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130章 心里只有春天(粉红17
没有外人在,一家人很是和睦。

 加上有竹鼠,众人吃得特别高兴。

 老实爹和黄鹂尤其如此,都说黄雀儿烧得不比杜鹃差。

 杜鹃笑道:“大姐烧得当然好了。爹和黄鹂这么夸,我晓得为什么,反正不是因为大姐烧得好。”

 黄鹂赶紧问:“为什么?”

 杜鹃眨眨眼道:“显摆呗!爹从来没抓过竹鼠,今儿抓了一回,瞧爹笑得,嘴巴都裂到耳朵门跟前去了。黄鹂也是,都说了好几遍‘我跟冬生哥哥拿篓子堵在口的’,生怕我们没注意听。”

 老实爹听了,嘿嘿干笑,显然被说中了心事。

 黄鹂则吵吵不依,说不是那样的。

 冯氏难得地幽默起来,瞅了黄老实一眼,居然说“家里没炮仗,要不然该放挂炮仗才好。这可是你爹活了这么大岁数,头一回抓竹鼠呢。”

 杜鹃和黄雀儿顿时笑了。

 黄老实越发笑得畅,一点不窘。

 笑了一会,杜鹃对冯氏道:“娘,这两天你要多歇歇。后天就走,你要是身子还不好,可不成。明天十五,你也不要忙事了,就去跟小姨说说话,看有什么要带给外公外婆他们的,别漏了。其他的事有我跟姐姐呢。”

 冯氏听了点头。

 她上午跟大头媳妇狂吐对婆婆的不满,将淤积的愤恨都尽了,虽然没能神清气,也恢复如常了。再者,提起回娘家。她便想起丢失的儿子,那心里便充满了期待。哪里还有闲心顾得上其他人和事。

 当下,一家人吃了饭。又说了会闲话。

 杜鹃和黄雀儿收拾了碗筷,黄老实就着洗碗水喂了猪,大家才烧水洗澡。

 杜鹃先将西面里屋的给铺上了。

 可是,等来等去,也不见那边亲戚来。

 杜鹃纳闷极了。

 后来,小宝过来说,舅她们不过来了,说今晚对付一晚,明早就走。省得费事过来睡。

 杜鹃听了并不以为意,她求之不得呢。

 连黄雀儿也松了口气。

 要是那边过来人,就睡在隔壁,晚上她们姊妹便不好说私密话儿了。这会子说不过来,她自然欢喜。

 于是,等爹娘都睡下后,三姊妹又嘀咕起来。

 这回,杜鹃把事情经过都告诉了黄鹂。

 因为,她有重要的事要交给黄鹂完成。若是不跟她说清楚。到时候坏了事,那就得不偿失了。

 黄鹂听说“很重要很重要”的事居然是大姐的亲事,顿时激动的双目烨烨生辉,就像黑暗中发光的猫儿眼一样。

 等杜鹃代该做的事后。她更激动了。

 如此年幼就被委以重任,能不激动嘛!

 再说,二姐代的任务她觉得一点不难。好容易的。

 三姊妹商议到半夜,走了困。睡意全无。

 黄鹂便哼哼说肚子饿了。

 因见月比昨晚更好,杜鹃索披衣起。打开窗户,让月光投进屋内。然后再拿了个竹盘子,从下暗柜里分别掏了些小炸、干来吃。

 这底不是空的,肚里设置了暗斗,可藏东西。

 黄雀儿听见动静,立即知道她在干什么,马上穿了袄子,摸出去倒热水去了。

 接下来,姊妹三个便跟老鼠子一样,对着“前明月光”一边叽叽咕咕吃东西,一边悄悄说话,时不时低声偷笑。

 而隔壁林家,也在彻夜商议此事。

 林大头听林说,黄家要为黄雀儿说亲,大惊。

 “这是真的?”他问。

 “当然真的。杜鹃说的,还能不真。”林道。

 “你老实叔答应了?”林大头道“我今儿跟他一块出去的,怎没听说这事呢?”

 “爹耳朵不好了?我刚说,是杜鹃爷爷想做主说亲。可还没说呢。”林不满道。

 “没影儿的事,你跟我瞎嚷嚷。”林大头埋怨道。

 “等有影儿了,这事就定下了!”

 爹反应这么迟钝,林有些恨铁不成钢。

 果然,林大头一听这话,又紧张起来。

 他媳妇就叹气,说可惜了黄雀儿这么个好闺女,还不晓得她爷爷把她许什么样的人家呢。照老两口对大儿媳的成见,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好人家。

 林看着爹娘丧气的神情,忽然问道:“爹,娘,你们可想把雀儿姐姐娶回来当儿媳?”

 林大头听了一愣,道:“谁娶?”

 林道:“当然是二哥娶了。难不成让冬生娶?”

 他绝口不提自己。

 他娘瞪了他一眼,嗔道:“鬼话!”

 林大头却急声问道:“你有法子?”

