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舂色武侠 下章
步步生莲完全版
大宋永和二年,新都长安城内一处大宅的仓库中,一名气质高贵,容貌丽的少妇被绑着双手,吊在仓库正中的房梁下。空旷的仓库中只在少妇身边点着一盏油灯,昏黄的灯光照在少妇泛着油光的赤的肌肤上,显的异常靡。紧绷的绳索,绑的过高,少妇惦着双脚才能勉强让赤的足尖勉强点到冰冷的地面,以稍微减轻些双手的痛苦,因此而紧绷的双腿,显得异常的修长和拔,并拢的双腿间,一只巨大的手正肆无忌惮的芳草丛中挖弄着,顺着大手向上看去,是少妇微微隆起的小腹和鼓的双,以及覆盖在一只球上正在捏着的另一只大手。

 如果再往上看,就能发现,眼前这个赤身体的女子,正是当今天子杨浩的贵妃之一,府州折家的五公子折子渝。然而此刻,这个倍受杨浩宠爱,身份高贵的折妃折子渝,却正在被一个陌生的野汉子玩着她成的躯体,美丽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刚毅,满是痴媚之态,感的双虽然紧闭着,却时不时的发出人的呻…“五公子,你还没认清现在的状况么?”玩着折子渝的大汉一边顺着她修长的脖颈向她的双吻去,一边自信满满的问道。

 大汉没有等待折子渝的回答,而是在她张嘴的瞬间,吻住了她的双,将大的舌头侵入了折子渝的小嘴中,品尝着她小巧的香舌,与口中的津…“呜、呜、嗯…呃…”折子渝一边发出意义不明的嗯咛声,一边晃动着身体,徒劳着抵抗着大汉的强吻,然而经开发的成躯体在药物和多方位的刺下,却渐渐支持不住了,这时大汉捏着她丰的大手移动到了她的间,勾住了隐藏在菊门间的一个金属小环,并缓缓的拉出,随着大汉的动作,折子渝的身体抖动了起来,随着一个又一个珠子的滑出,折子渝颤抖的越来越剧烈了,当最后一粒珠子跳出时,折子渝的身体突然绷住了,芳草丛中与菊门中同时出了大量体,微微隆起的小腹迅速扁了下去,灌满其中的体带着她体内的污物了一地。这时大汉突然松开了吊着她的绳索,折子渝高过后的身体瘫倒在了她自己的排物中,显得异常凄惨。随后大汉的将积攒了许久的在了折子渝疲惫的俏脸上,看着高傲的五公子满是污物的瘫倒在自己脚下,大汉的满意笑着,然而折妃却清楚,变态的还仅仅只是开始。

 “张嘴。”大汉用软趴趴的拍打着少妇的脸颊命令道。

 折子渝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然而深知反抗下场的她仍然只能无奈的张开小嘴,等待着大汉将到她口中…“一滴不漏,今天就放过你。”大汉自信的宣布道,随即一道澄黄的水浇入了折子渝大张的口中,熟悉的味道刺着少妇的味蕾,厌恶、憎恨、屈辱与悔恨充满了少妇的心灵,然而除此之外折子渝居然还感收到了些许的期待与奋,少妇不清楚,她受的本质正在逐渐的觉醒,只是尽力的咽着大汉似乎无穷无尽的…“真遗憾呀,五公子,这次你又失败了。”看着折子渝嘴角的一抹黄渍,大汉笑着说道…这一切都源自折子渝两年前的被俘,虽然最后她被杨浩救出,并保值着处子之身,然而在获救之前,折子渝的身体早已遭到了李继筠和他亲信手下的彻底凌辱,他们没有放过她的任何一寸肌肤,仅仅只是留着她身上的那层薄膜,准备在婚礼当天,再彻底的享用。李继筠特别痴于她的菊门,刚刚大汉从她股间出那串珠串,便是李继筠当年开发她身体的道具之一,而眼前折磨她的大汉,是李继筠当时的亲随队长,最喜欢玩的却是她的小嘴,她也是从两年前就开始熟悉了这种恶心的腥臊味道…杨浩救下折子渝的当夜,李继筠没来得及说出这些就被砍下了脑袋,而他那些曾经参与凌辱他的亲信属下似乎也全部战死了,折子渝本以为那段噩梦般的经历可以埋藏在心底,永远不被人知道…然而,三个月前,一片污渍斑斑的布片,和一张写着一个地点的纸片一同出现在了她的闺房中,折子渝认出了那片布片是自己亵衣的一部分,也知道自己一直惧怕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

