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缘 下章
第002章 刹那凝成永恒
下了山,只见一条干干净净的青石小道在阡陌间蜿蜒伸展,一直通向村里,与来时崎岖的山路完全不同;路旁伴着一条清浅的小溪,也向村中。

 杜鹃欢呼一声,撒腿往前奔去。

 李墩并不阻止,含笑看着,只叮嘱“当心脚底下。”

 等到了村口,杜鹃望着随处可见的合抱古木、深灰色的砖瓦民房、石砌的院墙、青石板铺就的台阶、墙面树根处的青苔、快奔的溪水和溪边的水草野花,呆呆不语。

 她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古意盎然!

 这是一个古老的村庄。

 幸亏几座大山阻隔,才避免了游人的扰。

 李墩问了村人,又自我介绍了身份,马上被领到村委会。跟着,全村的人都涌到村委会看新教师。

 他们被男男女女、老老小小围着,当做大熊猫一样观看。

 村民们都七嘴八舌地问,这么年轻的男女,一个帅气一个漂亮,怎么就到这山旮旯里来了呢?还把户口都迁来了。他们的儿子和闺女都不愿在家呆,都外出去打工了呢。

 两人都笑而不答,一脸的高深莫测。

 随后,李墩忙前忙后,和村里涉、认人等;村长又安排他们先在村小学宿舍住下,送来了米粮等物,晚上在村长家吃的饭。

 饭桌上,杜鹃看见一盆绿莹莹的豆腐样东西,欣喜地叫道:“神仙豆腐!”

 村长笑道:“到了这,吃这东西可容易了。回头让教你做。”

 杜鹃忙不迭地点头。

 一夜无话,第二天,李墩就找村委会批了一块地。

 如今乡下不比从前了,不准随意占用土地盖房子。但村长感激他们肯来这偏僻的地方教书,再说这儿跟外面不一样,没人费事多占地,所以多批了些地给他们。

 二人在村里村外四处转悠,选中了南向山坡上的一块地作为新房地基。小溪从坡下二十米处过,背后林木茂密,左边有块空地,正好将来当菜地。

 砖瓦都是从村里买的,土窑烧的,外面运不进来,总共也就花了一万多块钱。

 这里盖房只能请村里农民帮忙,又请了些婶子大娘来烧饭,忙忙碌碌的,第三天就开工了。

 杜鹃完全不上手,只跟孩子们混。

 傍晚收工后,李墩回到小学宿舍,用大锅灶煮饭炒菜,锅上一把锅下一把地忙,不许杜鹃帮忙。

 杜鹃在旁看着,不好意思地对李墩道:“我什么也不会做,拖你后腿了。”

 李墩温声道:“什么都不用你做,你就看着。这才两个人,有什么好忙的。等将来有孩子了,我一人忙不过来了,你再学做事。女孩子,年轻时总是青春美丽的。等成家了,成了别人的子了,再持家务。”

 杜鹃将手撑在灶台上,快乐地蹦了两下,笑道:“你整天累,都变糙了,不帅了。”

 李墩道:“那正好。泯然众人,省得你担心我出轨。”

 杜鹃问:“你这么惯着我,把我养得水灵灵的,就不怕我出轨?”

 李墩头也不抬地回道:“你要是发现有人比我好,我放你跟他走,不用出轨。怎么我放了你四年,你也没跟人走呢?”

 杜鹃就不吱声了,只是笑。

 过了一会,杜鹃又笑问:“为什么不用电饭锅煮饭呢?”

 李墩瞅了她一眼,柔声道:“电饭锅煮饭你还没吃够?柴火煮饭你肯定没吃过。你到这来为什么来了?”

 原来,他是专门费事煮给她吃的。

 杜鹃欢喜极了:对呀,她就是来过田园生活的嘛!

