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009章 没奶的娘
两个男人回来后,在大头媳妇分派下,把那只杀了,收拾了放煨罐里煨上。忙了一通,等黄老实父女吃了饭,林家两口子才告辞离去。

 杜鹃实在撑不住了,早陷入沉睡。

 半夜里,她醒来一次。

 陌生的地方,黑沉沉、寂静的夜晚,无不映照着她内心的孤独。

 她十分急,才想着要弄出些动静,把新爹娘弄醒给自己把,下面早已失了,热乎乎的很温暖。

 等会冷了就难受了,杜鹃懊恼地想。

 纠结了一会,正要睡去,又听见冯氏在低声啜泣。

 这个可怜的妇人,藏了这段心思,还在月子里,总这么偷着伤心,迟早要把身子弄垮的。

 杜鹃暗自叹了口气,迷糊糊又睡了。

 第二天早晨,她在一片嘈杂声中醒来:窗户上透进蒙蒙晨光,厨房特有的铲锅声、外面狗叫和“咕咕”叫,还有堂屋的扫地声连成一片,新的一天开始了。

 觉得身下软,她动了动,但没有吭声。

 冯氏昨晚半夜还在哭,这会儿还合眼睡着,她不想惊动她。

 谁知冯氏觉得她动,立即转过脸来,两人正对上眼。

 杜鹃又习惯性地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脸。

 冯氏嘴角咧了咧,好像别人对她笑,她不好不回应一样。

 她坐起身,扯过头横栏上搭的一件夹袄套在身上,然后抱起杜鹃,动手帮她换布。

 杜鹃像面团一样,被她翻来滚去地。这种丝毫不能自主的情境让她很颓丧。好在换了干布后,身上舒服了许多。

 冯氏做这些的时候,杜鹃因为忍耐,一直咬牙憋着气。等换好了,她才长长地出了口气。惊得冯氏将她竖起来,盯着她眼睛看了半响。

 杜鹃吓坏了,不知所措之下,又对她咧嘴笑。

 冯氏喃喃道:“真是个小怪!”一边解开衣襟喂

 杜鹃又开始抗拒了。

 因为冯氏身上有味儿了。从昨天回来,她还没洗过澡呢,身上的汗味和血腥味混合,实在不好闻。

 也没人帮杜鹃洗。

 这日子真难熬!

 冯氏将|头抵到杜鹃嘴边,见她不肯张口,急得又骂“讨债鬼”、“不省心的丫头”

 杜鹃委屈的要命。

 正在这时,小姐姐黄雀儿提着一把芦苇编的小笤帚进房来扫地。听见冯氏骂,就凑到前问:“妹妹不吃?”

 杜鹃迅速判断形势,觉得她就算绝食,这个当娘的恐怕也不会想起来去洗个澡再喂她,这么耗着实在没意义,因此认命地叼住那|头起来。

 冯氏见她吃了,就吩咐黄雀儿:“撒些水再扫。别弄得屋里灰扑扑的。”

 黄雀儿答应一声,忙丢下笤帚出去弄水。

 杜鹃了几下就松了口,因为什么也没出来。

 冯氏还是没有下

 冯氏却不知道,以为她又作什么怪,把脯往前送了送,道:“你个小讨债的,老娘前世欠了你的?这么难伺候!”

 小讨债的又努力了几下,还是什么都没有。

 她不抱怨道:“什么都没有!吃什么吃?”

