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舂色武侠 下章
妒君霸梅
男主角:潘沁风 女主角:柳心梅

 内容简介:

 霸道真的是男人的天

 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他也硬要ㄠ上男女关系把她占得“死条条”、爱得“歪歪叫”哪还有当初偷跑离家的“雄心壮志”?!

 他倒好,所有的“运动”一手包举凡能“尝鲜休憩”的地方都一定带着她留下“到此一游”的“福”回忆可她都已经尽可能的“身体力行”了他却连一个合理的请求都不给她些些响应更令人羞到骨子里、气得脸红脖子的是他不但大方让人欣赏他俩的鱼水之还道她的配合度高,连烟花女都自叹弗如…

  妒君霸梅1 不将你的抗拒放在心上男人兽的一面已被彻底唤醒…

 第一章

 一阵细雨落下,带来些许的凉意,柳心梅忘我的注视着下着细雨的夜空。

 大厅另一边热闹无比,还有漂亮的烟火可以看,因为她的大姐今天要出嫁了,所以爹跟亲朋好友一起喝酒庆祝,好不开心。

 也难怪爹爹会开心,因为姐姐是他的心头,宝贝得不得了,而她…只不过是男人逢场作戏的错误结果。

 本来她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只怪她那个痴情得令人心疼的娘,她以为孩子可以为她换来不悔的爱情。

 直到五年前,母女两人度过了生平最漫长的夜晚,她的娘亲终于在不甘愿之中闭上双眼,留下她一个人孤孤单单。

 也许是良心醒了,也许是罪恶感作祟,她那不负责任的爹柳万里,一个堂堂的县太爷,那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决定让她和娘的牌位认祖归宗。

 如今,进来柳府五年,十六 岁的她离独立自主的日子不远了。

 可以离开这个家,一个人自由自在安静的过日子,那将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事。

 只是,她还不行,因为她答应过娘亲,不可以再像她一样,太过随而毁了将来。

 女人的未来是什么?心梅坐在窗边无语的注视着满天烟火,心想雨怎么不下大一点,这样就点不了烟火,她也不用羡慕另一个女人的幸福、快乐。

 手边的包袱快整理好了,她叹了一口气,白皙的脸出奇苍白,她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再把自己喜欢的两本书放好。

 心梅想到自己那从没有喊过一声爹的男人。今天是姐姐出嫁的好日子,听说那个人替他的宝贝女儿找到一门人人羡慕的亲事,也就是当今皇上的弟弟——十二皇子。

 这可以说是麻雀变凤凰,转眼成了皇亲国戚了。

 那个人得意极了,所以竟开心的也给她一大个红包,要她买新衣服和胭脂花粉,把自己好好打扮一下。

 然而,在她的心目中,她需要的是一个全新的生活。

 就在此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房门口“小梅?”是吴大哥!她急忙冲过去打开门。

 “吴大哥!”“大家都睡了,咱们走吧!”“嗯!”她用力的点点头,捉起包袱便要往外走。

 “等一下!刚下雨,你把披风带着,免得着凉。”吴允天贴心的说。

 “好。”心梅小声的应答,脸上透出少女的羞怯,显得十分人。

 “走吧!”“好。”两人安静的迅速从柳府后门离开,一路上,他们都不敢掉以轻心,走到了湖边才松了一大口气。

 “小梅,到这里应该就安全了。”“嗯!”“等一下接应我们的船就会到了,你先坐一会儿,我去买些吃的好在路上吃。”“好。”当他要走开时,心梅又叫住他“吴大哥!”“什么事?”“快去快回好吗?我会怕…”“小傻瓜,我马上回来。”望着吴允天帅气的背影,心梅怎么也想不出来自己为什么对他始终只有淡淡的情怀,虽然对他的情意比朋友多一点,却又不似情人。

 吴允天是个正直、有责任心的人,心梅在柳府的这五年来,他一直都很照顾她,但他只是一名长工,所以不敢对她有任何表示,一直到他契约期满、可以离开柳府时,她才哀求他一起带她走。

 微闭着眼,心中在焦急之后开始浮现了不安,她不确定自己这样的决定会不会太冲动了。

 就在此时,她感到有个充满迫感的视线自她的右方视过来,她抬头一看,上一双深邃的眼眸,她战栗了一下,连忙低下头。

 一个陌生的男人。心梅明白现在已入夜,她一个弱女子在湖边,普通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她一眼的。

 只不过,那双眼眸的主人很难令人忽略,他…好俊…在她发觉之前,她又忍不住抬起长睫望向他,发现他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回望她的俊脸只有冷冰,没有表情的坐在那里一瞬也不瞬的注视着她。

