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205章 如此成全
最后,这事还是林太爷出头解决的。

 林太爷发话:这门亲林家不认了,把小莲留下,其他人明天离开,从此不许再进林家门。

 这可是他一手促成的结果。

 二舅舅等人又惊又怒,林大头虽然也说不认他们,但那只不过是气话,可林家老太爷说的话分量就不同了。

 大舅舅也说林家人不讲理,偏袒黄家。

 林大爷嘴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心里有数。别把人都当傻子。我们没空听你讲歪理。听多了,自己也变歪了。”

 命林家人都不许理他们。

 魏家人这才懵了,遂软了下来,给老太爷跪着赔罪。

 林太爷不松口,还要他们给黄家赔罪。

 二舅舅激动地说:“黄家两个小女娃眼里没长辈,把他舅母砸成那样,老爷子怎不管?”

 杜鹃却说她没砸二舅母。

 二舅舅看白痴一样看着她,说:“那么多人都看见了,你还想赖账?”

 杜鹃认真道:“我说没砸就没砸。我砸的是骂我的人。”

 二舅舅被她气得要吐血——骂她的人不就是二舅母她们吗,以为这样就能混过去了?遂怒道:“你还敢瞎说八道!那么多人都看见了,你砸的就是两个舅母,还有你表嫂她们。”

 林家人也听得一头雾水,觉得杜鹃这么混不行。

 林却炯炯地看着杜鹃,等她的下文。

 杜鹃便闲闲地说道:“这么说,是二舅母和大舅母骂的我?那就难怪了。骂出那样话的人。不配当我的长辈!我也没有这样的长辈!我没打得她满地找牙,还是看大头婶子的面子呢。”

 大舅舅和二舅舅顿时面色青红加。

 大猛媳妇瞅着杜鹃嗤一声乐了。

 杜鹃又对魏家人冷笑道:“反正好多人都听见了。你问问大家:骂出那样脏话的人,配当人长辈吗?”

 当年她跟吵架。气得恨不得打死她,也没这样骂她呢。除凤姑说了黄雀儿几句,她便当场怒斥了这个小婶。

 黄大娘赶紧道:“就是。我都没骂过我孙女,那两个婆娘凭什么骂她?她们是哪门子的舅母?”

 黄鹂也道:“我大姐没砸。是我跟我二姐砸的。”

 换言之,她跟二姐可不是林家媳妇,才不认这舅母呢。

 魏家人终究没给黄家赔罪,但也不敢要代了。至于林太爷要跟魏家断绝关系的事,他们装糊涂。拖几天,难道妹婿还能拿子撵他们走?

 再说。杜鹃和黄鹂也把两个舅母砸很了,甚至见血破相了,如今正清洗上药呢。——那伤口上覆盖了油污,清洗的时候可难受了,疼得惨叫不止。还有眼睛也沾了辣油,火辣辣的疼。

 老太爷知道他们伎俩,吩咐林大头不许魏家人见他媳妇。

 一是防止他们厚脸皮恳求,然后孙媳妇心软;二是杀杀他们的子,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老太爷还不放心。又把秋生兄弟几个叫去吩咐道:“那虽是你们娘舅,也不能由着他们。记住了:我林家的事,不许外人手,管他娘舅和还是爹舅!我活一天。就给你们做主一天;我死了,你们找你大爷爷做主。”

 秋生兄弟几个一齐答应了。

 林大爷尴尬地朝窗外看了看,见没人。才放心。

 老爷子教重孙子的话,可不好往外说。

 了一通。大猛媳妇又张罗补充饭菜,重新开席。

 冯氏因为婆婆提醒。也不走了。

 凭什么她要走?

