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158章 小宝出头(粉红10加更
凤姑冷笑道:“侄女要算什么账?”

 就知道她没这么容易说话。

 杜鹃道:“要算的多着呢。小婶不知道吧,按照咱大靖律法,凡家中祖产都应该由长房继承,当官的爵位也是这样。也就是说,那边的老宅应该归我家。这是一。”

 她停了下来,扫了小叔小婶一眼,果然变了脸。

 轻轻一笑,她接着道:“这第二么,就是小叔得把往年该给爷爷的孝敬算出来补上。就按我家每年孝敬爷爷的计算,往后每年也要照这个数给。”

 凤姑气道:“你爷爷跟我们一块吃住,还要补什么?你这么点大,就这么会算计…”

 杜鹃不让她说完,截住道:“怎么是算计了?小婶别告诉我,是你们这些年养了爷爷。真是笑死人了!爷爷跟个壮汉一样帮你们干庄稼地里的活计,帮你们洗衣煮饭还带娃,他们自己养活自己都够了,这还不算我家孝敬给爷爷的那些东西。小叔小婶你们说,这么些年算下来,你们赚了多少?别帮你们干了这么多,临了老了,你们一脚把两个老的踢出来,还对外说自己有多孝顺。”

 她又对三太爷道:“人都说我们姊妹能干。这还不是的。小时候,没有人管我们,我跟姐姐都是三四岁就开始做家务煮饭。太爷爷你说,小叔是不是该把这些年赚的补出来?”

 三太爷和四太爷都说不出话来。

 凤姑早就知道杜鹃不像一般的小娃儿,却没想到她能把账算得这么细致清楚,顿时脸上阵红阵白。

 可她到底不是简单的。遂冷笑道:“你一个小娃子,不当家哪里知道柴米贵。你就盯着你爷爷得的那些东西。你怎不想想,两个老的跟我们过。所有老辈的人情往来,那是多大的花费?不说别的,就拿梨树沟的亲戚比,每年他们来,是在那边住的多,还是在你家住的多,这你总晓得吧?”

 杜鹃道:“我不当家?小婶没听说过‘穷人的娃儿早当家’?我年纪虽小,这些账可清楚得很。”

 说着掰指头算道:“人情往来,人情往来。有往就有来。你光说花费,那进来的你就不算了?不说别的,每年你们去梨树沟,一住就是好多天,舅爷爷他们还不是一样招待你们?我家就没人去。我爹就算去了,顶多第二天就回来了。舅爷爷他们来,我们也一样请他们吃饭的。平常梨树沟那边的亲戚有了红白各样喜事,按吩咐的,我们一家不落地都送了礼;我家连黄鹂出世。我娘嫌麻烦,都没办满月酒呢,这些礼可以说是有去无回…”

 这点账,杜鹃在这个穷家住了**年。她还能不清楚?

 两人当堂算起细账,一个赛一个说得清楚,一干外人听得津津有味。

 黄大娘听杜鹃说她家的礼都是“有去无回”张口就想骂“谁让你娘嫌麻烦不请客的”但小儿媳妇把老两口往外推,惹怒了她。她便忍住了。不想帮小儿媳说话,冷冷地看着她和杜鹃。

 黄老二看着爹娘愤怒的眼神。更是羞愧地低头。

 他没说话,并不是赞成媳妇的意思,只是他被媳妇突然来这一着给弄愣住了。本想呵斥她,说爹娘还跟自己过的,结果杜鹃嘴快地接了话,大哥也爽快地说了话,然后杜鹃就开始算账,竟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这会儿他要是再表态,说爹娘还跟自己过,倒显得像他听了杜鹃算账以后,生怕吃亏,因此不舍得放爹娘走了。

 他低着头,越想越气。

 黄老实也觉得尴尬,结巴道:“杜鹃…”

 还没说呢,就被黄雀儿制止“爹别打岔!”

 黄老实赶紧顿住,果然不打岔了。

 黄老爹正悲愤地时候,忽听一声大吼道:“别吵了!”

 在众人注视下,黄小宝走了出来,脸色十分难看。

 他前两天发了几次火,到底人微言轻,没能改变大人的想法。爷爷一意孤行,要大伯退亲,连爹娘都搀和进去,这让他很烦恼。

 之前他也跟来了,却躲在人后。

 他听说杜鹃回来了,便想看看她如何应对爷爷的手段。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小堂妹有法子对付爷爷

 果然,杜鹃把爷爷气得半死。

 这还不算,连娘都栽在她手上了。

 说起娘,他也觉得羞愤。

 在他心里,娘是个温柔又贤惠的媳妇,比大伯娘不知强多少。不喜大伯娘,因为她实在不讨人喜欢,他也不喜欢她。

 可是,那天娘在院子里说雀儿姐姐的话,还有今天直接对面骂杜鹃的话,都令他羞愧地抬不起头来,觉得娘不像自己记忆中的娘了。

 这还不算,娘又提出要爷爷跟大伯过,杜鹃和娘把那账算的…他才是不当家不觉柴米油盐贵,只顾面子,觉得那样算账很小家子气,实在丢人,因此一冲动就站了出来。

 他走到爷爷跟前,绷着脸道:“谁也别吵了。我是黄家大孙子,我养爷爷。”

 说完转向杜鹃,轻蔑地笑道:“你嘴快逞能,你能养得起吗?就算你们几个都嫁在家门口,那也是出嫁。出了嫁,就是人家的人了。你能照顾大伯和大伯娘,你还能把爷爷也带着?净说大话!”

