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舂色武侠 下章
周芷若与赵敏的斩首比赛
夕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山头,一弯淡淡的上弦月已挂在了半空,太阳的余晖与月亮的光泽汇在一起让少寺山头的黑夜来的迟到了一些。在一颗倒了的大柏树的树杆上并排坐着两个人影,看身形苗条是两个女子,一女子身形较小环视了一下四周,鲜血断兵撒了一地,扭头对身旁的女子道:“黄衣姐姐,这次峨眉派丢了这么大个人,在江湖再也不能立足,她们的掌门又是心高气傲的脾气,回去后会不会再去找明教的烦麻啊,我看那位张哥哥人也是好的。”那位穿黄衫的女子道:“今在少寺山上峨眉的诡计被当众揭穿,名誉扫地,她们自然咽不下这口气,不过明教势大,她们未必就有胆子敢向明教挑战。”那少女沉思一下,又道:“那张教主到咱们丐帮说道驱除鞑子兴复汉家江山是我们每个汉人都义不容辞的责任,咱们的长老听后对张教主的话都钦佩的很,说好来少寺山上要助明教一臂之力,好救出谢法王,对反元大业必有大助,但是长老们都死了,谢法王也出了家”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低下头去,神情悲痛,过了会复又抑起头道:“长老后来对我说,咱们丐帮人数虽多但都是江湖人士,不能与元兵战场对阵,明教才是反元的主力,咱们帮明教就是帮天下的老百姓,我想长老们虽死了,我也应该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帮助明教。这次峨眉派栽了这么大个跟头,要是在背地里对明教下手,那该怎么办啊。”说完转过头望向那黄衫女子,正对上黄衫女子的目光。那黄衫女子幽幽的道:“你小小年纪倒也识得这些,以后丐帮的事我也就不用再心了。

 蒙古倒行逆施,早已不得人心,复我汉家江山仍是大势所趋,小小一个峨眉派未必就能翻起什么风。”顿了顿,又道:“自古胡虏不过百年,我看今的徐达常遇未必就输给以前的那些大将们,即有他们两人在也该蒙古命数到了。”那少女道:“听姐姐的话,我就放心了,长老们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说着也笑了起来,一手托起一边的脸蛋看着天上的弯月。那黄衫女子笑笑道:“明教应该还没有下山,咱们这就去和他们说去,别被峨眉派的人给坏了大事。”说着拉那小 女 孩的手缓缓的朝山下走去。喧闹了一天的山头上再次安静了下来,淡淡的月光让本来狼藉的山头多了几分祥和,但祥和的背后还是祥和吗?

 且说张无忌与赵敏本来为对头,一人为蒙古郡主,一人为明教的教主,看是不可能的缘分,却因赵敏放弃了自己荣华富贵的大小姐生活而心廿情愿的跟张无忌而转变。其中曲折详见《倚天屠龙记》。

 待诸般大事料定以后,张赵二人心中愉悦手牵着手信步来到房门外。赵敏道:“无忌哥哥,你记不记得你还有一个要求没有答应我,当时我说待我想起时,就说出来,只要不违背侠义道你都答应我,你张大教主说过的话还算不算数”!说这话时眉目含笑使得本就极美的脸上更增丽。

 张无忌看着她娇靥的俏脸心里却大跳特跳,心想,就因为你的前两件事而引出了后来的无数子,让我头痛不已,这回你又想起什么难题来为难我了。张无忌是不善做伪之人,想到此处脸上不经出惶恐之,道:“你又有什么古怪的主意了”说完脸也出讪讪之意。

 赵敏却是个善于察言观之人,看到张无忌的脸色其有不明白他心思,便道:“看把你吓的,这次的是好办的”说着拉起张无忌的手便走进房内。抬眼看去这房内清雅精致,左边是一件大大的屏风,一案几放在正中间,正前有一铺,帷帘低垂到地,看不到的物事,右边是一个梳妆台,上面尽是一些胭脂水粉之物都是女人的物事,这自然就是赵敏的闺房了。赵敏从梳妆台上拿起一支画眉笔说道:“我的第三件事就是让你给我画一会眉,这个不算难吧。”

