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045章 最小的情敌
感谢安雀妹妹和奇迹一生123的平安符。这周都是一更,望亲们见谅并支持!木办法,新书都是要慢慢养肥。咳咳!上架后原野会多更的。

 ***

 大猛媳妇看着冯氏似笑非笑地说道:“我说弟妹,这又不是送你的,是送我干闺女的,你推什么?你想要我还没的送呢!我可说不好听话,你别以为你是豆鹃她娘,送给闺女的东西就成了你的,然后拿了去卖钱,再不然拿去送人情,我听见可不依。”

 冯氏听了愕然,接着就讪讪笑道:“哪能呢!”

 她可不就是这么担心么。得了这东西,回头婆婆提起孝敬,或者说分一样给侄女,都名正言顺的很,她怎么办?

 黄大娘果然有些想法,因此大猛媳妇的话让她的脸再次发烧,一声不吭地低头吃菜。

 冯长顺眼中光一闪,隔着桌子对冯氏笑道:“闺女,别小家子气了,这是杜鹃干娘一份心。你要不过意,不如多教她将来孝敬干娘。唉,说起来这丫头还真是福气,竟然入了她干爹干娘的眼。这可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转头对里正等人恭敬地敬酒。

 冯氏忙就把耳坠子接了过去,至于银镯子,大猛媳妇直接帮杜鹃套上了,大小正合适。

 桌上要数黄老实最开心了,笑得见牙不见眼。

 林大头则苦着脸,转脸对大猛媳妇喊道:“嫂子,儿可是你侄儿,杜鹃可是我看中的儿媳妇…”

 一句话逗得连他爷爷都笑了起来。

 大猛媳妇得意地晃着头笑道:“着急了是不是?着急了就好好教儿子。要是儿长大了不成器,别想娶豆鹃。还有,往后你要好好尊敬我跟你哥…”

 林大头哀怨地说道:“我什么时候不尊敬你跟哥了?要说嫂子待我也好,怜惜我从小就没了娘,可我也是把嫂子当娘尊敬的…”

 大猛媳妇笑了,指着婆婆道:“娘在这呢!大伯娘在前,你说把我当娘,你会说话么?奉承人也不能这么说。”

 林婆子瞅了侄儿一眼,笑道:“他就是有些个鬼机灵。你当他有多?打小没了娘,过日子样样都要算计,才养成了这副子。人都说他小气贪财,其实是个好娃儿…”

 一句话把林大头说得红了眼睛,低下头去。

 冯氏看着他若有所悟。

 林大猛给堂弟倒了杯酒,笑道:“还不赶紧给老实兄弟敬酒?如今我家九儿也喜欢杜鹃,儿多了个对手。往后媳妇保不住,你别怪我偏心眼。”

 林大头急忙转头对媳妇方向叫道:“儿子,听见没?你九儿哥横了这一脚,你可要小心了,别把媳妇弄丢了。往后啊,你不但要孝敬黄家亲丈人,还要孝敬你大娘这个干丈母娘…”

 众人轰然大笑,大猛媳妇笑得连连咳嗽。

 林正对着坐在林婆子怀里的九儿挥舞手臂,两娃跟斗似的对峙。

 说来好笑,小林先是不让九儿碰杜鹃,才跟他干上的;眼下倒好,他对九儿的兴趣比对杜鹃还要大,就算杜鹃不在眼前,他也跟九儿闹得不亦乐乎,忘了结仇的初衷。

 因此,杜鹃听了大人的玩笑话忍不住翻白眼。

 她可还没满月呢,把她跟林扯一块就不说了,才一天工夫,又弄了个九儿来。明明那两娃好斗,却说为了她才动手。也不瞧瞧,眼下林根本没看她,光顾看九儿去了。

 不过,好像谁说过:情人之间关注思念的时间比不上情敌之间关注思念的时间多,林这样表现也正常。

 她被自己这想法逗笑了,恶作剧地想,林和九儿恐怕是天底下最小的情敌了。

 山里没乐子,拿兜着布的小娃寻开心也不错。

 她摸着戴在手腕上的两个银镯子惬意地想,这可是她的私产,将来她想要动身去哪,身上没银子可不成。

 至于林家的求亲意向,她是一点不愁的。

 等将来长大了,她自然能搞定林和九儿,再来“十儿、十一儿”她也照样能搞得定。

 前世她的人气多旺,那么多的追求者,她从没觉得负担。

 这不是说她八面玲珑、会处事,而是她生成这副子,混不知愁、浑不在意,坚定地贯彻“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从不会陷入纠结、困苦而不能自拔。

 想不通的事,她就不想。

 “条条大路通罗马”此路不通,她就走那通的。

 对于追求自己的男生,她会坦言拒绝。若是那人坚持不懈,她也无所谓,随他便,反正她就是不动心。她一如既往地生活,也不避他如蛇蝎,也不恶言相向,也不会为了他辗转反侧睡不着、心不安。

 说她没心没肺吧,马上有一堆人抗议,因为杜鹃可善良单纯了。

 对,就是那该死的单纯!

 对着这样的她,人家恨不起来、也怪不起来。

 当然,也有那钻牛角尖的,情深不悔,要自杀。

 她劝不住,便也任他去。于是,那人躺医院去了。

 闺蜜们让她去看,她说忙,有事儿呢。

 问她别人都这样了,就不感动、不难过?

 她说有什么好感动的,她不需要这样一份感情,硬给她,她如何感动?她也没什么好难过的,他自己要死,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劝也劝了,总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陪在他身边,她也没空啊;要是再来一两个这样的人,把她活劈了也不成啊!

 这下连铁杆闺蜜都骂她无情,说去看看又能怎么样,何苦这样狠心。

 杜鹃笑问道:“他求不得就自杀,那我也不肯屈服他,我心里也不好过,我现在也想自杀,好不好?”

 闺蜜听了根本不信,骂道:“你跟着胡闹什么?”

 她哪有不好过,看上去不知有多好过。

 杜鹃道:“你们知道我的性格,知道我是不会自杀的。我起这个念头就是胡闹,还让我去安慰他,可谁来安慰我呀?哦,我看得开、子坚强,我就活该吃亏,就应该去将就别人;他那么爱我,怎么不来将就我、放过我呢?”

 众人都哑口无言。

 消息传到医院,那男孩听后绝望,从此振作起来。

 不振作能怎么样?

 人家就不在乎他,这么死太不值得了!

 闺蜜们从此看她高山仰止。

 当然,世上人是各种各样的,杜鹃也遇见过特别难的、无赖式的。可是,不等她自己动脑子处理,身边的男仰慕者,加女铁杆姐儿们都轰动出面,帮她料理了。

 他们断定,单纯的鹃儿自己搞不定这样的无赖。

 至于后来跟李墩恋爱后,一切都风平静了。除了李墩有些手段外,她自己也常赖在李墩宿舍,大家都以为他们同居了呢。

 最让闺蜜们生气的是,杜鹃是倒贴上李墩的。

 杜鹃很得意自己的眼光,最后也证明她并没有选错人。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