 一时之间,两人四目交接,她也忘了该回避他的目光,才是一个好女孩的矜持表现。

 他认识她吗?还是她认识他?但不可能是后者,因为如果真见过这么一号人物,她不会忘记的。

 突然,他俊美的嘴角缓缓勾起一抹令人很不自在的笑,见状,她马上别过头,心头忍不住的怦怦跳,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形。

 真是的…她在紧张什么啊?不过是个陌生人…这时,吴允天兴匆匆的跑了回来。

 “小梅!小梅…”“吴大哥!”“走吧!”“哦!好的。”她起身跟着吴允天走着,在和陌生人擦身而过时,却听到一个充满磁的声音用只有她可以听到的音量说——“我要你。”什么?!她猛然抬起头,却上一抹无法猜测的笑容,彷佛是一只噬血的黑豹看中了最满意的小猎物。

 “怎么了?”吴允天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同时望了陌生男人一眼,但他不知道她和对方之间有发生这一幕。

 心梅用手摸摸自己的脸颊,觉得有点好笑,她安慰着自己方才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幻想罢了。

 一个月后,心梅来到吴允天的家乡,不过,她希望可以一人住,过独立自主的生活。

 所以,吴允天住在他自己的家,她则住在离他不远处的一间小平房里。

 今天,跟往常一样,她一个人坐在小屋前的院子里。

 微风轻拂,午后阳光令人懒洋洋的,她正专心的制着一个又一个精致的绣花包。

 吴大哥说她的绣花包很受,一下子就卖光了。

 她很高兴有这项技能可以赚钱,以后她应该也是这样过下去。

 “小梅!”听到吴允天的呼唤,她抬头一看,却见他似乎很兴奋的往她的方向跑过来。

 “好消息、好消息!”“什么好消息?瞧你跑得吁吁的。”她递了条手巾给他擦擦汗。

 “我找到工作了!”“真的?”“是潘府的杂工,待遇不错,也可以住在那里,这样子我也不用待在家中看大嫂的脸色了!”虽然是自己的家,但父母亲已经过世,家中也是大哥和大嫂在当家作主了,他回家来,反而觉得是多余的。

 所以,他很积极的找一个可以离开家里的工作地点,很幸运的让他找到了。

 “真是太好了!可是…那潘府的人好吗?”“不放心的话,你可以去看我啊!只要你常来看我,再怎样辛苦,我相信自己都可以撑过去的。”他的口吻十分温柔。

 心梅十分明白他对她的好,只是她目前一个人很好,不想再有另一个人介人生活,所以她决定装傻,微笑带过。

 “你就像是我的大哥一样,我当然会常常去看你,只希望你别嫌烦就好。”吴允天知道她又在逃避他的暗示,但他不介意,他知道她的子,她是个特别的女人,一个外表柔弱像朵小花,但内心却坚强、独立的女子。

 他出一抹大大的笑容“好!你说到就要做到,还有,来的时候别忘了做些好吃的小点心给我,只要吃上一口,我就可以生龙活虎一整天!”心梅也笑出来“瞧你说得这么夸张,不过我不会忘记的。”“那就一言为定了!”他开心的说。“对了!今晚你别煮饭了,我请你上馆子去!”“可是…”“别可是了,就当庆祝我找到好工作,而未来也可以比现在更顺利、更好运!”听到他如此诚恳的邀约,心梅只好点头答应。

 第二章

 秋天来了。心梅独自坐在潘府的后花园,四周围都安安静静的,没见到半个人影,她抬头望着晴朗的天空,感受着阵阵微风吹拂。

 嗯!好舒服…也许就是这样舒服的一个下午,她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待她醒过来时,已经是晚上了。

 长长的睫眨了几下,她睁开眼,人还在蒙之中,身上却有股沉沉的、重重的感觉扰着她…“睡醒了?”一张放大的俊美脸庞大剌剌的出现在她的正上方,令她的心猛然一跳,几乎惊叫起来。

 “你…啊!”她还没来得及起身,已经被陌生男人住,一股令人作呕的酒味直窜她的鼻息。

 她皱了皱眉。原来是喝醉了!

 “你…”“你怎么会出现?我在作梦吗?”“不…我想你是喝醉了…”她想推开他,他却动都不动,双手把她抱得紧紧的。

 “对!我一定是喝醉了,不然你怎么会出现在我面前呢?”他灼热的呼吸拂在她的脸上,他的体温传来,火热的感觉浸透她的全身,几乎使她窒息。

 “喂!你是谁?快点放——”话未说完,他的已经霸道的封住她的。

 心梅被吓坏了!她从没被人家亲吻过,更别说是被一个陌生人如此霸道、迫切的夺吻了!