 纸上的地址,是一处属于唐家的产业,比起杨浩,她更不愿意让唐知道这一段悲惨的过去。最终,在犹豫再三以后,折子渝悄悄来到了李继石约她见面的地点,见到了这个曾经彻底凌辱自己并逃过一死的男人。回忆起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所做的一切,折子渝在尝试这进行反击,然而内心的恐惧与心理上的弱势,让她根本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武功,而李继石,这个李继筠曾经的亲卫队长,在两年的逃亡生涯后,武功却更上一层楼,轻易的便制服了缩手缩脚的折子渝…之后便是单方面的殴打与,在时隔两年之后,李继石再次享用了折子渝的体,而这一次李继筠特意留下的部分,也向他完全的开放了。

 在随后的日子里,折子渝几乎每隔一两天就要秘密出宫一次,忍受李继石近乎无止境的索求,与一次比一次更加变态的折磨…李继石和李继筠有着同样变态的爱好,比起亲自弄女人,他们似乎更喜欢看美丽高贵的女人被不同的男人、凌

 在这三个月里,折子渝多次被迫在院中接客,穿着暴的服装,在客人们面前扭动着身体,一片片的将自己剥光,在众人的视线下手,在高之后,或者拍卖给出价最高的客人慢慢玩,或者被推入场中任由众人

 然而,比起在低级院的,折子渝更加恐惧的,还是李继石带她去高级院接客的时候,这时候的折子渝被要求穿戴成平时英气的样子,仅仅带着一个面具以遮掩容貌,在这里,她的客人有朝中大臣、军中武将,王公贵族…“好了,五公子,打扮打扮吧,今晚你运气不错,有人特别点你。”李继石的声音打断了折子渝的回忆,看着大汉手边的一套男装,折子渝知道自己最为惧怕的事情又将发生了,然而无法反抗的她只能希望这一次自己的身份依然无法暴…一身白衣的折子渝端坐在绣墩上,脸上带着一张银色面具,遮住了鼻子上端的脸孔,使人无法认出她的本来面貌。折子渝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眼睛上也被蒙上了一条黑布,眼前的黑布令她她异常不安,然而还没等她开始思索这些反常举动所代表的意义时,房门再次打开了,三名青年鱼贯走入房间,在关上房门后,就围拢在她身边仔细端详了起来。一时间房间里静的可怕,蒙着双眼的折子渝只能听到自己杂乱的心跳声,和他们呼在自己身上的气息。

 “这些人认出了自己。”折子渝恐惧的想着。

 随后折子渝听到了搬动桌椅的声音,在一阵响动之后,她被从绣墩上拉起,揽入了一名青年的怀中,随后被搂着坐下,双腿被抬起架在了两边的扶手上。折子渝争扎的抗拒着羞人的姿势,然后提前被喂下的药却令她浑身酸软无力,只能仍人摆布。

 绣鞋和长首先被去,出她那双白花花的长腿,与精致的脚丫,两名青年分别抱着她的两条小腿温柔的亲吻着,怀抱她的第三人则将手伸入她的亵衣,玩起了充血的芽…少妇无助的体在男人的玩下很快变得火热起来,过分安静的房间中只有男人们重的呼吸声和女人人的哼咛声。折子渝清楚的知道,自己如此快的进入状态,并不仅仅是药的作用,三个月来持续的调教与令自己的身体变的感异常,而比起和杨浩的正常爱,眼下这种带有拘束的挑逗,更能让自己的身体变得火热起来…很快,透的亵衣被从火热的身体上剥落,鼓的双峰被从解开的襟口处释放了出来,翘的樱桃被男人含入口中啃咬,股间大的芽被略显糙的手指大力着,随着中汩汩出的汁,少妇口中发出了一声声忘情的呼号,随后一支火热的入了口中,将她剩下的声音堵回了喉咙,只剩下一种含混的呜咽声…巨大的满了小嘴,火热的头直抵嗓眼,折子渝顺从的了起来,同时用香舌熟练的舐着筋脉膨,在她的服侍下,男人将她的小嘴当作了,用力的了起来,大的头一次又一次的向她的嗓子眼发起着攻击,终于在几次尝试之后,成功的穿透了喉咙,将大的头彻底入她的食道中。