 走了就便宜了二舅母他们了。

 她就不走,也不退亲,气死魏家人。所以,杜鹃姊妹也留了下来,和桂香等小女娃单独在西厢屋内开了一桌。

 这里平息了,林家老宅又来事了。

 八斤娘因为儿子的事悲痛绝,一面埋怨长辈偏心,不顾儿孙,一面怨恨杜鹃招蜂惹蝶,坏了儿子,一面又痛骂小莲无,勾引表哥。

 其中,她最恨小莲了。

 理由自然也跟老太爷想的差不离。

 她一边恨,一边跟男人商量,要怎么恳求长辈回转心意,挽救八斤性命。因为八斤被林打断了鼻梁,左耳也被砸得失聪了,加上身上的伤势,若不好好诊治调理,怕是活不成。

 这山里虽然没有名医,却有好药。

 似这种外伤,只要用药好好调养,还是能养好的。

 两口子正商议,就听说爹帮八斤定亲的消息,定的还是小莲。八斤娘当即哭了,说宁死也不让这小*货进门,她可是心心念念惦记生呢,这事人人都知道,八斤成了活王八了。

 林大胜深知爹的决定无可更改,因此愁苦满面。

 八斤娘想起在祠堂受苦的儿子,忽然眼珠一转,得了一个主意。她跟林大胜嘀咕了一阵,然后两人略收拾了一番,悲悲切切地往黄家来了。

 正好杜鹃姊妹刚吃完酒席,正要回家呢,就碰上了。

 林大胜两口子立即跪在黄家大门口,给杜鹃磕头。

 杜鹃情知来者不善,闪到一旁,也不问什么事,只叫他们有事去跟林家老太爷说,别找她一个小孩子。

 八斤娘暗恨,哭道:“杜鹃,八斤虽然糊涂,对你那是一片真心。如今这事也吵出来了,我跟他爹也晓得你受了气,还坏了名声。你放心,我们不会赖账的。我们今天就是来给儿子认错的,再向黄家提亲。你放心,我一定把你当闺女一样待,你进门就当家…”

 话未说完,黄雀儿气黄了脸,尖叫道:“你做梦!”

 黄鹂也骂道:“癞蛤蟆想吃天鹅!也不撒泡照照自己,什么东西!”

 林大胜气得就要站起来。想起跟媳妇商量的,又强忍下来。低头不发一言。

 杜鹃喝住黄鹂,望着林大胜两口子思索起来。

 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她要好好想想。

 她虽没有心机,却并不笨,只是不喜欢用心计罢了。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想清楚了再出招,以免被人利用暗害了。

 想毕,她让黄鹂去林家叫人,自己就和黄雀儿站在旁边。也不生气,也不劝说。也不惊慌,任凭林大胜两口子说什么,死都不开口。

 林家院内,好些人都跟杜鹃姊妹一样刚吃完饭,林大胜两口子在黄家门口跪求认错、黄雀儿尖叫,立即惊动了他们,都跑出来看究竟。

 接着,林大猛夫和秋生林等人也都赶来了。

 并没有惊动老人。林大头在陪媳妇,也没来。

 听八斤娘再一次“情真意切”地哭诉八斤对杜鹃的痴情。说五房愿意承担后果,为杜鹃正名声,用八抬大轿抬她进门等等,林血气上涌。在舅舅舅母那受的气一齐发,大吼道:“再敢说一句,我马上去杀了那畜生!”

 八斤娘吓一跳。瑟缩地用膝盖跪行,躲往林大胜身后。

 然见林大猛喝住林。杜鹃也劝他,胆气便又壮了。又哭诉起来。

 秋生讽刺道:“五婶痴心妄想,五叔也昏头了?”

 林大猛冷冷地问五弟:“你们这样做,小莲怎么办?”

 林大胜不满地说道:“她不是惦记儿么。”

 八斤娘也道:“强扭的瓜不甜,小莲惦记儿,我们不她,就让儿娶她好了。八斤喜欢杜鹃,不如成全他们。这样都皆大欢喜。”

 杜鹃气得笑了。

 成全他们?是成全她儿子吧!

 这世上的人,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

 林大猛跟媳妇对视,也觉得不可思议——

 老五媳妇这脑子,也不知怎么长得…

 围观的人窃窃私语,居然还有人说,让八斤娶两个的。

 八斤娘义正言辞地说:“那不成!我们八斤就喜欢杜鹃…啊——”

 她还没说完,就尖叫着捂住嘴。

 黄鹂恨得牙的,手里捏着两枚炒的榛子,对她道:“你再敢胡说八道,我砸碎你的门牙!”

 想起她们姊妹刚才的壮举,林大猛急忙对八斤娘喝道:“闭嘴!”

 杜鹃看看众人,见林也要发作,忙示意他别作声,又回思了一遍,心里有了计较,于是问道:“干爹,林家的族规可有明确规定,犯这种错的人会被沉猪笼?”

 林大猛听了一惊,面色犹豫。

 林立即明白了,忙大声道:“不错!不论男女,犯了这错都要被沉猪笼。”

 杜鹃无视林大胜夫苍白的面色,点头道:“这就行了。他们不愿娶小莲,那八斤也没留下来的必要了,就请按林家族规处置吧。痛下决心除了这个祸害,对林家只有好处。小莲本是清清白白的好女娃,做了望门寡,以后林家做主替她再寻一门好亲事,比嫁给八斤强多了。”

 说到这,她把眼光朝林大胜一溜,笑眯眯地说道:“至于我,别说跟八斤不沾边,就算真被他碰了下,我也不会嫁给他的。你们还是别费心思了。”

 林立即转头往家跑去,要请太爷爷来处置。

 林大猛急忙叫喊,哪里喊得住。

 他一腔怒火无处发,回头对林大胜喝道:“蠢货!你嫌儿子死得不够快是不是?”

 林太爷还是留手了,可惜林大胜这个孙子没体会到长辈用意,居然还怪他们偏心。又痴心妄想,以此来要挟杜鹃。真真可悲,儿子的命都快保不住了,他还挑三捡四,选起儿媳妇来了。

 ***

 扛不住了,今天多还一章吧,那就是——三更了!顺便要票,虽然它让我痛苦,又恨又爱。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