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210章 再次提亲
然他阴沉的目光盯过来,小女娃们更怕了,满心惶恐不安,都加快脚步往前走,还有人拐上了岔路想避开他。

 终于,黄鹂不堪承受,尖叫一声“快跑——”

 撒腿就跑,仿佛林大胜要对她们下手了。

 小女娃们不明所以,以为黄鹂看见了什么,也不敢回头确认,都尖叫着跟着她没命地跑。

 林大胜便认定黄鹂她们做了不利他的事,就撵了上来。

 一边撵一边喊人,想问究竟。

 喊一个女娃不停,就换另一个女娃的名字。

 他这一追一喊,更证实了黄鹂的话,被喊的小女娃吓得鬼哭狼嚎,死活不敢停下。

 进了村,女娃家人便质问林大胜为什么追他们闺女。

 林大胜说不出个所以然,他追她们不就是想问清楚么。

 小女娃们也说不出所以然,她们可是什么都没干,无辜被追呢!

 双方便吵起来。

 闹大了,更进一步证实了林大胜一家毒不能惹。

 另一边,任远明和一帮小萝卜头也是主动接近八斤弟妹,看见了他们又跑,说要是沾了他家闺女,长大了就要娶他家闺女,他不想娶…

 当晚,这事闹得各家都不宁,议论纷纷。

 第二天,这情形更严重了,在黄鹂、任远明、黄小顺的推动下,村里孩子见了林大胜一家就躲,如同避瘟神一样,说什么难听话的都有。

 这便是杜鹃的应对之策。旨在扰泉水村的舆论。

 既然人家传她的闲话,她为什么不能传别人的?她又不是没长嘴。再说了。她正直的很,半点没造谣诬陷。她让黄鹂说的都是事实,经过简后的事实。

 黄鹂也觉得自己很诚实,就略加了“一点点”别的。

 杜鹃这样做的目的,并非想败坏林家的名声,她不过是借着大家喜欢议论是非的心理,让村里的舆论转向,把重心转到林大胜一家身上。

 至于其中的真假,有什么关系呢?

 等辨清了,辩明了。她杜鹃的事也被人忘得差不多了。

 顺便的,也让林大胜两口子尝尝被人指点议论、百口莫辩的滋味,想必他们两口子都喜欢这样忙碌的生活。

 可是,任何一项计策在设计初始的时候,都不知道它执行的结果到底如何,因为期间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因素,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变化。

 比如槐花,就说了一句话,导致的后果令她自己都心惊。

 杜鹃如今也是这样。她没想到这孩子气的报复会引发那么大的后果,好像老天爷都在帮黄家一样。

 那天,黄鹂和老实爹去村里,从林大胜家门口“经过”黄鹂小声对爹说。八斤娘想勾引他,瞧她那眼神,叫爹不要被她了。

 黄老实一看。可不,这婆娘站在院里直勾勾地盯着他呢。

 八斤从祠堂回来后。左耳聋了,鼻梁断了。半死不活,到现在连都不能下;还有,最近村里人见了他们家人就跑,八斤娘认定是黄家丫头弄鬼,看见黄家人就恨得牙的,能不“深情”地盯着黄老实吗?

 黄老实也恨八斤娘,加上小闺女正在一旁,他要展现自己好爹形象,立即朝她瞪眼道:“你瞧我做什么?看你那鬼样子,送上门我都不要。”

 八斤娘气得倒仰,立即从院里骂了出来。

 黄老实虽不如她会骂,却会认死理“谁让你瞧我的?”

 黄鹂很反常,没帮爹骂一句,却对闻声赶来看的人说,她爹被八斤娘给上了…

 黄大娘也赶来凑热闹,先大骂了一通,然后说,她虽然不喜欢大儿媳,但看在她帮黄家生了三个闺女的份上,好歹能忍受;像八斤娘这样的婆娘,她是坚决不会让大儿子娶回家的。说得好像八斤娘就要改嫁黄老实一样。

 八斤娘被人指指点点,羞愤绝。

 再次大吵一场后,村里对林家议论更不堪,因为小莲也出来推波助澜。她不肯嫁八斤,说要去娘娘庙出家。好说歹说的,林家大房将她接到老宅住下,当闺女一样养着,婚事容后打算。

 对这一切,林家族人许多都冷眼旁观,并不出头。

 林大胜两口子这次的行为让他们很警醒:一旦族中有什么事,以这两口子颠倒黑白的本领,还不知怎样闹呢,所以都不愿帮他们。想想看,连林大猛夫都心寒,何况别人了。

 最后,林大胜一家几乎不敢出门。

 林太爷见闹得这样,便命令林大胜两口子去黄家门口跪下认错。不但替八斤认错,也为八斤娘曾经混淆黑白的话认错;替杜鹃正名,也替他们自己正名。

 林大胜两口子不能理解爷爷的深意,却更恨黄家了。

 虽然认了错,风波也不是说平息就平息的。

 林大胜是林家人,不可避免的,林家的名声也受到影响。林太爷父子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就想从杜鹃身上着手。