 傲然昂头,意思自己就不一样了,将来是要顶门户的。

 杜鹃不住鼓掌道:“好!小宝哥哥是个男子汉!”

 她诧异极了:难不成当年一顿打,把这小子打成材了?

 黄小宝听她这样说自己,破天荒地脸红了。

 小少年显然不惯出头主事。不像杜鹃,年纪虽然小。然身体里藏了个成人的灵魂,他可是才十二岁。今天被到人前。竭力做出一副有担当的样子,其实心里紧张的很。虽硬撑着,身体还是止不住发抖。

 好在杜鹃也没盯着他,接着道:“那我们也不能真算细账,让人笑话咱们黄家子孙不孝。往后,我们家每年给爷爷的粮食增加一百斤,杀猪的时候猪增加十斤,每年给两个老人各做一套新衣裳、一双新鞋。另外,平常只要我家有好吃的。都会送一份给爷爷。”

 话音一落,里里外外的人都轰然叫好。

 原来外边早围了不知多少人,都来瞧热闹。

 三太爷大声道:“好,好!都是孝顺娃子。”

 转向黄老爹二人道:“你们还有什么说的?有这样的儿孙,别不知足了!”

 他因为刚才杜鹃不认爷爷的郁闷彻底消散了,也不说走了,转身又回到原来的位子坐下。

 杜鹃一笑,又解释道:“当着人,我也不说好听话。我其实是不赞成爷爷来我家的。因为和我娘不和,这大伙都知道,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我怕爷爷到我们家,不但没过好。反天天怄气,那才真不孝呢。小宝哥哥既这么说,我们就各尽各的孝心。”

 不是她不肯养老人。其实她最喜欢老人了,况且爷爷都勤快的很。然那勤快是对小叔的。若二人到她家来了,可想而知不会像在小叔家一样消停过日子。肯定会闹得飞狗跳。

 因此,她才一边答应,一边跟小婶算账阻止此事。

 谁知半路杀出个小宝来。

 她趁机答应了他,又大度地增加了孝敬。

 其实也不算增加,因为往年他们就是这样孝敬爷爷的,现在不过是把东西摆到明面上来,告诉所有人。

 不但不会增加,只怕还会减少。

 因为她说“只要我家有好吃的就会送爷爷”可是她已经告诉小姨不要再送猎物给她们了,她们想吃就去小姨家吃。往后,黄家是不会经常有野味了,自然也就没的送给爷爷

 黄老爹哼了一声道:“你的孝心我受不起!”

 黄大娘也怒道:“孝心?要是我们真来了,那狠心的媳妇不想法子把我们两个老的弄死,她也不会放手!黑心烂肝的东西,指使闺女出头,自己躲一旁看笑话…”

 冯明英立即扬声回骂,说她是天下第一毒婆婆。

 三太爷急忙阻止,狠狠地瞪了黄大娘一眼。

 杜鹃笑道:“不是我孝心,是我爹我娘他们孝心。我才懒得管爷爷呢。”

 不承认冯氏孝心,她偏要提娘。

 就要叫她明白:要不是爹娘,她们姊妹是不会孝敬的。

 黄老爹再次气血翻涌。

 黄小宝忍不住叫道:“爷爷!”

 显然不赞成他死撑对杠,一面搀扶他起来。

 黄老爹看着大孙子,心里一感动,出奇地没作声了,也不再固执地跪着,就势站了起来。

 连黄老二都没作声,看着儿子欣慰的很。

 凤姑也很识趣地说道:“娘跟你爹都听小宝的。”

 竟把这个主张交给儿子来做。

 儿子长大了,像大人一样了,自己有主意了,她只有高兴的。又后悔刚才不该骂杜鹃姐妹“勾人”的话,坏了自己的形象,就会带累儿女在人前抬不起头,因此这会儿竭力补救。

 她看着靠在房门口的冯氏,不免得意地想:“你闺女再能干又怎么样?将来还不是要嫁人。我儿子已经成材了,当家理事了。哼,看你老了指望哪个。还真以为能靠上女婿呢!”

 黄老实家更没人对杜鹃的提议说二话。

 因此,这场纷争就由两个小孩子三言两语结束了。

 可是,有人却不甘心。

 姚金贵见杜鹃居然拼着不认爷爷,也不答应跟自己定亲,又是失落又是不服气。又见表弟小宝在人前出了风头,得了众人赞赏,他仗着肚子里有些墨水,也要卖弄一番,因此也走了出来。

 ps: 又还了一章债务,o(n_n)o~~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