 她吓坏了,只能僵硬的张大眼,任由他濡的舌头侵入,挑逗着她的舌。

 “唔…”她红着脸用力挣扎,仍旧挣脱不了男人强悍有力的拥抱。

 “自从那天看到你,我就告诉我自己,潘沁风,这个是你这辈子唯一想要的女人,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心梅的脸更红了,心跳更是飞快。

 “求求你…求你说你对我也有相同的感觉…”他醉言醉语的。

 她怎么可能会有感觉?她跟他也不认识,再说他的醉话哪能相信…但她也不敢大叫,因为万一惊动了其他人,可是会连累吴大哥的,因为潘府入夜后是不准有闲杂人等出入,被发现后果可不得了。

 她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冷静下来等待机会好挣脱他的拥抱。

 但是,她想得太简单了,当她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他的手不知何时竟然解开了她的衣裳,探入衣内覆上了她的酥

 她花容失,想推开他,但他并没有放开她,反而更快的抓住她的手,在她的头两侧,他用牙齿热切的轻咬着她的颈项,他的重量得她快不过气来。

 “不要…放开我…”“不!我不放!”“你这个登徒子!快点放开我,不然我要大叫了!”“你叫啊!最好叫大声点,把所有人都引过来。”“无!”她伸手想给他一巴掌,谁知手才在半空中就被他一把捉住。

 此时,被黑云遮住的月光透出了脸来,她这才看清楚了他的面容。

 是他?!

 是那天在湖边一直盯着她看的陌生男子!

 “今天是你自己送上门来,我绝对不会再让你离开的。”“什么?不要…啊…你要做什么?啊…不要…”她挣扎着想逃,他却扯下她的带绑住了她的双手。

 “这下子你就逃不了了!”只见他俊美的脸庞泛起一抹令人不安的笑容。

 “你不可以强迫我!这可是犯法的…”她都没说完,他已经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她面对他。

 “谁教你长得这么合我的胃口,这一次我要定你了!”说完,他便给她一个火热的吻。

 “不…放开…”她害怕极了,眼前这个陌生男子已经喝醉,他当然不会将她的反抗听进耳中,相反的,她的挣扎反抗反而更加刺他身为男的兽一面。

 “你好香…”他的话以及动作令她一张粉脸红到不行,从来没有男人这样碰触过她,而她的身体竟也被他挑起一种前所未有的火热。

 不!这是不对的!

 “不要…住手…”“别挣扎了,我会好好疼爱你的。”他将绑住她双手的带向后绑在树上,这样她便只有双手高举的任由他摆布了。

 不行!若再不求救,只怕她的清白就要被毁了!

 这时心梅已经顾不得潘府的规定,只是,当她想大叫时,他却暴的扯裂她的衣裳。

 “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她急得眼泪都下来了,但是,拼命挣扎的结果却是更加刺起他的火。

 眼前扭动的娇美女体感的惑着他,可爱清丽的小脸蛋泛着人的红晕,全身如雪般的肌肤正透出人的樱红,再加上酒的催化,他体内的火早已熊熊燃烧。

 他的落在她人的颈项,狂烈的着她比白丝绸缎更加柔细的肌肤,一手抚上她的,在充满弹的浑圆上爱抚着、捏着。

 “不…”她想挣开他,身子却在他的碰触下逐渐颤抖起来,体内开始产生一种无法言喻的销魂快…怎么会这样?她羞赧的闭上双眼,企图阻止自己再有这种羞死人的感觉,然而她越抗拒就越加感的感受到他的每一个动作。

 当他张口含住她凸起的小尖时,她的身子似被电到似的,她想闪躲,但他双手紧抱住她,还将脸埋入芬芳馨香的丰间,贪婪的那份甜美。

 “我不要…饶了我吧!不要这样…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心梅上身往后仰,此时盘着的长发也散落,在夜空中随风飘散。

 他并未理会她的苦苦哀求,只是沉溺在眼前人的享受中,大大的手掌温柔地轻充满弹的酥

 “真美味…”他边含糊的说,一边着她的小尖。

 只见他轻轻藉由舌尖让唾沾上蓓蕾,并且围绕着晕拼命的着。

 他像小孩子一样的贪恋着她人的酥,她只感到一阵阵热从下腹传上来,身子也越来越无力了。

 毫无预警的,他猛烈的将她紧紧搂在怀中,低下头就像是饥渴很久的深深吻着她,他的舌无情的强迫她不肯张开的瓣,在她的挣扎下侵入了她的口中,尽情的汲取着她口中的甜蜜,强着她跟他纠不休。