 张无忌听罢此言心中略定,也笑道:“我只会武刀弄,画眉什么的我却不会。”说着接过画眉笔左看看右瞧瞧赵敏道:“我来说给你听。”

 当下就说了如何画法,何处该些,何处又该细比较好。怎么样才能圆润如意,画上去更有立体感。只听的张无忌不知所云,只好唯唯诺诺的应着。只见张无忌手成虎爪之式,腕运擒龙之功,气运丹田,蓄势待发,只等赵敏说完就趁热打铁画上一只再说。张无忌好不容易画了一只就已是手酸臂麻,心想:“画只眉毛而已,看似简单小技,要想做好却也不容易,只画了一只就这样了,其辛苦程度比之与玄冥二老对战也不遑多让。”

 赵敏在铜镜中看着张无忌的窘样,不调侃道:“世人都知道张大教主武功独步天下,医术妙手回,却不知你画眉的本事更大,这叫妙笔生花”赵敏对张无忌倾心已久,到此时方有两情相悦之乐,鬓角厮磨,情意绵绵,此等风景怎一个旎了得。赵敏心情自然大乐,说罢忍不住哈哈大笑,张无忌也是微微一笑,正待说些话来谦逊一下。

 忽然门吱的一声开了,门口却多了几人,正是以周芷若为首的一群峨眉弟子。张无忌看了过去,心中一惊,又怎么了,看这时的周芷若已不是刚才被殷离的鬼魂吓的直往自己怀里钻的柔弱女子了,而是恢复了以往把自己玩于股掌之上周芷若了。

 心道:“我与赵姑娘在此说些亲热话,不知她又如何着恼了”

 心中害怕颤声道:“周姑娘来了”

 周芷若却不理他,又走近几步对赵敏傲然道 :“赵姑娘,半年之前我与张郎成婚之,你使毒计谝张郎离我而去,使我峨眉派至今仍为天下的笑柄,在武林再也抬不起头来,我身为峨眉的掌门不能就这样算了,我要与你再比试一次,以洗前你对我和我峨眉派的羞辱。”

 赵敏眼看门口的几众人个个怒容满面,知来者不善,但她即有张郎,世上还有什么能让她害怕的呢!

 “比什么”赵敏大大方方的说。

 “你与我皆是武林人,也不能用俗世女人的法子,就用我创派祖师郭襄的母亲黄帮主与成吉思汉之女华筝在襄比赛的法子,你敢不敢”

 张赵两人顿时大惊失,张无忌的手也随之一拌画眉毛掉在了地上。

 对于黄华两人的那场比试,有许多晦地方,别说汉人了,就是蒙古人知道的也不多。不过明教左右光明右史范遥曾有一段时间在赵敏手下装一个哑巴头陀,时间长了蒙古话倒也会的,无意中听说了那一次比试。连范遥如此不羁之人当时也被黄容的勇气与智谋所折服。 原来郭黄二人带领襄全城百姓对抗蒙古多年,但朝庭始终不发一卒援兵,终因寡不抵众,城破人亡,郭靖与郭破虏先后战死,只剩黄容自己还在苦苦坚持。眼见丈夫与儿子战死,心想靖哥哥即死,我也不可活过今,却怎地想个法子给靖哥哥报仇。敌人眼见只剩黄容一女子,虽说武功了的,不过总是一女子,胜之不武。于是大家都退了开去,只剩下华筝与黄容一对一谁不帮手。只见两人你来我往斗个其虎相当,直打了两两夜,也分不出高下。

 只从郭靖离开蒙古娶了黄容以后,华筝便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让你两人死在我的手上。你既无意与我,就不要怪我对你无情。于是随军南下一边攻城略地,一边派人打听黄容的功夫,好找到破解的法子。华筝虽针对黄容习武多年,但黄容的打狗绝妙天下,黄老的玉箫剑法更是神鬼难测,其是她一藩邦女子能随便破的了的。

