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舂色武侠 下章
天龙歪传
天龙歪传(一)

 (唉唷喂!我的眼前怎么一片黑暗,哇拷!老子的头怎的痛的那么厉害,不行,得睁开眼睛瞧瞧,也许老子真的挂点也说不一定。)

 我缓缓的睁开了我的双眼,只见柔柔的光线进的我的眼里,正当我要瞧瞧自己身在何处之时,耳边传入了一道焦急又柔细的女子的声音:“段郎、段郎,你终于醒来了,你可知语嫣有多么的担心害怕呀!”我循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哇!乖乖!坐在我身边的竟是一位白细细、柔绵绵的大美人,瞧她一张瓜子般的脸、细细的眉、嫣红的双,哇拷!比我那一个蹄子阿珍有过之而不如(阿珍是我的马子)。看这位靓妹一脸焦急的神色,又叫我断什么的,还真把老子给搞糊涂了,不过谁管它的,有马子不上,可会让我那群死给糗的半死。

 喔!对了,老子还没自我介绍一下,不然你们怎么知道老子是谁,不是吗?

 老子叫杨伟,我的死们都叫老子作“萎”说起这名字,我还真干我老子,没事姓杨干啥,还给我取个单名伟,害老子被亏得无力反驳。不过老子可没那么“衰小”名字不争气,我的大家伙可替老子争了不少面子。

 老子不是在吹牛,只要被老子过的马子,没有一个不服服贴贴的死着老子,别的不说,我那马子阿珍,是出了名的大货,味口之大,无人能及,过去和她“逗阵”过的人,都全给这位大姐给搞进医院洗肾去了(肾亏),所以在这世上也只有老子我的家伙,能把她治得服服贴贴,现在她简直把老子当“鸟神”一样的崇拜着。

 好了,再说一下老子那两个死阿q和虫吧!阿q(这个名字是我帮他取的,因为他是那种头好壮壮那型的人)是我从小混到大的老战友,他的家族来头可不简单,全部都是政客,从国大老到立法委员等等,听阿q跟我说他家的财产就算都用在吃喝玩乐,十辈子也用不完。因为他家族的人太会吃钱了,而阿q也是老子的金主之一,和他一起永远也不会嫌钱不够花。

 而虫也是我从中学到大学的最佳拍挡(也是老子的金主),他的家世也不简单,也是一个跨越国际的大财团,听虫曾告诉我说,他的爷爷还是两岸谈判的头头呢!而他之所以被叫做“虫”可是有原因的,听他说他是他家唯一的长孙,所以从小就被当成宝贝一般的照顾着,有着自己的保母、佣人、司机,不过在他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被他的女佣给开了苞后,从此就上了女人底下的那块“”此后就被取名叫虫了。

 而我们三人因“”趣相投,而我又是他们两人的死,于是我们三人就组了一个“”而我们的训就是“有妞不泡非男人,有马不上枉为人”就这样的展开了我们的宗旨,四处的捕捉美丽的花蝴蝶了。

 好了,介绍到此为止,到现在我还在纳闷着为何我会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记得我那时和阿q他们两人,一起去试我的新车,三人还特别的跑去十八王公那去拜着香,记得那时为了闪那对面来的大货车,老子我明明冲出了护栏,栽进了山崖下后就昏了过去后,怎么会人躺在这间古古香的屋子里,身旁还有个穿着透明白纱,围着肚兜的大美人在一旁服侍着老子?真把老子给弄糊涂了,怎么想也想不出所以然来。

 这在这时旁边的美人说了话了:“段郎,你怎么了?怎么人像失了魂一样,是不是你头上的伤口又痛了?我马上去叫御医来帮你诊断一下。”(哇拷!怎么可以就让这马子翘头了,得把她拉过来一下,减轻一下老子的头痛才行,于是我二话不说,一把将这马子拉躺了下来,立刻使出老子的调情绝技。)“段、段郎不要啊!你的伤势还没复原,啊…!”

 天龙歪传(二)

 话说主角杨伟因闪躲对面驶来的货车,而一头栽进了一个莫生的时空中,身旁又多了一位国天香的美女,且又将他误认为她的情郎,于是杨伟为免暴殄天物,决定先上了她再说。

 “…啊!不要啊!段郎,你的伤还没好,而且现在是白昼,我们不能越了礼法啊!…啊…段郎…你…你把妾身弄得全身好…好不自在啊…段郎…”(哇!这个叫做语嫣的马子,身材真他妈的正点,细皮,滑溜溜的雪白的肌肤,再加上前那对海海的大波,真死老子了,真不知老子哪时候烧的好香,竟然能上到这款马子,得把握难得的好时机,先上马再说。)只见杨伟一把握住了他的家伙,对准了被他的调逗得昏头转向娇连连的语嫣那块人的方寸之地,长驱直入。