 “放开我!不要碰我!”双手被绑住的美丽娇躯在月光的照下不停动着,更加惑、煽动着他潜藏在体内的火热炽

 她不知道自己的反抗反而更加刺起他的征服,眼前的他在酒的催化下已经失去理智,脑中部只想着要占有她温暖甜美的身体,捏着她白的双峰,像个贪婪的小孩一样着。

 “你…放开我…”心梅颤抖的说着,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待宰的羔羊般,而眼前的男人是只野兽,就要将她生活剥了。

 再说,如此一来她美丽的身体就完全呈现在他的面前,而少了带的衣服也半出她掩不住的青光。

 这样羞辱的姿态令她全身无力的颤抖着,只能别过头逃避他火热的目光。

 “不要这样…”“怎么了?会害羞?”他不客气的伸手探入她的衣裳中,马上一边一个摸上去,绕着她的粉红稚、娇滴的峰使劲儿起来。

 手指轻浮的拉扯挑逗着她感的小尖,心梅迅速的感到舒畅电过她的全身。

 他的手一把抓住她的衣服然后用力一扯,这下子她的身体再也没有任何衣物遮掩,只见她雪白柔的玉体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的眼前。

 “不要…”她别过头、闭上眼,忍不住下了泪水,娇羞屈辱的感觉令她感到难受。

 他目光舍不得离开的注视着她一丝不挂的女人躯体,顿时感到全身血脉偾张,他忍不住屏住气息望着月光下她雪白无瑕的人娇躯。

 白皙的肌肤因为羞赧而透着红润,一双又白又的丰在夜风的吹拂下微微颤抖着,粉红色的尖也在他炽热的注视下不由自主的变硬,再从纤细的身一路来到修长匀称的玉腿,他的目光最后落在她人又神秘的三角地带。

 他再也按捺不住了,双手捧着她细泛红的粉脸“你甜得就像蜂,完全合我的胃口,让我想要一口吃了你!”他嗅闻着一股熟悉又人的香,爱极了她的身体散发出来的人香味,他着的在她的颈项以及秀发间闻着。真好闻…“放开我…求求你…不要…”她想要挣扎,但是他的双手却滑到她的酥,用力的捏弄,拉扯着小小的粉红色尖。

 心梅又白又的雪摸起来柔软又结实,尤其是圆浑浑、翘翘的形状,简直人极了,而前白如脂的细腻肌肤,摸起来光滑如缎。

 他糙的大手摩擦着她细的肌肤,令她觉得自己逐渐失在他的爱抚所带来的极度愉之中。

 他低下头张口含住一边的尖,在她红尖上又的,恋着她那少女独有香甜白的初滋味,彷佛就像是在享受着人间美味。

 “啊…啊…不要…求求你…”她无意识的发出销魂的呻,她的身子就像火在烧一样,只能不断在他的身上磨蹭着,她呻难耐的模样在他的眼中形成人的景象,一再拨着他的情

 他的吻如火焰般落至她的每一寸肌肤,仿佛要在她雪白如玉的肌肤上烙下属于他的印记。

 “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求你…”她苦苦的哀求着他放了她,她不能这样任由他为所为。

 “你是我的!我的!没有人可以抢走!”他用着霸道又充满占有意味的语气宣示着。

 “你眼中还有没有王法?”她着急的啐了一句。

 “别忘了,现在是你自己来我家勾引我的,而举凡这里的人事物都属于我,所以你也是我的!”“什么?!”她倒一口气。

 他的来到她平坦的腹部,舌尖挑逗的在她的肚脐上画着圈圈,她的身体马上产生一阵强烈颤抖。

 “我就算不讲理又如何?没有人可以阻止我要你的决心。”他要这个女人,一定要!不止是身体,还有她的心。

 “什么…啊…”心梅被他捏得一阵酥麻,娇的身子被他的魔掌偷袭,教她发出阵阵娇,她想挣脱,但全身被他紧抱着,丝毫不能动弹。

 “不!”她无助的尖叫,呼吸越来越重,娇俏的脸庞由淡淡的粉红转变成嫣红,双目亦显得明亮起来,燃烧着熊熊的情火。

 “不…不…求求你…”她的皮肤发烫,小嘴不停的娇着,他的滑过她平坦的小腹,来到女最神秘的两腿之间…“啊!不要这样…”她想要阻止他蹲在她面前。

 他不理会她,只是将她的右脚抬起来放在肩膀上,如此一来,她的私处更加无法躲开他饥渴火热的目光。

 “你已经了呢!”他坏坏的说。

 心梅又羞<舂色武侠> M.LaOHuXS.CoM
上章 舂色武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