 折子渝清秀的脸庞直接埋入了男人股间的发中,因窒息而发出了痛苦的呜咽,然而男人并没有放过她,反而为了享受食道的紧绷,而保持着贯穿喉咙的深度着,为了让男人快些拔出,折子渝的舌头更加灵活的身上活动着,然而享受着深喉服侍的男人只肯偶尔身,在她略微息之后就再次残忍的贯穿了她的喉咙…从未体验过的残酷待,给折子渝带来的却是从未体验的终极快,一次又一次的窒息,令她白皙的肌肤变的通红,首也变得坚硬而立,股间的芽更是因充血而变得膨大起来…终于,在又一次被贯穿喉管之后,折子渝颤抖的泻身了,男人也在她的喉咙深处释放了忍耐许久的火。随着软掉的出口中,另一坚硬而火热的填补了刚刚的空隙,与她预想的又一次深喉不同,这一次一股热在她的口中绽放了开来,这是她许久之前就熟悉的味道——的味道,第二个男人居然将她的小嘴当成了夜壶,折子渝有些气恼的想着,然而早已习惯这种味道的小嘴却自动的咽了起来,直到那股悠长的热停下,折子渝在将最后一口下之后,扔近乎贪婪的着马眼处残留的汁…男人们火被点燃了,折子渝身上残留的衣物被剥尽,随后她被四肢倒攒的吊在了房梁下,滚烫的蜡油滴在了背上,长长的金针扎满了双,烈酒与茶水被轮番灌入受蹂躏的菊门,男人们生命的华一次又一次的灌满了她水泛滥的,酒汁与茶水化成的轮番喂入了她的口中,补充着她因连番失而丧失的体,软鞭、珠、夹子与各种各样的假具轮番用在了她的身上…折子渝的呻变成了哀求,哀求又变成了呻,直到最后无力发出任何声音,然而男人们仿佛清楚她任有余力一般继续执着的折磨着她的体,直到天光放亮,才放过了受折磨而浑身瘫软的折子渝,一夜未曾开口说话的男人们,解开了她的蒙眼布…这时折子渝才惊恐的发现折磨了自己整整一夜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三个侄儿。

 “小姑姑,是你吧?”折惟正说道:“虽然面具无法解下,但是我们怎么可能认不出小姑姑呢?”“你、你们,你们怎么能对我做这种事情…”折子渝愤怒的问道。

 “那么别人就可以么?”哲惟昌问道。

 想到自己三个月来的经历,折子渝一时哑口无言。

 “小姑姑,与其让别人欺侮你,不如让我们来。”折惟忠气鼓鼓的说道。

 “你们,都知道什么了?”

 折子渝心虚的问道,除掉伦所带来的困扰,折子渝内心深处宁可由自己疼爱的侄子玩自己的身体…“貌似折妃的女在几处高级馆接客的消息,在小范围内传着,几名享用过小姑姑你身体的重臣,曾经在私下里吹嘘过,他们玩过一个打扮成折妃样子的面具少妇,具体内容小姑姑比谁都清楚吧?”想起之前的经历,折子渝不颤抖了起来。

 “我们还从别的渠道调查道,京城新来一个身材火辣,面貌风女,时常在几家下九院当中表演衣舞、自渎与当众。”“不是表演…”折子渝小声的抗议着。

 “那么当着民表演衣舞与自渎是事实吧?”“所幸,民们没有见过你的真面目,或者见过也不敢相信那个女是小姑姑你。”“我们通过调查找到了胁迫你的男人,但是我们却对他无能为力。”“为什么?”“小姑姑,这三个月来,无数的男人占有过你,凌辱过你,而你的表现根本不像是被迫,反而像是享受。我们能杀死胁迫你的李继石,却无法阻止他把这一切捅出去。”折惟正将一本书册丢在了折子渝面前。

