。你虽然在那个家里生活了十几年,对你那个‘爹’可不了解,也是个人物呢。还有你那个养母…”

 黄元急忙起身抱拳,谢二人费心,接了过去。

 他可没拜托他们,这是他们为了帮他,主动使力。

 昝虚极微笑,没吱声;沈望挥手道:“别说那些!咱们兄弟,说那些就见外了。就冲你写给我的那幅字,我也不能袖手旁观。昝兄就更不用说了,得了整篇文章呢。”

 接着,二人问起今的堂审经过,均气愤不已。

 偏一时又想不出法子应对这种情形,都沉默下来。

 昝虚极忽然道:“三后是叔父五十寿辰,你可一定要去。”顿了下,又轻声道:“婶婶和烟妹妹听说了黄姑娘风采,很想见见她,便托我下帖子给她,还有你小妹妹。”

 说完,从前取出一张大红帖子来,放在桌上,眼睛却看着黄元,沈望也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黄元一震,不假思索地回绝道:“我们庄户人家女儿,还是不要去那样场合的好。”

 昝虚极不满地叫道:“黄元!”

 沈望也道:“贤弟太过小家子气了。”

 黄元认真道:“昝大人寿辰,小弟身为晚辈学子,自当前去恭祝;可是家姐…却不便前去。她原与昝姑娘她们就不是一类人,况且她最近麻烦够多的了,再去这样场合抛头面,等于白送去让人评头论足,两位兄长难道忍心?还请代为在昝夫人和昝姑娘跟前仔细分说,小弟到时也会前去告罪的。”

 昝虚极哑然。

 沈望不确定地说道:“不会如此严重吧?”

 黄元瞪了他一眼。

 他便讪笑着低下头,心里知道黄元虑的对:杜鹃若是现身巡抚府,必定是引人瞩目。无他,都是那《少年说》惹出来的。本来是好事,但姚金贵这么一告,杜鹃的名声便毁誉参半,这么送去让人评论,确实不大妥当。况且以她的身份,又不是非去不可的,去了更像出风头。

 想毕,他便劝道:“那就算了吧。昝兄回去好生与昝夫人解释,夫人定会怜惜黄姑娘,不会怪她的。”

 昝虚极点点头,将帖子收了起来。

 只是,他看向黄元的目光带了些探寻意味。

 黄元也不闪不避地着他,毫不动摇。

 杜鹃,他再不会让他们看见了!

 这不仅是他自己的意思,也是任三禾的意思——临走的时候,他严厉叮嘱他的。到底惹了麻烦了,自己这两个好友都对杜鹃上心了。

 他暗下决心,等此案一了,便随家人去泉水村,不到二十岁绝不出山。

 ***

 这粉红怎么跟广州七月的天气一样,下一阵雨又停了?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