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160章 傲娇的小宝贝(粉红20
黄老二忍无可忍道:“分家了也要听爹的!爹想管就管。”

 小宝道:“那也要好好商量,哪有这样的?”

 说大姐亲事的时候,就不像这样。

 似乎只要爹娘不乐意,就会顺从他们的意思。

 黄老爹到底忍不住,决心要好好教导孙子。

 因此他又坐起身,神情凝重地对小宝道:“你大伯娘把你大伯拿捏得死死的,眼里哪还有公婆。要是雀儿和杜鹃跟林家结亲了,从此你大伯一房就只认冯家,不认黄家了。所以我才要把杜鹃和雀儿许给我们黄家的老亲。你可听懂了?”

 黄小宝神色木然道:“没听懂。”

 杜鹃和雀儿姐姐许给林家,怎么就只认冯家不认黄家了,他死也想不明白。以前也听爷爷说过,说是因为任三禾的关系,可他依然还是不明白。

 黄老爹等三人看着他颓然无力。

 黄小宝看着爷爷和爹,也是一阵心烦无力。

 他再也不想多说什么,一声不响地走出去了。

 毕竟他只有十二岁,并不能真的当家理事,发一顿脾气不管用后,面对糟糟的场面,忍不住就想逃避。

 再说杜鹃家,等黄小宝背着黄老爹离开后,黄家两个本家爷爷也走了。黄老实原要留他们吃饭的,可他们不敢多留,怕杜鹃爷爷说他们偏心。

 看戏的人也都逐渐散去,然一个个还不肯丢下这事,有些低声私议。有些大声争论,全都是围绕杜鹃的。

 因为杜鹃今天的言行对大家冲击太大了。褒贬不一。

 人都走后,一直没面的任三禾才面了。

 他看着杜鹃微微一笑。眼中光芒闪耀。

 杜鹃知道他这是夸自己,然心里并不得意,暗想自己堕落到跟乡下老头老太太斗智斗勇,便是胜了,又有什么可值得炫耀的?嘴上却什么都没说,招呼他上桌去坐。

 林大头一家也涌进来,个个笑逐颜开。

 如今林黄两家真成儿女亲家了。

 夏生一直看着黄雀儿笑,说不出的开心。

 他觉得,雀儿既不像杜鹃那样厉害。也不像小时候那么怯生生不敢说话,现如今她说话不软不硬,又文静又知礼,实在让他喜欢。

 黄雀儿见林家人都来了,又感觉到夏生灼灼的目光,就羞涩起来,跟杜鹃打了声招呼,忙避入房里去了。

 夏生目光追着她的背影,十分的遗憾。因为他想问她面对黄老爹时害怕不害怕呢;还有他们的将来,他有好些话要跟她说。

 至于林和九儿,则和杜鹃相视而笑。

 因为,这场由他们筹划和指挥的计策真的成功了!

 关于这点。杜鹃也感到高兴——再没有比让学生亲自参与某事更加增长他们的人生阅历和见识的了。

 长辈们分头坐下后,林里正喝了口茶,才正对杜鹃道:“你这丫头。今儿太不像话了!不认爷爷,那话也是你能说的?”

 杜鹃道:“我跟姐姐本来就死过了嘛。我死了两回。”

 林里正郁闷道:“这不是没死成嘛!只要没死。你就还是他们的孙女,那祖孙的情分就没完!”

 他倒跟姚金贵一个口气。

 九儿捏着嗓子尖声道“鬼啊——”

 众人轰然大笑起来。

 冬生上前摸了摸杜鹃的手。仰头道:“是热的。”

 因为有老人说,鬼身上没有热气,这娃儿就想试试。

 大头媳妇忙打了他一巴掌,道:“瞎扯什么!”

 杜鹃对林里正赔笑道:“林爷爷,我不过是拿这话堵爷爷的嘴,不当真的。不这样的话,这事扯来扯去也扯不完。”

 林里正哼了一声道:“我怎不晓得?我就是看你平常还孝顺,要不然当时我就要骂你了。说归说,你们往后可不能真的对你爷爷不孝,那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他看向杜鹃的目光有些复杂和犹豫。

 黄老实急忙道:“那不会。我几个闺女最孝顺了。”

 杜鹃也保证道:“那哪能呢。我爹和我娘也不许。我爹是出名的老实孝顺儿子;我娘虽然跟我不和,却最是要强,就算自己不吃,该孝敬公婆的也要孝敬。都是糊涂,看不到娘的好。”

 冯氏感激地看了闺女一眼,心里酸酸的。

 今天婆婆一样骂得很难听,还当着许多人。然除了开始那一会,后来她一点都不生气了。

 为何?