 “这是你这几个月来的接客记录,里面详细的记录了你每一次接客的时间、地点、对象以及你所作出的服务。”折子渝的脸色瞬间变得刷白。

 “李继石手中相同的记录不下十册,被他收藏在京城的各处,如果不随时转移的话,很快就会被人发现。”“小姑姑,这本记录与重臣们的吹嘘结合起来,根本无从辩驳,更何况这里对你身体隐私处的描述清晰异常。如果事败,小姑姑你大概会因宫廷而处斩,折家也会被株连。”“怎、怎么办?”“李继石要报复的是杨浩,而不是你,所以他向我们提出条件。”“不,我们不能害他。”折子渝挣扎的说道。

 “不是你想到,我们折家根本也没实力去害他,李继石要求我们协助他得到杨浩的其他妃子们。”“这…”“如果我们答应他,以后你不用再去接客,这些记录也可以陆续还给我们。”“如果我不答应呢?”“他说玩小姑姑的身体也很有趣,至于将来小姑姑你成为京城名的事情败,也可以让杨浩大大的丢脸,让我们折家满门陪葬,他也算报仇了。”“我答应。”最终,折子渝不愿自己一个人悲惨的被蹂躏,而答应将其他人也拉下水,而她第一个想对付的,正是唐焰焰。

 自唐亡以来,中原战频发,杨浩以西夏入中原,得国不正,治下各州动不安,大盗层出不穷,国无宁,这一朝会,又传来江南不稳的消息。

 原来不知何人将小周后在杨浩后宫的消息传到了江南,一时间,杨浩杀李煜,霸占小周后的传言就在后唐故地传开,江南是重要的粮产地,一旦不稳,将动摇国本,而朝中的亲信重臣,却又没一个有足够的威望可以服江南,杨浩只得亲自东巡,后宫众人也随杨浩前往江南,唯有唐妃、吴妃、折妃因怀孕,而留在了长安。

 长安城内,一处紧挨着宫城的宅邸内,一名美少妇的正趴在罗上,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口中正这一支,而拔的翘正被另一只巨大的缓缓撑开。

 “小姑姑,你的后门好紧。”正在努力撑开少妇翘的青年说道。

 被堵住嘴的少妇呜咽的扭动着翘,似乎在抗拒着菊门的入侵,然而她脸上离的神色却暴了她此刻愉悦的心情。青年拍打着扭动的翘,使它安静下来,随后一鼓作气的了进去,异样的足感扩展到了少妇的全身,娇小的脚趾也蜷缩了起来。一时间,屋中只剩下了少妇压抑的哼咛声和皮撞击的噼啪声…良久,房间重新归于安静,两名青年留恋不舍的离开了少妇的身子。

 “混蛋,那么喜欢让我吃你们的脏东西么?”少妇嗔道。

 “小姑姑不是很喜欢么。”刚刚在少妇口中发的青年笑嘻嘻的说道。

 原来这名一丝不挂的少妇正事留守长安的折妃折子渝,而这两名青年确是她的侄儿折惟昌、哲惟忠。

 “惟正呢?”折子渝啐了一口后,略有羞涩的问道。

 “大哥大概被公事绊住了,晚些才能到。”

 刚刚在折子渝体内发过的哲惟昌再次从她身后靠了过来,一边玩着她漉漉的,一边回到道。

 “讨厌,”折子渝拍开侄子的手,摆正了坐姿,严肃的吩咐道:“先说正事,三天后我会邀吴娃一起出宫…”三之后,折妃与吴妃相约出宫到长安城外的普济寺上香祈福,然而在临行之前,缺有一份紧急军情通过飞羽传到了唐妃手中,唐妃连忙派人邀请素来多智善断的折妃相商。

 “妹妹,要不你先去吧。”

 “可是。”

 “想必也不是什么大事,京中又不是没有留守大臣,我去去就来。”“那。”“妹妹,先去吧,免得误了吉时对菩萨不敬。”然而,在出城之后,吴妃即没有前往普济寺,也再没有回到长安城,连同护卫在内的三十余人,一同消失了踪迹。

