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132章 把喂猪的东西送奶奶
杜鹃听后觉得不可思议。

 闲适恬淡的田园生活,总有些不愉快。

 就如深山景美,然道路艰险、危机重重一样。

 想毕,她对林笑道:“脑子长在她脖子上,她要怎么想,旁人也管不着。”

 林也笑了。

 杜鹃忽然问他道:“你怎么跑去娘娘庙睡觉了?”

 林听了哑然,脑子一转,顺嘴扯道:“我帮我娘上香去的。求我娘下一胎帮我生个妹妹。”

 杜鹃听了失笑,看着他乐不可支。

 这有婆婆为儿媳妇求子的,有娘为闺女求子的,有自己亲自去求的,就是没听说过儿子为娘去求的。

 林见杜鹃笑得花枝颤,未免觉得有些尴尬。

 正好两人走到了黄家院门口,看见夏生和黄雀儿正一边院墙内站一个,隔着两道院墙相对说话呢。

 他忙拉住杜鹃,朝里努嘴道:“瞧他们。”

 杜鹃抬眼一看,又笑了“这有什么。喊一声呗。就是太残忍了,打鸳鸯呢。”

 林才不觉得打鸳鸯有什么残忍的,只觉得这时候一定要管好二哥,因此说“叫人瞧见了不好。”一边高声朝里喊道:“二哥,你趴那墙上干嘛呢?”俨然小家长。

 黄雀儿吓一跳,急忙转身走开,脸红得不敢看人。

 而林家院子里,林大头也恰好看见了这一幕,喝一声“夏生,要吃饭了你还在外边闲逛?”声音严厉。脸上却是带着笑的。

 大头媳妇也在廊下喊道:“夏生,来帮娘端菜。”

 夏生从墙边走开。心里郁闷死了。

 怎么都跟防贼似的防着他?

 他干什么了?

 往常不都是这么跟雀儿说话的嘛,现在怎么不成了呢?

 杜鹃瞪了林一眼。跑进院里去了。

 厨房里,黄雀儿看着走进来的杜鹃,有些心慌地说道:“杜鹃,水烧好了。你洗澡吧。”

 杜鹃笑盈盈地“嗳”了一声,走去舀水。

 黄雀儿便不好意思,小声道:“夏生跟我说…他们…他爹都…都准备好了。叫我别怕。”

 杜鹃忍不住笑了,故意道:“姐,我又没问你。”

 黄雀儿发现妹妹笑得促狭,羞涩地白了她一眼。低下头去。

 杜鹃不感叹:豆蔻年华,就是美呀!

 饭后,冯氏一心打点行装,准备明天出山。

 杜鹃和黄雀儿便在厨房忙碌。

 姐俩把家里存的最后一个老南瓜给煮了,然后捣成泥状,再把煮的米饭也捣软烂,调和在一块,包上陷,煎起南瓜过来。

 厨房里顿时香气四溢。

 黄鹂是最爱吃这个的。因此一直待在厨房,眼不眨地盯着两个姐姐,见证了南瓜饼的全程制作。

 煎了几锅,杜鹃想今儿正月十五。没什么送爷爷的,就把这饼送些去吧。上回就因为这个,生出多少事来。眼下她不想再惹事。

 于是,就捡了一碗。叫黄鹂给送去。

 黄鹂很不情愿地端着碗去了。

 到了那,黄大娘正坐在院子里带小顺玩呢。便问是什么。

 黄鹂道:“南瓜饼。二姐姐做的。”

 黄大娘听了心头火起。

 本来她都已经把正月初一的事给丢下了,这会子看见这饼又想了起来。一挥手,把碗打翻了,嘴里骂道:“要不想送就别送!送人家好菜好点心,拿这喂猪的东西送给爷爷吃。你们真好孝顺!”

 瓷大碗翻地上打了个旋,里面的南瓜饼都滚了出来。

 黄鹂顾不得解释,急忙蹲下身去捡。

 这里是场院中央,得十分平整,地也扫得干净,饼上不过沾些细灰;再说,小女娃实在心疼这南瓜饼——都是用油煎出来的,里面还有细葱调拌的馅,别提多香了,又软和,她哪舍得不要!

 飞快地捡起一个,先连咬两口吃了,然后把剩下的一股脑进嘴里,又腾出手来捡其他的,一面“呜呜啊啊”驱赶闻香而来的大狗。

 直到把饼都捡到碗里,才站起身。

 然后,她对着看得目瞪口呆的黄大娘,还有闻讯走出来的黄老爹和小叔等人哭道:“我家穷,就只有南瓜饼。嫌不好,我拿回家自己吃。呜呜…”

 一路哭着跑出去了,凤姑在后喊也喊不住。

 黄大娘更生气了,叫道:“让她走!把这喂猪的东西送爷爷,丧良心的东西!把好东西送旁人…”

 忽听隔壁李婆子的声音:“黄鹂,怎么哭了?”

 黄鹂边哭边道:“我送南瓜饼给爷爷吃,说这是喂猪的,把碗都掼了…呜呜,是那天骂,说我二姐姐做点心送她干爹干娘,不送爷爷。我二姐今天做了,叫我送来了,又骂…呜呜…”

 李婆子问:“这就是你二姐送她干娘的点心?”