 今手竟是难分上下,黄容心想这样打下去终因体力不支,终是要败的。于是对华筝说这样不公平,最终黄容说出个公平的法子,虽说此法不是正义帮派所为,但此时此景又有什么更好的法子了,再说黄容年幼之时在桃花岛上曾听她黄药师说此法的诀窍,倒有八成的把握取胜。那就是黄筝两人同时被斩首,谁的颈血能溅上三尺的高台,谁就算胜了,不过黄约师说过‘女人在媾的颠峰时被斩落头颅时颈血方能溅的最高,’当时全襄城就她一人了别说男人了就是女人也没有第二个了,却也只能做拼命三郎了,如此蛮干却大违她的为人。当下就与华筝说了比试的法子,当时众人听了都大吃一惊,喝叱到“婆娘你疯了”但黄容巧舌如簧,而华筝乃蒙古女子,其凶残与血不亚于男子,在黄容的刺下竟答应了黄容的要求。就这样一代侠女陨身襄,黄女侠虽兵败身死,却不输堂堂中华气节,最后那一声场比试即让自己免于受辱,又为襄百姓报了大仇,着实另人可敬可佩。而比试的结果是如何却无人得知,只有天晓得。

 而此时周芷若提出由这个方法一决胜负,赵敏不由的满脸绯红,不是怕死而是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赵敏的母亲不是出身名门贵族,年轻时仗着美貌博得王爷心,又为王爷生下一儿一女。大的为哥哥汉名王宝宝,小的为一女汉名唤做赵敏,此二人一人领军与明教战,颇有战功。一人帅领武林败类与武林正道人士为难,二人都成了驱除鞑子的障碍,此事按下不表详情见《倚天屠龙记》。

 赵母随着年龄的增长姿渐渐退去,王爷对她也是一冷淡一,在赵敏7岁的时候,王爷终于娶了一房小妾,此小妾即年轻貌美又风多情。赵母更是恨的牙,在一次机缘中从娘家人那里得知‘女人在与男人媾时时被斩去头颅,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可以得到前所未有高,完全超越死的境界’于是赵母就给王爷献上此计。成功让王爷杀了自己的对头,不过王爷斩首小妾的那一幕却被躲在帘后的赵敏看的一清二楚,滚落在一旁的小妾脑袋与地上不停搐的无头尸体给赵敏小小的心灵巨大的震撼,心想原来她是如此的美平时倒看不出来。细看地上小妾的脑袋时,发现她上脸上都是一些足与情的神情,此情此景深深的烙印在她小小的脑海里。从此心中就有一个念头,在那个时候被斩首真的就那么吗,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也慢慢的明白过来了:最美的事物用以最暴的手段的摧残,形成具大的心理与视觉反差,同时也形成了巨大的刺,怪不那小妾的脸上尽是那么的陶醉。她有时也想自己也没有被斩首过,到底是不是有那么的刺也说不一定,尽管心中有疑问,这么多年来却从来没给人说过,这种话女孩子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啊。随着年龄增长,在内心中却越来越能体会到那个小妾当时的刺是多么的剧烈。心中也曾想过那样被爱人斩首也许是最好的终局!

 没想到隐藏在自己心里这么多年的这种情愫却因周芷若的一句话重新占据了她的内心。心中也渐渐的激动起来,居然有想答应她的冲动,自己也被自己这念头吓了一大跳,难道这就是自己一直一来真正追求的吗,心里不紧慌了,更可怕的是身体居然因周芷若的一句话燥热不已,下身也是水滚滚了。不等她答话,张无忌忙道:“这怎么行,周姑娘,我让赵姑娘给你赔个不是也就是了,何必,何必如此”关于襄那场比试他也听范遥说过的。

 周芷若却冷冷的道:“赵姑娘,你哥哥你爹爹都能征善战,也是英雄了得。我等做女子不能上战场,就用我们女子该有的法子一决高下,民族大义不能儿戏,赵姑娘,我希望你不要给你的哥哥和爹爹丢脸才好”

 听到此处,赵敏心里早已做一团麻,不知如何才好。但听到民族大义四字,又听说给哥哥与爹爹丢脸,顿是血往上冲,心想我身为蒙古郡主弃皇族尊严不顾,弃蒙古民族尊严不顾,只为了自己的一已私与张无忌在一起,有何面目面对天下蒙古人。登时羞愧无地需有什么方法补救一下才好,正好听周芷若说到用此方法比试,正中下怀,一咬牙道:“好,我答应你,半月以后我们万安寺见怎样”