 吴妃这一失踪,竟是彻底的渺无音讯,由于担心消息传到江南,耽误杨浩的大事,唐妃和折妃没有大张旗鼓地全城大索,但是也借口死囚越狱加大了城内外地巡防力度,唐折二人更是将手下的飞羽与亲兵全数派了出去,一遍又一遍的翻查着长安城的角角落落,然而不要说吴娃了,连同她的那些护卫都毫无踪迹…终于,在吴妃失踪了整整七天之后,唐焰焰通过飞羽得到了她的消息“很糟糕”的消息。

 “你说什么?大通客栈?”

 飞羽的报告很模糊,但是这个地点却让唐焰焰紧张了起来,她没有通知折子渝,就带领着最忠心于自己的一批手下赶往了发现吴娃的地点。

 大通占地极大,说它是客栈只是一个笼统的叫法,事实上这个挂名在一名长安泼皮名下的所谓客栈不仅仅是一家简单的客栈,还包括院、酒楼与车行,后院的仓库更是堆满了种种见不得光的商品,同时还是飞羽的一处秘密据点,是一处彻底属于唐家,属于唐焰焰的据点,一处比较灰色的隐蔽据点。唐家类似这样的据点,在长安有好几处,但这里无疑是比较隐秘的一处。翻遍长安没能找到的吴娃,居然出现在了这里,不让唐焰焰心如麻…吴娃是在大通客栈用于院的那部分找到的,唐焰焰找到她时,她被绑在两只马桶之间,正张开小嘴为一名肥胖的商人接,可以活动的左手则在帮旁边的一名醉汉动他软绵绵的

 身上仅披着一件长及大腿的白色长袍,也许是白色的吧,此时早已被浸透变成了一塌糊涂的淡黄透的长袍紧贴着身体,起不到任何遮蔽的效果,反而显得靡异常,吴娃的双腿不成体统的大开着,泛着光的中被入了一截大的木,将她娇的小残忍的撑成了一个大,两只沾满污物的小脚无意识的在满是水的地面上着…唐焰焰绝望的退出了房门,看到吴娃的惨状,她知道一切都完了,她完了,唐家也完了,她该如何向杨浩解释这一切?

 唐焰焰绝望的瘫坐在地上,甚至没想到应该阻止另一个醉汉冲进屋中,对着吴娃的俏脸稀里哗啦的放水…唐焰焰虽然在发呆,她带来飞羽却没有闲着,这里是飞羽的一处秘密据点,弄清吴娃如何出现在这里并不是问题。然而,看到相关记录后,唐文也变得不知所措,原来将吴娃带来这里的不但是唐家之人,而且是唐家老大唐英的二儿子唐浩,唐二少没啥能耐,唯有荒冠绝全族,至于他的爱好,那更是有先贤遗风,嗯,唐二少尤好人,人送外号人浩。吴娃就是三天前被这位人浩带来大通客栈的,之后两天天,浩少爷和他的一帮狐朋狗友一直和吴娃呆在大通内的一处独院里,声秽语不绝。这之后,人浩似乎不满吴娃的表现,命人讲她锁在了现在的所在,然后就带着他的一帮子狐朋狗友转战另一家院,而吴娃则被他忘在脑后,扔在这里整整一天。

 “…我们恐怕来错地方了,那不可能是失踪的吴妃。”最终,唐文向失神的唐焰焰报告道。

 “什么?”

 “那不是吴妃,我们不能承认。”

 “可是…”

 “请殿下先回宫吧。”

 唐文送走了失魂落魄的唐焰焰,而大通客栈也在当夜发生了火灾,无人逃生…至少唐文是如此判断的。

 大通客栈的人,最终都白死了,应该被灭口的吴娃被悄悄带出来了大通客栈,一名前不久失踪的孕妇成为她的替身被烧成了黑炭。至此,唐焰焰已经彻底落入了套中,再无逃脱的可能。

 几天之后,死里逃生的吴娃在折家一处宅院产下了一女,虽然是早产儿,不过好在医治得当并无大碍,然而使用药过量的她<舂色武侠> m.lAohUxs.cOm
上章 舂色武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