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035章 上门赔罪
谢谢亲们评论、打赏和投推荐票支持。今天继续两更呢。

 ***

 西头房间内,冯长顺正吩咐闺女话,冯婆子也在一旁。

 原来他是让冯氏装些盐,想等会带她和女婿去请亲家。

 进山一趟不容易,他每次来都不空手,带的都是吃穿方面很实用的东西。这回则驮了四五十斤盐来给女婿。

 横竖过日子都是要吃盐的。山里没集市,因里正家骡子多,一月出去一趟,贩些生活用品供大家救急,那价钱自不用说贵的很。

 他听老婆子说了上次杜鹃“生病”时的事了,心里虽然恼恨亲家母说话无情,也很想不理他们了,或者上门去问罪,但他仔细思量,得罪亲家有什么好处呢?

 说到底,闺女也有不对,跟婆婆顶嘴就不对;再说,隔了这么远,他想照应闺女也照应不到,说不得只能忍一时之气,低个头,将来万一有事,盼黄家能看在儿子份上,不要把事情做太绝。

 这么一想,便要带女儿上门去给她婆婆陪罪。他知道,今儿不上门去请,黄老爹老两口是不会过来的。

 谁知说了半天,冯氏只倔强地抿着嘴,低头不语。

 再催她,就说“我不去。让老实去请。他们也不稀罕我去,恨不得我死了才好呢。”

 冯长顺喝道:“那是你婆婆!受她两句话你又不得死。当没听见不就完了。你说你这子,累死累活,还不得一点好,你…你…”冯氏悲愤道:“我做了累了,讨不到她好,要怎么样?”

 冯长顺骂道:“哆嗦什么!做个样子你不会?”

 冯氏知道爹的脾气,不再争,便找了个布袋子,走去后装盐。

 等出来,冯长顺拽过她手里的布袋子掂了掂,瞪眼道:“装这么多?这都有十斤了。倒一半下来!这盐可是你爹舍了老命从山外驮进来的,过黄蜂岭的时候,差点失脚跌死。你就装这么多送人?爹也不是舍不得,就送也要得个人情;就你这样为了赌一口气送了去,还板着个脸,人家收了东西还不领情。这回少送些,往后等他们有事的时候,你再送一点,这才显得你有孝心。”

 冯氏一听有理,况她本就不愿送的,忙回头倒了许多。

 再出来,冯长顺又接过布袋子掂量了下,又气道:“叫你倒一半,你倒许多干嘛?这还不够三斤了。那是你公婆,太少了也拿不出手。唉,怎么就教不会呢!”

 因实在生气,转向冯婆子问道:“她是我闺女么?我怎么养出这样的闺女?”

 冯婆子听后脸色很不好看,嘴上没出声,心中暗道:“不就是你的种,跟你一样犟。”

 好容易妥了,老两口带着女儿女婿,还特意抱上杜鹃,上黄家去请爷爷

 出得门来,杜鹃见院子里横四竖四,摆了四四一十六张桌子,每张桌子四周都围着长条板凳或者木椅;院子东边靠厨房边上新搭了四口大锅灶,都是用土坯和大石块垒起的,锅里冒着热气,香味四散;旁边有四张小方桌,上面摆满了大篮子和大筲箕;汉子们和媳妇们跑进跑出,挑柴的、担水的、洗菜的、搬东西的,来来往往忙碌不停,脸上洋溢着快的笑容;小娃儿和狗也来了,到处钻。

 那情景真够壮观的!

 可是她喜欢,这样的乡村风味、农家气氛让她很新奇。

 冯长顺停住脚跟人说话,告诉人他是带闺女去给亲家赔罪的,请亲家来吃酒“顶撞婆婆就不对。”

 人们都赞他有礼,又劝他别怪冯氏,说她也不容易。

 冯长顺道:“我也晓得她日子辛苦,着大肚子上山砍柴,不小心把娃生在山上了。可她婆婆说她也是为她好不是,哪能顶嘴呢。”

 又向众人道辛苦,说他请了亲家就回来跟大伙一块忙。

 黄老实最高兴,催道:“爹,咱们快点去。喊了我爹娘好回来帮忙。”

 他一肠子通到底,才不想那么多呢,惦记着今儿可是为他闺女热闹的,他不在怎么成呢。

 于是,几人小心地从桌子中间的通道走过,一路跟人打招呼说话。

 杜鹃因此才知道,那几口大锅是村里公用的,谁家有红白喜事的时候,都会借了来家搭临时锅灶,因为一般人家厨房的锅灶办酒席周转不开。

 往家去的途中,杜鹃得以仔细观看泉水村。

 村里更质朴悠闲:直径两尺的大树随处可见,浓荫密布、青翠润凉,蹲在树杈和墙头上居高临下,猪和狗到处晃;房屋大多是石墙基和木楼,也有灰色砖墙,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应该是用土窑烧的;不知什么地方传来“哗哗”的水声,想是有河穿过村里,却“只闻其声,不见其影”

 因今儿是端午,各家门口都放了菖蒲和艾叶,院子里传出小娃儿的闹嚷声;也有人把大晒簸搬到院子里,铺开一摊子包粽子呢,见了黄老实翁婿母女都打招呼。四人一路答话,径望黄家老宅行去。

 到了后,杜鹃一看,却是清清一个院子,上房四间,东西厢各三间,十分整齐。

 黄老二正在西厢门口骑着一长板凳,用刨子刨木料,杜鹃今天才知道,原来二叔是木匠。

 见亲家来了,黄老爹显然有些措手不及。他今天根本没打算去大儿子家,也不知亲家又来了,更不知满月酒的内幕。

 冯长顺大嗓门笑道:“亲家,我把闺女带来赔罪了。”

 这么一喊,黄老爹、黄老二,以及黄大娘都上前来,客气地让入上房,二媳妇凤姑倒上茶来。

 坐下后,冯长顺把盐奉上,又把来意说了一遍,示意女儿给婆婆敬茶赔礼“婆婆说你两句怎么了?当着人顶嘴,这还得了!我来了一听说这事,就骂了她一顿。”

 黄老爹斜了一眼大儿媳,见她不情不愿的样子,暗道说得这样好听,瞧你闺女有一点认错的样子吗?因而不等冯氏上前,自端起茶杯喝茶,并垂下眼皮装作无事样。

 冯氏垂眸,上前端了茶杯递给黄大娘,一句话不说。

 黄大娘见她那被不情愿的模样十分生气,然当着亲家,不接茶又不好,遂赌气接了过来。

 冯长顺朝女儿训斥道:“你摆这脸子给谁瞧?不服是不是?你婆婆就没说错,你个大肚子上山砍什么柴?的哪门子闲心?真没柴了,亲家还能眼看着不管?就过来挑几担去,还能不给,还能叫你吃生的?弄得把娃生在山上,自己丢了半条命不说,连亲家也没脸面。”

 黄老爹听后差点把茶呛进气管,闷咳了两声,极力掩饰。

 黄老二夫也脸上挂不住。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