 当初,八斤娘蛮横地说,若是杜鹃跟林定了亲,旁人没了想头,就不会起那不该有的心思了,将八斤犯错归咎于杜鹃没定亲。

 林太爷虽然训斥了她,却把这话记住了。

 眼下闹得沸沸扬扬,他便想,若是杜鹃和林定了亲,好歹能堵人的嘴,至少人们说起林家,会分开大房和二房。

 所以说,小人最要不得,十句话里有一句起了作用,就够人受的了。

 这,少见的阳光明媚,黄老实和冯氏吃了早饭,刚准备下地,林家人隆重登门——林太爷林太太、林大爷林大娘、林大猛和媳妇、林大头和媳妇,满面笑容地走进院子。

 黄老实夫见了这个阵仗,不知何故。

 虽心里疑惑。却丝毫不敢怠慢,客气地进堂屋。

 才坐下一会。黄雀儿上了茶,众人刚端起来喝了一口。就见黄老爹和黄大娘来了——自然是被林家请来的。然后是任三禾夫,也被请来了。

 见面一番寒暄后,黄老爹便问林大爷来有什么事。

 林大爷笑了笑,看向林太爷。

 林太爷低头喝茶,不吱声。

 林大头进来一直瞧,这时纳闷地问“杜鹃呢?”

 冯氏忙道:“杜鹃和黄鹂在后园子弄菜呢。”

 林太爷这才抬头道:“叫她回来,我有几句话问她。”

 黄家人互相看看,冯氏对黄雀儿道:“雀儿去喊一声。”

 就这样,等杜鹃回来。面对的就是林家三代长辈的提亲。

 够重视、够隆重吧?

 且林太爷坚持问她自己,并不敢跟黄老爹和黄老实私自定下亲事,就是要她亲口答应。

 杜鹃看着这一群突然袭击的老狐狸呆住了。

 怎么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呢?

 林知道不知道?

 林知道才怪,林大头有了之前的经验,特地将他瞒得死死的,为怕走漏风声,连秋生兄弟都没告诉。

 任三禾看着发呆的杜鹃,几次言又止,最后都没张口。

 冯明英不知他心思。使眼色叫他别开口。一来黄家人都在这里,二来杜鹃是个有主意的,别人也左右不了她。他们只要听着,看情形说一句两句就成了。

 黄老爹冷哼一声。十分不悦。

 他活了这么大岁数,就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求亲方式:两边的长辈都聚齐了,却要问闺女自己同意不同意这门亲。他们做爷爷的就不说了。反正已经分家了,那爹娘是干什么吃的?

 黄老实和冯氏也觉得怪怪的。

 可是。平常杜鹃在家说话就有分量,另外也告诉过他们。说鱼娘娘对她的婚事有安排,不叫多管,他们就不便做主了。

 冯氏看着这个自己捡来的闺女,有些心疼,便道:“杜鹃,你…”一语未完,黄老爹就不满地咳嗽了一声。

 黄大娘也瞪了冯氏一眼。

 冯氏就低了头。

 公婆这是怪她呢,说男人都没开口,她倒说起话了。

 算了,反正男人也做不了杜鹃的主,随她去吧。

 当下,杜鹃一边想措辞,一边小心地问林大头:“大头伯伯,这事…生知不知道?是不是告诉他一声?”

 林太爷瞅着她嗔道:“鹃丫头,你忒不厚道。”

 杜鹃瞧着这个活得比自己两辈子加起来都长的老妖,头皮发麻,赔笑道:“太爷爷,我怎不厚道了?”

 林太爷白了她一眼,道:“儿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有数的很。你要答应了亲事,他肯定高兴;你不答应,就自己说,别叫儿给你挡着,在爹娘跟前说谎,说不愿意娶你。”

 杜鹃听后,破天荒红了脸。

 虽然这并非她所愿,但林确实在为她做挡箭牌。

 她不住看了林大头一眼,心道都是你惹出来的事。

 也罢,今天就跟他们说清楚吧。

 她再次把想要说的话过了一遍,先认真地问林太爷:“太爷爷,你们信我吗?要是信我,我就说;要是不信我,跟五婶婶一样看我,那还是请回吧,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因为这门亲我不能答应。”

 林大头一听就急了,怎么还没说就拒绝了呢?

 林太爷用眼神制止他,对杜鹃道:“要是不信你,我们这么多人来干什么?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杜鹃点点头道:“是这么回事。我几岁的时候就得了鱼娘娘提点,说我的姻缘已经定好了的。我当时就把这个事告诉儿了。他因为这个缘故,才不让大头伯伯来提亲的。”

 众人听得一呆,林大头两口子更是变

 ps: 万分感谢“科妮”、“x586iang”、“木悠悠然”、“夭夭5125331166”、“金子梦想多多”、“湘怡小主123”、“西瓜223344”、“书友090511195005124”、“宁之海”、“书友110318153237262”、“janeyueqing”、“senglzs”、“书魂入雪梦”、“kkmay”、“书友081011112911088”、“135weiwei”、“nisan”、“千年沉船”、“三胡家的大胡”、“没记姓”、“宝宝帆帆”、“书友090511195005124”、“aila305”、“胡腊梅”、“冷家筱南”、“shuililin”、“kelly”、“lhrgxf”、“卑鄙龙”、“闻书写意”、“浅心颜”、“邹想想”、“mozart888”、“阳光明媚”、“紫轩恋月”、“阿嘉莎”、“花飞儿”、“阿曼达米斯鼠”、“楚枚”、“kkmay”、“stillia”、“嘉琳琳1号”、“偶滴号怎么没捏”、“wlniuniu2008”投的粉红票。打赏另列,写不下。

 还欠大家四章加更,这几天都是一更,没存稿,七月原野也忙,大家见谅啊,等不及的几天看一次吧。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