 因为她见两闺女和黄老实把公婆气得那样,尤其是自己那个老实男人,竟然当着这么多人面,宁死都不答应爹娘的退亲要求,也不答应把杜鹃许给外甥,一瞬间,积在她心中多少年的怨气一散而尽。

 现在她浑身轻松,看着男人和闺女既幸福又足,对于黄雀儿许给夏生的事,心里也没了疙瘩,觉得好。

 哪怕黄老实这会子要她去给公婆低头赔罪,她也愿意给他这个面子。

 林里正又劝了几句,然后问起夏生和黄雀儿的亲事。

 男人们便商议起来。

 这些事就不用杜鹃心了,连冯氏都没嘴。

 她要留众人吃晌午饭,拉大头媳妇去厨房给自己帮忙。

 大头媳妇急忙说不行,应该去林家吃才对。

 林里正急忙阻止道:“别弄了。今儿咱林家人不能在这吃饭。大头你俩也别喊他们过去吃。这事先要晾几天。弄得太热乎了,那不是打你公婆的脸么!”

 冯氏想想也是,一面刚把公婆气走,一面跟林家热乎乎地吃饭议亲,确实是打公婆脸面。传出去不好听。

 任三禾点头,也道这话有理。

 林大头哈哈笑道:“弟妹不急。等过些日子下聘礼。还怕咱们没一块吃饭的时候。我看就二月二吧。二月二,龙抬头。好!”黄老实先问过冯氏,答应了,就定于二月二过礼。

 说定后,林家人和林里正就都离去了。

 任三禾夫不在家,家中积累了许多事,因此也告辞,说好了晚上再来吃饭。

 等人都走后,杜鹃便听见房里传出黄鹂娇怯怯的喊声“二姐姐”忙转身跑进去。

 黄老实和冯氏以为黄鹂怎么了。也跟了进去。

 却见黄雀儿和杜鹃都坐在沿上,正哄着小妹子,慌忙就问“怎么了?”

 黄鹂其实没什么。因这次立了功,小女娃便有些傲娇,病中又十分享受两个姐姐的宠爱和照顾,没事也要嗲嗲地喊一声“大姐”“二姐”要这样要那样,听她们温柔地哄自己,变着法子逗自己。那感觉真是好的不得了。

 先前爷爷闹上门来了,她也知道没人顾得上她,很懂眼色地一个人躺着;等人一走,这不就喊上了。光大姐来了还不行,还要喊二姐。

 见爹娘问,杜鹃宽慰道:“没事了。也不烧了。”

 冯氏不放心。叫杜鹃让开,自己上了前踏板。坐在沿上,探手摸了摸黄鹂额头。

 黄老实站在旁边紧张地问:“还烧不烧?”

 似乎觉得手感不稳。冯氏没吭声,却俯身过去,用嘴在黄鹂额头上碰了碰——因为嘴对冷热感知更强烈一些——然后才回道:“是不烧了。”

 虽这么说,手下却帮黄鹂掖紧被角,又柔声告诉她道:“还不能起来呢。外头风大,再养一天。叫你姐姐陪你说故事听,娘去给你做好吃的。可想吃什么?”

 娘这样温柔可真少见,黄鹂简直幸福死了。

 她望着冯氏,小声道:“不大想吃东西。”

 娇怯怯的小模样,似乎比昨晚还要虚弱。

 老实爹听见急了,忙道:“不吃东西怎么能好?闺女,你娘从外婆家带了许多好吃的呢,晌午做给你吃。瞧你都瘦了好多呢!”一副心疼的样子。

 黄鹂眼睛明显就亮了,乖乖地点头应道:“嗯。”这会子也不说不想吃了。

 杜鹃和黄雀儿把她的小心思看得明明白白,相视忍笑。因为怜惜她病了一场,也不戳破,任她撒娇去。

 冯氏道:“你外婆给了许多腊,还有两只熏鸭子。娘晌午炖一只鸭子,用萝卜炖…”

 杜鹃急忙道:“黄鹂还没好呢,哪能吃那又咸又油的东西。娘,别烧些七八糟的。不是还有馒头么,就煮一锅油茶,就着小菜吃馒头。”

 一面又对黄鹂哄道:“你要听话忌嘴,病才好得快。不然看着好吃的不能吃,那多亏本!”

 黄鹂忙点头,也觉得不能再病了,得好起来。

 杜鹃又道:“大舅母泡的小蒜头和小黄姜不知道有多开胃,你吃了还想吃呢。那油茶也是我新学的,跟粥和玉米糊都不一样。我又琢磨着泡了些干菌子放里面煮,调弄得可有味儿了。”

 黄鹂情不自地咽了下口水,也不装虚弱了,大声告诉冯氏道:“要吃油茶。”

 黄老实答应得比谁都快“煮,煮油茶。”

 说完才想起来,问杜鹃道:“油茶是什么样的?”

 冯氏白了他一眼,道:“问那么多干嘛?等下吃的时候不就晓得了。”

 又嘱咐黄雀儿和杜鹃道:“雀儿在家累了几天,杜鹃也走累了,你俩在这陪黄鹂,再把带回来的东西收拾收拾。娘去煮饭。”

 安排定后,她才转身出去。

 杜鹃忙道:“爹,你去帮娘烧火。”

 黄老实立即答应,颠地跟了出去。

 冯氏走在前头,不自觉地抿嘴笑。

 她就知道杜鹃会吩咐她爹给自己打下手,要说闺女就是贴心。

 ps: 那个龙舟赛竞渡加油(就在书的页面,内容介绍下面),有条件的亲们可以支持原野,给原野加油。这个是要花银子的,因此不敢强求,随意。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