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068章 一泡尿引发的家庭战争(
ps: 首先谢谢大家订阅支持!感谢“newcastle”、“沉香如屑”、“三月烟花飞”、“寒塘mary”打赏的平安符“长白山£雪”送的香囊“逍遥九世”的和氏璧。还要感谢“长白山£雪 ”、“stillia”和“逍遥九世”的粉红票票。

 从一早开始,她忙得脚不沾地,中午饭都没吃完——因为媳妇都是等客人吃过了,才在灶下将就吃一口的——就被派去保媒拉纤;亲事不成,反落了不是;晚上这些人还不走,还要在这吃;现在婆婆又把亲事不成的火发到杜鹃身上,横竖都是她的错!

 她刚把完了,把杜鹃往上一丢,旋风般冲到箱子跟前,打开箱子盖扯出那套粉红的袄子和夹就冲了出去。

 “娘就是看不惯杜鹃穿两件好衣裳,我烧了就是。赶明儿人家送一样,我烧一样,省得娘心里扎刺。娘要是还不足,还看不惯两丫头,娘你说,我拿刀把她俩杀了今晚做菜。娘不是说蒸些鱼和腊,烧个兔子,弄些菌子和笋子,煮个豆腐都只能算对付么。雀她爹没本事打野味,没好东西招待亲戚,那就把两娃儿杀了做菜…”

 她状若疯魔,恶狠狠地说着,一边把那衣裳丢进火盆。

 众人都被她要杀人的话惊呆了,谁也没想起来抢救衣裳。只见火苗窜起,那衣服外面的绸布和里面的顷刻燃烧起来。

 一个媳妇醒悟过来,忙一手拽出,放在地上狠踩了几脚。才踩灭了。看时,已经焦黄蜷缩。不成个样子了。

 黄大娘气得哆嗦道:“你…你…”她从没想到冯氏敢这样对她,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她嫂子等人都看着冯氏。暗叫这媳妇厉害。

 荣子和玉珍吓得往后直躲,缩到墙角观看。

 黄老爹愤怒了“啪”一拍桌子,对冯氏吼道:“给我跪下!凭你是哪家的闺女,你敢这样对婆婆说话,就是不孝。你给我跪下!”

 又转头对儿子道:“老大,今儿你要是敢护着这婆娘,我就没你这个儿子!”

 这意思让儿子去惩罚媳妇。

 可黄老实还发蒙呢,不明白帮娃把怎么就吵起来了;再者。以往娘跟媳妇吵嘴,他也没护过媳妇,今儿当然也是两不相帮,因此呆愣。

 谁料冯氏今天豁出去了。

 她一扭身,一脚跨进房门,从靠墙的案板上的针线箩筐里翻出剪刀,尖声叫道:“不用跪。我死给你们看!我死了,你们再把两丫头剁了,再给你儿子娶个贤惠的媳妇。好给你们添孙子。”

 说完,就把剪刀往口扎。

 众人再也坐不住了,一拥而上,拉住冯氏。抢下剪刀。

 冯氏还在跺脚大喊,把多少年、多少天的怨气都发了出来,想起一句说一句。想起一件说一件,嚎啕大哭不止。

 黄大娘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晕过去。

 她又羞又怒又怕。

 羞的是儿媳妇把她说成了恶婆婆、偏心眼的娘;

 怒的是冯氏敢这样对她,这口气无论如何咽不下去;

 怕的是冯氏要是真死了。那亲家冯长顺来了,非点火烧了黄家房子不可,甚至杀了她都有可能。

 这么想着,便浑身颤抖不止。

 她对嫂子哭道:“我…我前世里造了…什么孽哟!娶了这么个不省心的回来。”

 她嫂子低声劝道:“你忍忍。这娶都娶了,娃都生了,还能怎么着。”

 正闹着,门外传来大猛媳妇的声音“大娘,大娘!”

 黄大娘立即停止哭,慌忙答应“嗳”抹干净眼泪起身。

 真奇怪,她在冯氏面前,觉得“有理走遍天下”因为她是婆婆;但面对外人,尤其是面对大猛媳妇,却变成“无理寸步难行”生恐刚才的事被她知道了,惹人笑。

 她嫂子对凤姑使了个眼色,众人把冯氏拖进房里去了。

 这里大猛媳妇笑灿灿地走进来,手上端了个巴掌大的小陶罐,道:“盐没了,我来跟弟妹借点盐。”

 原来,先前黄大娘走后,她和大头媳妇嘀咕了一会,觉得不放心,要过来看看才好。

 正说着,就听隔壁擂桌子响,跟着又有哭喊声。

 她便知出事了,忙装作借盐,就过来了。

 凤姑忙从房里出来道:“我带你去舀。”

 说着就要走。

 大猛媳妇一眼看见地上烧得缩一团的衣裳,诧异地将盐罐子递给凤姑,道:“你帮我舀几勺就够了。我懒得往家跑,先借点对付今晚一顿,明儿就叫人送些过来。”

 因她家卖盐,所以这么说。

 凤姑无法,只得接了过去。

 这里,大猛媳妇指着地上的衣裳问黄大娘道:“大娘,这不是我帮杜鹃做的衣裳么。怎烧了?嫌不好?”