 林信心满满地点头道:“只要爹听我的,我就有法子。保管让这门亲成功,让爹娘得个好儿媳妇。”

 林大头便不住催他说,他媳妇也催。

 林便如此这般,将准备好的一套话说了出来。

 林大头并没有大喜,或者大惊,而是垂头想了起来。又不时地问几句,又低声跟媳妇商议几句。

 等全部弄清后,就断然拒绝,道:“这不成!这要是闹翻了,往后你还想娶杜鹃?不成仇人就好事了。这肯定不成。娶一个,丢一个,这亏本的事我不干!”

 林听了张口结舌。

 他万万没想到,爹竟会把这事跟他的亲事联系起来。

 不由在心里思索:杜鹃说过,为人行事要懂得迂回,一味地横冲直撞,过刚易折。爹既然担心这个,不如暂且哄他一回…

 想毕,他便瞅着自己老爹叹气道:“爹呀,叫我说你什么好呢!你就不能往长远了想?都说了眼下我跟杜鹃的事不能提。你别总惦记。这事要采用迂回战术。你先想法子帮二哥把雀儿姐姐的事给定了,先捞回来一个儿媳妇再说。捞一个够本。捞两个得一双。慢慢来么。往后,咱家就跟黄家就是亲戚了。有雀儿姐姐在咱家。我跟杜鹃那不是…水到渠成的事。”

 他平常话并不算多,真要说起来,那便一套套的。

 林大头听得一愣一愣的“水到渠成?什么…战术?”

 大头媳妇都不敢吭声了。

 儿子说的她大部分能听懂,少数听不懂。

 不过,根据猜测,好像是说娶了黄雀儿,再娶杜鹃就容易了。对,就是那么个意思!

 林就解释道:“就是说不用费心巴力地去挖水沟。等水来了,这么一淌,那沟就被冲出来了。”

 林大头道:“哦,是这么回事。水来了就能冲出一条沟。然后呢?你跟杜鹃…”

 这沟跟杜鹃有关系吗?

 林道:“我就是打个比方:说你要是把雀儿姐姐娶回来了,往后才好娶第二个、第三个黄家闺女。”

 他很知道爹的野心,所以极尽惑之能事。

 首先,两家成了亲戚,来往就更多了。

 还有,等黄雀儿嫁来。爹娘要用实际行动证明他们是好公婆,给林家做儿媳妇是多么的幸福。

 最后,闺女在林家过得好,那黄老实就会对林家满意。再说下一个闺女,就容易了…

 林大头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可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担心这事闹狠了,最后把林和杜鹃那头亲事给闹黄了。

 林便又解释一大堆。说得口干舌燥,喝了许多水。

 林大头忽然觉得有些疑惑。看着林想:“不对呀,这小子怎么对夏生和黄雀儿的事这么上心?热乎乎地上赶着主动出主意。真怪了!”

 他便冲儿子狡黠地一笑,道:“那你得听爹的话娶杜鹃。趁这机会咱把你跟杜鹃的亲事也定了。不然这黄雀儿咱也不要了。夏生不娶雀儿不要紧,你一定要娶杜鹃。这都是两家当年说好的。你要不答应爹,爹也不答应你。”

 林尚未做出反应,门外偷听的夏生气得七窍生烟“砰”一声推开房门就闯进来了,怒视着林大头道:“爹!我不是你儿子?”

 林大头愕然:“夏…夏生?”

 夏生愤怒道:“爹还记得夏生呢?爹心里一年四季就只有春天,没有夏秋冬!”

 林听了二哥的话,噗嗤一声乐了。

 秋生和冬生跟在后边进来,都笑得直跺脚。

 林大头咧咧嘴,无话可回。

 大头媳妇又要笑,又竭力忍住,忙把二儿子拉到身边,道:“你爹不是那个意思。夏生,你爹是因为儿…”

 秋生闲闲地说道:“爹什么都先紧着儿,都不记得我们了。我是老大还没定亲呢,夏生的事都赶在眼跟前了,爹还只想着儿。”

 冬生一头扑进老爹怀里,跟着起哄道:“还有我,爹。”

 林大头看着一溜高矮四个儿子,额头青筋跳,气得骂冬生道:“你还没长齐呢,就想着要娶媳妇了?”一边抬头对秋生骂道:“别打岔!你小子不晓得爹什么心思?”

 秋生“哼”了一声。

 林见都来了,便拉大哥二哥坐下,从新认真商议起来。

 夏生首先道:“爹不给我定亲?哼,就怕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捞不到!到时候杜鹃恨死你。还给你做儿媳妇呢,想得美!”

 林大头一听急忙问:“怎么回事?”

 林阻止不及,夏生已经说出来了,遂不满地瞪了他一眼道:“二哥!”

 夏生也觉说错了话,讪讪的不吭声了。

 林大头还只顾问。

 林便赶冬生去睡,怕他人小,听了出去说。

 冬生也是个小男八卦,哪里肯走。

 林大头道:“说吧,这小子听了不敢在外说的。他要说了,我扒了他的皮。”

 冬生便赌咒发誓说,一定不在外说。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