 黄鹂道:“嗯,林婶子好喜欢吃的。老太太和老太爷都好喜欢吃的。就我说是喂猪的…呜呜…都掼地上了。我跟狗抢,才抢起来的。摔烂了好几块。”

 这边,黄老爹等人面色变得难看之极。

 偏一旁的小顺咂吧两下小嘴,仰头道:“,这饼好好吃呢。好香,里面有的。”他刚才也抢了一个吃了,黄大娘没看见。

 凤姑顿觉得不妙,示意大妞,快去把黄鹂喊回来。

 大妞急忙朝院外跑去。

 却见黄鹂正拿一个饼递给隔壁李婆子,道:“李,给你一个尝尝。好好吃的。”

 李接过去,道:“好,好。我尝尝看。”

 大妞:“黄鹂——”

 一声未了。黄鹂抱着那碗便跑,连头也不回。

 大妞呆住。不知是追好还是不追好。

 李婆子咬了一口那饼吃了,含糊不清地惊嚷道:“哎哟。这饼…这么软和,味儿这么香…还有呢…你怎说是喂猪的?你们家拿这样饼喂猪?”

 大妞觉得难堪极了,忙转头回去了。

 黄家院子,黄老爹狠狠地瞪了黄大娘一眼,低声音喝斥道:“你不晓得先问一声?”

 黄大娘气坏了,结巴道:“她…这小妖就是故意的!她不说,我怎晓得饼里面包了?拿南瓜包,杜鹃脑子坏掉了?”

 南瓜,的确是个蠢东西。

 的时候。摘了炒炒也算一碗菜;长老了,也能当粮食,煮玉米糊的时候,切几块放进去,粉粉的也还不错,但若是常吃就没味了。若是年景好,家里不少粮食的,吃不了真的会摘了喂猪。

 用来做点心吃,那是从来没有的事。

 黄老二狐疑地问道:“不说杜鹃送她干娘的点心叫‘黄金糕’吗?”

 凤姑抿了下嘴。瞅了眼婆婆,又垂下眼眸道:“想是杜鹃取了个好听的名儿。这南瓜做出来的饼,看着不就是黄黄亮亮的么。叫‘黄金糕’,听着富贵吉利。”

 黄大娘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黄老爹也将一腔怒火转到孙女头上。冷哼道:“送旁人叫‘黄金糕’,送爷爷就是南瓜饼。真是我的好孙女!”

 一甩手,转身进了屋。

 小顺拉着娘的手。小声道:“娘,我还想吃南瓜饼。我要去大伯家。”

 黄大娘正一腔火没处发。骂道:“吃什么吃!害馋痨了?”

 凤姑听了一顿,拉着小顺就进屋去了。一边低声哄道:“娘今年也种南瓜,也做这样的饼给你吃…”

 留下黄大娘一人,颓然跌坐在板凳上,嘴里骂“小挨刀的!小怪!黑了心肠,作弄…”骂完孙女骂儿媳,骂完儿媳骂大儿子。

 而隔壁李婆子跟家里人说起刚才的事,不住摇头,满脸同情“黄老大怎么做都不讨爹娘的好。可怜那小女娃,饼掉地上,从狗嘴里抢下来几块。圆饼子都摔成团饼子了。”

 她老汉冷哼道:“作!”

 再说黄鹂,一路哭着跑回家。

 正好冯氏不在,去后面小姨家了,只有黄老实在厨房里一边吃饼,一边帮两闺女烧火,她就哇哇大哭起来,把事情一五一十都跟爹和两个姐姐说了。

 黄老实听了心疼得要命,忙将小闺女抱怀里哄。

 杜鹃和黄雀儿相视,黄雀儿愤怒了。

 杜鹃却撇嘴道:“这可是她自己作的,怪不得我们。姐姐有什么好生气的?该生气的是吧!这会子她想必心里也不好过。”

 黄雀儿一想可不是么,也就平静了,转头去哄小妹。

 老实爹笨拙地哄小闺女“你不是故意的,是不小心打翻了碗…”

 黄鹂对他睁眼说瞎话表示很愤慨:“就是故意的!又摔碗又骂人。我又不是聋子瞎子,我听见的,看得真真的!”

 老实爹讪讪的无话可回。

 杜鹃见了好笑,对黄雀儿道:“本来呢,孙女送吃的给,管他是用南瓜做的,还是用山芋做的,都是一片心意。哪有问都不问一声,就把碗摔了的?要是只认好东西,做儿孙的可就难了。”

 她真是不的很。

 当时送这饼给干娘,想着虽然稀奇,到底太寒素了些,便特意取了“黄金糕(高)”的名字,图个寓意吉利。反正林家也不稀罕好吃好喝的。林家倒是开心的很,说好吃,反送给自己就变了。

 杜鹃才不觉得是名字的问题呢。

 要是黄鹂过去说送“黄金糕”照样会骂“瞅我老婆子没见识,拿这老东西糊弄我?”

 这一点她几乎可以肯定。

 ps: 感谢“newcastle”、“安雀mm”、“逍遥九世”打赏的平安符;谢谢“鸢羽之末”、“sxy1256”投的粉红票。谢谢大家!(**)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