 她开玩笑地说着,黄大娘却绝不敢当她开玩笑。

 可她还没从刚才的风波里回过神来,愣是张口结舌,一句话说不出来。

 她嫂子忙道:“是刚才雀儿娘拿衣裳出来给大伙瞧,娃儿手,不小心落火盆里了。这不,她爷爷也生气,也骂,闹了半天呢。”

 黄大娘忙接道:“可不是!我就心疼这衣裳。这好料子,那是好容易得的?她干娘又费心做出来。我这个气哟…”

 她是真生气!

 虽然眼气杜鹃,恨不得把那衣裳改大了给小宝穿,但真烧了她还是心疼的。因此,她恨透了冯氏:不仅烧了衣裳,还当着这么多人落了她的脸面,让她下不来台。

 大猛媳妇将信将疑:若真是这样,闹起来也有可能。

 这时凤姑拿了盐来。她便接过来看了一眼,站起身笑道:“跟弟妹说一声。明儿就还来。我走了。”

 黄大娘忙起身相送,道:“还什么还!说了都丢人!你帮杜鹃置了那些衣裳和鞋。她还你的情还还不清呢。”

 大猛媳妇笑着转身,却被飞奔来的小宝撞了一下。

 她忙低头扶住他,道:“哎哟这小子!跑这么快,等着吃呢!咦,这不是杜鹃的小牛吗,你拿哪去?”

 小宝手上抓着一只木雕牛,正是林送给杜鹃的那只;另外,旁边还有个六七岁的小娃儿,提了个小篮子。里面全是九儿送给杜鹃的玩具,什么小木桶啊、小水瓢啊、碗啊勺的,就只没那套小桌椅。

 小宝被大猛媳妇拉住,夺手要跑,一边嚷道:“是我的!妹妹的就是我的!都是我的!”

 他娘想要阻止,已经说出来了。

 大猛媳妇“哟呵”一声,笑骂道:“你真有出息!这么大了,还抢妹妹的玩意。一点哥哥的样子都没有。你爹不是木匠吗。想要什么玩的,叫你爹做就是了。这些东西是九儿送给杜鹃的。这牛是老太太送给杜鹃的。你要拿了,九儿看见了跟你拼命。你呀,该把你家的玩的拿来送妹妹玩!”

 一边说,一边劈手夺下那牛。扔进那男娃手上的篮子内。

 然后,又毫不客气地夺过篮子,这才摸着小宝的脑袋对脸色难看的黄大娘等人笑道:“小娃儿。就是贪新鲜。老二是木匠,什么不会做。家里肯定什么都有。”

 凤姑觉得脸红,忙道:“有。都有!他就是贪新鲜。”

 大猛媳妇笑道:“那是,家里有个木匠,要方便许多。”

 说到这,忽然想起什么来,转向男人那桌,对黄老实笑道:“老实兄弟,你该多请请你家老二,让他帮你置些家用的。不是我说你,你家这几件破烂东西,实在不像样。咱们山里,别的没有,木头成片。你哪像山里人,也不像家里有个做木匠的兄弟。那桌子今儿我碰着直摇晃,都要散架了,你也不让你兄弟给修修。”

 黄老实连连点头,对黄老二道:“老二,听见没有?你哪天有空帮我修修。”

 大猛媳妇笑地说完,将篮子交给黄大娘,转身走了。

 这回是真的走了。

 直到她走出了院子,屋内还余音缭绕。

 大猛媳妇回到隔壁后,跟众人说起刚才的事。

 任三禾听说黄家把杜鹃的衣裳给烧了,眼中寒光一闪,手上一用劲,就听“咔嚓”一声,那装茶的大碗愣是被他给捏碎了,散成一堆碗碴子。

 林大猛悚然而惊,怔怔地看着他。

 林大头更是张口结舌。

 大猛媳妇也慌了,忙道:“我只看见烧了,也不知是怎么烧的。他们说是小娃儿手不稳,掉火盆里去了。”

 任三禾俊脸毫无表情,抬起眼皮问道:“那嫂子信吗?”

 大猛媳妇就沉默了。

 因为她也不太相信。

 她在那呆了有一会,却始终没见冯氏出来,黄大娘黄老爹的面色都不大好,肯定有事。

 林大猛深了口气,对任三禾道:“兄弟,听哥一句话,别人家的事,咱不好搀和。人家是儿子老子。”

 任三禾静默了会,郑重问道:“这村里都这样?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也不讲个道理?”

 林大猛等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道:“也不是这样。咱们村还好,没那些龌龊事。黄家以前也没这样。是不是,大头?”

 林大头急忙点头道:“对!以前黄大娘也就跟老实媳妇争几句嘴,没大事。她不喜欢这个大儿媳,不常过来这边。这段日子也不知怎么了,老是吵。就从…哦,好像就从老实媳妇生了杜鹃后就这样了。”

 任三禾听后,脸色更难看了,拳头不觉攥得死紧。

 林大猛沉了会,忽然道:“我知道了…”

 话未说完,忽听隔壁传来一声婴儿尖锐的哭声,那声音仿佛在拼命挣扎,以至于又尖又厉,刺破山村的上空,刺痛人们的耳膜。

 任三禾一跃而起,晃出屋子,掠出院子,快如疾风。

 林大猛等三人也都纷纷奔了出去。

 大头媳妇也丢下锅铲,奔出厨房;秋生、夏生,和刚睡醒的九儿林都往黄家跑去。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