 于是,他在锅台前忙,她就像尾巴一样跟前跟后、问这问那,如何烧火,如何炒菜等,说是要先观察仔细,往后做起来才不陌生。

 李墩洗完米,指着塑料盆里白色的淘米水对她道:“这水给你洗脸。你在这,不需要用化妆品了。那些都能省下来。”

 杜鹃没明白他的意思,乖乖地点头道:“在这地方,是不需要用化妆品,白浪费钱。”

 李墩并不解释,等饭煮开锅后,又舀了一碗浓浓的米汤,加了些红糖,端给她喝“这个最好的。”

 怎么好,也没解释。

 两口锅,一个煮饭一个炒菜,饭里还煮了两个带皮鸡蛋。

 起锅后,剥开一个鸡蛋,水晶滑的蛋白,热气腾腾的,交给她,让她在脸上滚动,说是美容。

 这个杜鹃也知道,便美滋滋地做了起来。

 滚完,把蛋白剥了,单吃蛋黄。

 等饭菜端上桌,只有三个:韭菜炒虾米,碧青的青菜,还有笋炒腊

 杜鹃看得狂口水,疯吃了两碗。

 晚上,他们相偎着坐在窗前,也没亮灯。山村已经陷入沉睡,连狗都不叫了,唯有风过林梢、水潺潺等天籁的声音。

 杜鹃道:“这里好是好,可是我们的孩子将来怎么办?”

 李墩轻声道:“咱们两个还教不了孩子,一定要上名校、请名师?依我看,都是没事找事。再说,现在讯息这么发达,怕什么。我小时候,条件比这差多了,我不是一样成材了!”

 杜鹃满意地点头,觉得什么事被他一说,都不算事。

 这样的夜,她窝在李墩的怀里,心中柔情缱绻,抱紧他使劲蹭,还觉不够,仿佛要钻进他身子里才足。不自觉地小声咕哝道:“我…想开封了!”

 李墩听了身子一僵。

 这时候,他似乎应该化身饿狼才是男人该有的样子。

 可是,他心里柔柔的,竟然想笑,又怕她羞恼。

 沉默了一会,亲了她一下,用低沉的嗓音哄道:“等房子盖好了,咱们就结婚。现在人喜欢跑在前面,恋爱的时候就同居了,来的太容易,失了好些乐趣。结婚是人生大事,得慎重。咱们先亲手建造家园,然后选日子结婚。等待的时候,每天都充满期盼、渴望,你会觉得生活像涨满风帆的船,一个劲往前漂。等到结婚的时候,房花烛夜,那该多美…”

 杜鹃立即抬头,兴奋地嚷道:“好,就这样!”

 他总是能将普通的日子过得如诗一般。

 接下来十几天,他们的新房工地上一片热火朝天。

 李墩是总指挥,房屋设计、屋里屋外的规划布置,都是他一手完成。

 乡亲们在他的安排下垒起了一座小院、四开间平房,外带厨房厕所;连旁边的菜地也都开垦出来了,烧了草灰,掏出一条条垄沟,种上各种时令蔬菜。

 李墩忙的时候,杜鹃在学校教课,带孩子们玩。

 房子盖好后,又买了些简单的家用电器。——还好这里通电。大件的,只买了冰箱——雇了几个老乡抬进来——连彩电都没买,反正他们有手提电脑。

 婚期定在五一节。

 杜鹃家人没了,也不打算通知亲戚。

 李墩说等暑假带她回老家再办一次婚礼,目前父母他们正农忙的时候,不能来。

 于是,只有他们两人结婚了。

 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幸福的心情,忙里偷闲去山上玩。

 对着满山的绿树红花、谷中清溪,他道:“常看这些,你的眼睛会更加水润灵活。”

 杜鹃开心大笑。

 他用这明秀的山水,把她养得白粉红,面色就像桃花瓣,虽然她每天只搽最普通的面霜。

 村里的妇人们常说她皮肤粉的能掐出水来。

 下山的时候,她走累了,他就背着她。

 碰见村里人,他面不改地说道:“杜鹃把脚崴了。”

 这消息传开,顿时许多人上门探望,送鸭的,送鸡蛋的,送腊的,送香菇的…把个杜鹃惊得合不拢嘴。

 李墩一律都收下,谢过,送走了人,转头对她笑。

 “开心不?”