 周芷若眼见赵敏上当也心喜不已,也道:“好就这么办”

 赵敏心思敏捷,虽心情下也没有丧失理智,说道:“负责斩首的人是自己的人呢,还是对头的人”

 周芷若还没回答,旁边一老尼道:“当然是自己人,不然怎么能发挥出最大的身手呢”周芷若眼见说话的是自己的定谊师叔,心知这位师叔见识了得,当年恩师在世时,知道自己脾气暴躁有好多事好要请教这位师叔,她即这么说必有深意,便道:“还是自己人好了,自己的姓命怎么能在敌人手里”

 “好,半月后,万安寺见”赵敏说着抢先出门,径直去了,身形慢慢隐匿在黑暗之中。峨眉派的人也先后离去,只留下张无忌一人呆在当地双目呆滞,喉头喀喀作响,只听的他“啊”的一声大叫冲出房门朝山下狂奔而去。

 商计周芷若一伙人下得少寺山来商计了一下,决定先出山再说以后如何应敌。

 一路上倒也太平无事,不几,周芷若等人回到峨眉山上,由于前些日子众人在少寺山上损耗甚多兼之长途跋涉,众人都累的很了,决定明再从长计议。

 周芷若回到闺房之中,叫下人上了一杯茶,独自做坐在桌旁,一手支颐,一手把弄着茶杯,恍惚中已回到了三天前的一个晚上,自己正在少林寺阐房中休息,忽然有下人禀道:“启禀掌门,明教光明左使杨逍求见掌门。”

 周芷若眉头一皱,说道:“他可说明来意”

 “回掌门,我们问过,他说无恶意,见了你自会说明来意”

 “好,你先下去吧,叫他在偏房等我,我这就来”

 “是”应了声就下去了。

 偏房中“周掌门武功当真了得,连我们张教主也伤在你手下,杨某佩服之至,特到道喜”杨逍抢先说道。

 周芷若身边一门人道:“你少在这假惺惺了,魔教妖人又存了什么好心了”

 周芷若举手示意不要多话,说道:“杨左使此番前来有何见教不防直说”

 “周掌门快人快语,在下就不绕圈子了。如今,驱除鞑子需要周掌门一臂之力,”

 “哦,杨左使此话怎叫”

 “我想要周掌门与赵敏一起斩首”此话一出顿引来峨眉派门人的一阵叫骂之声,更有甚者拨出刀子上前拼命。周芷若则努力下自己的心,平静的说道:“杨左使何出此言”

 别人都以为掌是在压抑自己的愤怒,谁又能知道,只从一年前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之后,她对斩首有不同的看法。在光明顶上众姐妹死伤颇重,更有不少姐妹被砍下头颅。看着姐妹无头的娇躯在地上挣扎,心中一惊,怎么被砍下头颅后会如此的美,挣扎的动作会如此的充满惑,落在一旁的人头上又写满了幸福。怎么会这样难道被砍下头颅会如此的幸福吗,不紧呆了。和她一起呆住的还有两个姐妹,明教教众看准机会又砍下了两个人头,总算周芷若武功了得才没有命丧刀下,百忙中撇眼见到刚砍下的两姐妹的脑袋也是满脸的足,却是为什么呢。听到杨的话,不免又是一阵燥热,强制下心中的澎湃。

 “赵敏的哥哥和爹爹都是打仗的好手,我明教的教众损折不少,如果能杀了赵敏,她哥哥和爹爹必定急于报仇,指挥必有失误,我军便有机可蹭,要杀赵敏只有这一个法子。我们张教主一心维护于她,我们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个法子了,天下尽知赵敏与周掌门有莫大过节,有你出手不会引起她怀疑,望周大掌门成全,如能因而将鞑子逐出中原,尊师地下有知必也心慰”到此时周芷若方才平息心中的燥动,说道:“这也不是不行,你还没有说怎么让和她一起斩首呢,如果行的通,为了全天下的黎民百姓,我个人生死又算的了什么”