 她一急又忘记现在的角色,不管不顾地说起话来。说话的情形反应在婴儿身上,则是张着小嘴哇哇叫一通,瘪几下,神情十分委屈,实则是郁闷。

 所幸她的抗议引起冯氏的注意,忙用手使劲挤那|房,哪里有丁点水。

 她又急又悲,心里窝了一股火,便将杜鹃丢到上,穿衣起出去了,也不知干什么。

 杜鹃也苦闷,觉得前途一片晦暗。

 可想而知,这个娘没有,她将要继续向大头媳妇讨吃,然后被大头算计订亲,再然后…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就算她本积极乐观,眼前也没法子阻止这一切,只能等长大再说。

 黄雀儿端了半瓢水进来,撒了水扫地。

 见娘不在,她扫了两下就丢下扫帚跑到边,伸长了脖子逗妹妹玩。

 杜鹃闲着没事,十分配合地做各样表情回应,姐俩一齐笑,也不知是谁逗谁。

 黄雀儿以为妹妹是被自己逗笑的,十分欢喜。正乐着,外面一声叫“雀儿,你死到房里不得出来了?”

 黄雀儿一惊,慌里慌张地答道:“来了。”

 忙转身捞起扫帚,跟划大字似的,在屋子当中划了几下,把灰尘渣滓聚拢,用撮箕撮了出去了。

 房里没了人,静了下来。

 杜鹃早餐没着落,使劲歪着脑袋打量这房间:左手墙边一个大木柜,两口木箱子,都是原木,有些陈旧了;对面靠墙也有个大木箱,旁边用架子支了块一米来长半米宽的木板,上面放了针线箩筐、篮子等杂物。

 前面靠窗下,一张旧桌子,上面有木梳、梳妆匣子(只能算木盒子)等物。

 墙角还有两口两尺来高的缸,应该是装粮食的。

 正看着,冯氏端着一只大碗进房来,扑鼻一股炖香气,杜鹃不咽了两下口水。

 看来为了下,这当娘的要下血本吃了。

 只见她重新坐回上,从头矮凳上端起那碗汤“溜”有声地吃起来。

 一时黄老实从外进来,闻见香气,腆着脸笑道:“这味道忒勾人。我也吃些去。反正那脚也没,你吃了也白吃…”

 见冯氏闷着头不理他,他就出去了。

 不一会,也端了一只大碗进来。

 冯氏这才抬眼,气怒道:“你几十岁的人了,还这么馋。不吃能死啊!不晓得给雀儿留些!”

 黄老实忙道:“翅膀和肝都给雀儿了。我就盛了股,舀了点汤。”

 杜鹃听了暗自摇头。

 冯氏先吃完,将碗筷放到凳子上,抹了把嘴,对黄老实吩咐道:“吃了饭,把猪喂了,上山把我昨儿砍的柴挑回来。下晌去大杨村我娘家报喜…”

 黄老实仰头,一口气喝完汤才道:“早上去报喜吧。”

 冯氏提高声音道:“那柴火不弄回来,回头让旁人挑去了,我不白忙一场?你腿跑快些,两样事不都干了!”

 黄老实忙点头答应,又将媳妇碗筷收拾了,才出去。

 早饭的时候,杜鹃已经饿得不行了。也不知冯氏怎样打算的,究竟是让自己讨吃呢,还是准备用米汤养大;若是喂米汤,又没听见她吩咐熬米汤。

 其实米汤也不错,她想,李墩煮的米汤,加了红糖,可香了,粘稠的像牛。一边想,一边砸巴两下嘴,回味无穷。

 正挣扎在饥饿线上,外面传来一声大嗓门,是林大头:“老实兄弟,弟妹可下了?”

 黄老实道:“啊,下?我还不晓得!我问问去。”

 接着,他凑近窗口问道:“雀儿娘,下了么?”

 冯氏紧闭着嘴不吱声,脸色十分难看。

 外面又问一声,冯氏才不耐烦地应道:“没呢!”

 黄老实就转头对林大头道:“还没。唉,这可怎么好?”

 林大头忙道:“不要紧,不要紧!叫我家的来喂。住在一堆,这么点事还不帮?我家的还算好,匀一口给你家丫头吃,也不值什么。”

 ****

 万分感谢大家支持!虽然每天求一次很啰嗦,但还是要厚颜相求:各种票票在新书期尤其重要,很重要!新书有些瘦,等不及的亲们可以先去看原野的另外两本完本小说《丑女如菊》和《果蔬青恋》。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