 “开心!”

 “明天杀鸭给你吃。清炖还是红烧?”

 “我要吃清炖!”

 …

 五一前的一天,是礼拜天。

 早上,杜鹃带着隔壁两小姑娘上山掐花回来瓶。

 在孩子心中,杜老师就跟仙女一样美。

 一个小姑娘道:“杜老师,你比红杜鹃还漂亮。”

 杜鹃不满意地摇头道:“老师不是红杜鹃。你们李老师说我是黄杜鹃。”说着指给她们看。

 满山的火红中,一簇娇的黄杜鹃恣意绽放,典雅、大方,且活力迸放,比红杜鹃另有一种内敛的火热!

 于是,小姑娘就专门找黄杜鹃。

 老师要结婚了,家里一定要弄得美美的,要多多的花儿…

 跑上山顶,她发现山崖旁有一丛黄杜鹃,那地方离山崖还有两米,很安全,就过去采。

 可是,她踩中了一颗圆滚滚的石头,跌倒了,向下滚去。

 她吓得大叫,忙中扯住一丛草,才止住下滑,挂在悬崖边。

 杜鹃听见,立即冲过来,被眼前的情形吓坏了。

 因山崖前是光秃秃的坡地,无法借力,若是用手拉的话,两人都要掉下去。她便命小女孩不要动,然后小心绕到她旁边,踩在一棵灌木上,把小姑娘往上托。

 小姑娘爬上去了,可是她踩松了那灌木,掉下悬崖。

 杜鹃没有听见学生惊恐的大叫声,她只看见李墩冲了过来,满脸决然,毫不犹豫地跟着她往下跳。

 半空中,他紧盯着她,跟游水一样划拉手脚,加速下跌,想要赶上她。

 流星有多快?

 那也没有快过李墩!

 那个男人,如流星赶月般,终于追上她了!

 在落地前的刹那,他抱住她,用力一个翻身,变成他在下,她在上,重重撞在谷底的石上!

 时空刹那静止!

 为何山花依然烂漫?

 为何春风依旧和煦?

 …

 杜鹃从未如此沮丧过:为什么这山崖这么矮呢?

 要是再高一些,他们还能说句话。

 可是,她依稀只看见他的嘴动了动,好像在说“活下去!”

 活下去?

 对于乐观的人来说,生死的选择从不是难题。

 这一刻,杜鹃只希望和心爱的人一起躺在这谷底,让野花野草将他们埋葬,他们的皮囊会肥了这片土壤,等来年,再开出绚烂的黄杜鹃…

 沉入黑暗前,她觉得她如愿了。

 即使有李墩当垫,她也没能幸免于难。

 …

 山下的新房已经收拾得井井有条:碎石铺成的台阶,从坡下一直延伸进入小院;篱笆墙内,青灰色的砖瓦房,古朴中透着自然,窗户和大门上方都贴上了大红喜字。

 明晚,杜鹃要“开封”呢!

 院子里,一群刚孵出的小娃“啾啾”叫。

 厨房里,新搭的土灶有两口锅,都是烧柴草的:外锅的早饭已经焖好了,里锅热水里温着一碗米汤,加了红糖,旁边还有个带皮鸡蛋;小方桌上摆着好几个菜,都用纱罩罩着;洗脸架上一盆淘米水,浓浓的浑白,那是留给杜鹃洗脸的。

 水缸盖上,小篮子里洗好的青菜还没炒,这是要等吃饭之前再炒的。

 李墩说,现炒的青菜碧绿脆,味儿鲜甜。

 再也没有人回来吃了!

 新书如苗,需要亲们推荐养护,求推荐、评价票支持。喜欢的请收藏。

 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m.LaoHuXS.CoM
上章 田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