 ,听完杨逍的话,众门人早以按耐不住,大声呵斥,却听掌门居然想答应都惊异万分。

 当下杨说了黄容与华筝的决斗,众人越听越奇,到最后竟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众人又确实知道华筝死于围攻襄一役中。

 杨逍续道:“我们希望周掌门能像令派创派祖师郭襄的母亲一样除去赵敏”

 “魔教妖人,谁又信你的话来”峨眉门人早已按耐不住说道。

 “我杨逍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却也说一是一,从不食言,这众位师妹应是知道的吧”

 “纵是真有其事,也不能让我们掌门去斩首”

 杨逍冷笑道:“峨眉例代掌门都是女中豪杰,于民族大义上从来不含糊,尊师不也是以驱除鞑子为平身第一大愿吗,怎么到了周大掌门这里却成了畏死之人吗”

 周芷若想起在万安寺里,师傅说道能驱除鞑子是她的第一大愿望,第二大愿望是峨眉派称雄武林。自己武功和张无忌想差太多,这自己是清楚的想要胜他是不能的了,如果能在自己的努力下鞑子被驱除出中原,师傅地下有知也必欢喜,我峨眉派必也能名垂千古。心种的另一面却也想知道斩首真的能给自己带巨大的足感吗,周芷若从小父母双亡,灭绝又对下极严,她从来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幸福和足,自己是真的很想知道自己缺少的幸福与足是什么东西,不过是自己不想相信这一点罢了。

 周芷若紧咬嘴说道:“如何才能的她与我比试斩首呢”

 杨道:“你只需说出蒙古人的尊严还有她哥哥爹爹的脸面,以她蒙古女子烈必答应你不可”

 “这事又怎么保证必胜呢,如果输了,我白死了倒不算什么,传至江湖其不是堕了我中华的威风,各路起义军也不免气馁,其不是适得其反”

 “这事周大掌门倒不必担心,我明教有一部秘籍叫《莲花宝典》其中就记载一些之术,其中就有让颈血的高的武功法门”

 峨眉派门有一门人道:“魔教果然妖的很竟然有这种书”

 杨逍也不生气说道:“这也要多亏了你们六大派,上次你们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我们受伤在先,不能匹敌,而后退入了我们明教的胜地,后来才发现了这本秘籍,这本秘籍是300年前和乾坤大挪移一起传入中土明教的,虽在100多年前被人盗去过一次,但也没有损坏了。例代教主都认为此术不正,将之束之高阁,你们以前总没有听说过有什么人用过此术吧,要不是此事重大关系到我千千万万的黎民百姓,我也不会拿出此书,不过大丈夫成大事当不据小节。再说了这也没什么,西域女子间要是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住住都是一这种方法来决斗的”说着从怀里拿出一本薄薄书来,看书皮倒也陈旧,书面上正写着《莲花宝典》四个大字。

 周芷若伸手接了过来随意翻了几片,顿时红晕双颊,原来上面记载了被斩之人必须与男人媾达高之时以快刀断其头颈才能使颈血的很高,上面还`有一套使刀的心法,以此法使刀当能刀达到极快的速度,对被斩方倒没什么要求。

 忙合上了书,说道:“杨左使,你先回去,这事容我们商量一下”

 “好的,望周大掌门念在广大百姓以及尊师的期望,善加考虑,在下告辞”说着便转身出门。

 脸上不自觉出一抹笑意。

 1窗外风声飒然,月光透过树叶变成一片片细碎的月铺撒在地面上,周芷若的心里也像地上的月光一样飘浮不定,忽然有一种恍若宿命般的东西在她心里推动了一下,紧咬下道:“你们说这样能除了赵敏吗”

 众人道:“以蒙古人的脾气你邀她斩首比赛,她会答应的,不过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周芷若道:“去光明顶的路上师傅怎么说的,我们身为女子于大民族大义却也能输给了男子,再说赵敏与我有羞辱之恨,于公于私我都要和比赛<舂色武侠> M.laOHuxS.CoM
上章 舂色武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