 “啊…段郎…轻点…语嫣痛得受不住了…啊…段郎…慢…慢…慢一点…你顶得语嫣…心…心都快跳出来了…啊…段郎…语嫣好…好幸福喔…啊…段郎…”杨伟一面弄着身下的大美人,一面分神的瞧着这个房间的摆设,一切的场景,好像只有在电影与电视上才见得到的摆设,那就是古装剧才有的场面,如果说这里是拍戏的现场,那自己现在所干的又该怎么说呢?虽然这管马子,在上她的时候稍有挣扎一下,但还是给自己给上了马,除非这里是…想到了这里,杨伟已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但最让自己不解的是,这种事只有看电影才看的到,没想到却给自己碰上了,而自己也成了别人的替身,更上了那个人的老婆。一想到这里,杨伟的心里又是担心,又是兴奋全身的细胞都动了起来,而部下的动作更是加足了马力,狂猛干的让身体下方的语嫣,叫连连:

 “段郎…段郎…语嫣不行了…你的…你的那个东西今天怎么如此的神勇让…让语嫣…好足…好快乐啊…以后语嫣要…天…天如此的快活好不好啊…段郎…啊…啊…不行了…语嫣快死过去了…啊…段郎…语嫣爱死你了…啊…”杨伟这时也快到达了极乐的境界,这时由语嫣体内出了一道热,冲着杨伟的家伙,顿时杨伟后一麻,一道热腾腾的也随即进语嫣的体内了。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被杨伟翻了的语嫣,翻过身来用那对海海的大波住了杨伟的膛,娇羞的对着杨伟说:

 “段郎,你好坏喔!欺负人家,把人家弄得全身都快散了,不过也把人家弄得好舒服喔,段郎,语嫣自嫁给你之后,你今天最神勇了,是不是因为你受伤的关系,所以才这么的厉害,以后语嫣要段郎你像今天一样,天天让语嫣那么快活好不好吗?段郎。”(哇拷!又一个求不满的女人,真不知这个姓段的怎么那么无能,让这么美的女人吃不,这是他妈的罪过,好吧!就当老子做善事替他喂他的老婆,反正老子这辈子玩过的女人还没有这款像小绵羊的女人,而且身材又他妈的,老天爷还真眷顾老子我,给老子送上这么美的女人来让我玩,反正既然都来了,就冒充下去吧!不过先得问一下我现在是身在哪个朝代,是什么人才行。)杨伟想完之后,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摸着王语嫣的背,抬起头看着王语嫣那张因足而未退的绯红的脸,接着吻着王语嫣的小嘴后,便开口问着王语嫣说:

 “语嫣,我是发生了什么事了,为什么会弄得全身都是伤,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呢?”“段郎,你不要吓我好吗?你难道真的忘了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了,你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吧!前天大伯萧峰从西夏送来了几匹骏马来给你,说什么你的骑术太差了,要你好好的练习一下,而那几匹马中有一匹是行千里的千里马,大伯说是特别送来给你的,于是你不听人家的劝告,兴冲冲的就上了这匹马,没想到你一上了马之后,马像疯了似的狂奔,等我们找到你之后,你已被马摔到了悬崖边,差一点就掉下去了,吓得我心都快跳了出来。段郎你想起来了吗?不要再吓人家了,你摸摸人家的心,人家现在一想起那天的事,心到现在还扑通、扑通的跳着呢!”王语嫣拉着杨伟的手,紧贴着她的左让杨伟摸着,摸得让杨伟又燃起了火,杨伟也不再客气的挑逗着王语嫣,只见王语嫣被杨伟逗得娇连连,而那张尚未退的脸又绯红了起来,杨伟一面的挑逗着王语嫣,一面想着王语嫣的话。

 (哇拷!萧峰,王语嫣,这两个名字不就是金庸的那套叫什么《天龙八部》的小说吗?不是金庸虚设的故事情节吗?我怎么会到了这个地方来呢?如果照这样说来,我不就是那个叫段誉的替身了?那个段誉也和我一样被摔了出去,难道我和他的元神互相的替了吗?那他是否也上了我的身了呢,哇拷!好烦啊!不想它了,打炮先再说。)杨伟不再花心思去想这些伤脑筋的事,现在的他只想再干一次王语嫣,其它的事,他也不管了,于是,打开了王语嫣的那双玉腿,二话不说的,将下的巨一隐而入的进了王语嫣的那方寸之地,爽快去了。

 天龙歪传(三)

 上一章说到了主角杨伟以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猛玩别人的老婆,而杨伟心中的疑惑,却也真的被他猜中了,段誉的元神也上了他的身了…台北某家大型医院内的一间特等病房,唯一的一张上,躺着一个全身被包着像粽般的人,病房的左右两边,分别坐着两男一女,只见那女子像泼妇骂街般的念着坐在对面的两名男子:

 “都是你们两个啦!没事要萎去试什么车,现在好了,人都挂在这里了,像个粽似的,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老娘绝对跟你们两个人拼了。”“阿珍,你不要再骂我们了,我和虫也不是故意的,况且你也是知道萎的个性,我们就算不叫他去试车,他自己也会找我们去试的,我们哪会知道对面会突然的冲出一辆货柜车来,更没想到萎会冲了出去。幸好现在萎只是断了几骨头而已,已经是不幸中之大幸了,请你姑就别再骂我们了,我们都快无地自容了,姑。”“嘻…死阿q,你就只会耍嘴皮子,最好萎会好起来,否则老娘后半辈子的幸福,都要算在你们的头上去,你们最好天天的烧香念佛,求老天爷早萎好起来,否则老娘真的和们没完没了。”就在两人谈话之际,病上的人,突然的呻了起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也让他们三人站起来围在病旁,等着病上的人醒过来。只见上的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出了既痛苦又陌生的眼神看着阿珍三人,一时之间空气好像被停了下来似的,而阿珍三人却是充满了喜悦的神情,等着病上的人开口说话。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阿q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对着病上的人大叫:

 “我你娘的,死杨伟你是撞傻了,还是撞呆了,他妈的一句话也不讲,是不是又要出什么歪点子整我们了?如果你再不说话,咱家可会海扁你一番,管你他妈的是不是病人!”就在阿q说完话之后,病上的人终于开了口,但开口之后却令阿q三人当场傻了眼了。

 “这位仁兄,请勿动怒,小可并非不愿开口,只是小可见到三位身着怪异之服,小可以为三位乃番外之人,小可因怕三位不懂中土之语,故不管开口之,尚请这位仁兄多多包涵。”的确,阿q三人身上所穿的衣服,全都是时下新人类的打扮,尤其阿珍的穿着,还真辣到最高点,上身穿着几乎快遮不住那36寸大波的小可爱,下身穿着又绷又紧的黑色超短皮裙以及感的黑色网状的吊带袜,让人看了口水直,所以也难怪上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听完了病上的人说了这些文绉绉、又莫名其妙的话后的阿珍,一脸惊慌的扑到了上人的身上,双手捧着上人的脸,焦急的说:

 “萎,你不要吓人家了,你不记得人家了吗?我是阿珍啊!是你最爱的那个又的阿珍啊!萎,你醒一醒啊!你怎么会不记得我了呢?”这时上的人见到阿珍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将身体后移,急忙的对着阿珍说:“这位姑娘,请你自重,所谓男女授受不亲,姑娘之举动,令小可无所适从,还请姑娘勿再做出这种遭人非议之举动来。尚且小可也非姑娘所言之人,小可姓段单名誉,乃大理国国王,非是姑娘言中之人,还请姑娘勿再将小可误认他人才好。”上的人推开了阿珍,又说了这番话后,只见阿珍泪如雨下,而一旁的阿q与虫两人,更当场傻了眼,最后阿q终于忍不住的按了呼叫铃,大声的叫着:“医生、医生,你们快来啊!我们朋友出大事了啊!”杨伟在经过了王语嫣的细心照顾下,身上及头上伤势已恢复了近八成,而王语嫣更是像一只快乐的小蝴蝶一样,服侍着这个变强又天天都让她非常足的假丈夫。

 此刻的杨伟正躺在龙上,享受着已被他调教成妇的王语嫣的绝妙的品箫口技之际,这时传入了门外侍从的声音:“启禀国王,木婉清姑娘求见!”(哇拷!什么时候不来,当老子正之际才来破坏,真他妈的!待会老子得好好的骂骂来人不可。嗯!等一下,刚刚内侍说什么木婉清求见,她不是那段誉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吗?不对,根据天龙八部书上所写,他们两人跟本没血缘关系,这个事情只有段誉一人知道,那不就表示我又可以代段誉上他的假妹子了?尤其这木婉清就书上所写,也是个超级辣妹型的,而且古代人守身观念比现代人强,那不就表示我终于可以上到一个在室的女人了。喔!老天爷您真的太照顾老子我了,又给老子送上一个开过苞的新鲜货来给我,老天爷!老子我爱死您了,待会老子完了之后,绝对为您摆上一桌丰盛的祭品让您好好的享受一下,嘻嘻嘻…)杨伟越想越兴奋,急忙的要内侍先将木婉清带去休息,待会自会前往与她会面,一方面极于要草草结束与王语嫣的动作,于是对着王语嫣说:“语嫣,你刚刚也有听到,婉妹来大理找我,待我去见她之后,我们再继续好吗?”“不要啊!段郎,人家现在已经无法再等了,你摸摸看,人家的底下已经成一片了,况且你不是一直想要玩人家的后庭吗?人家今天好不容易下了最大的决心要给你了,如果你现在要走,以后你就别想要再玩人家的后庭花了。而且这木婉清每次来大理,都会你一整天,如果要等你回来,那人家不是得难过一整天。不要现在去好不好?你看,人家的小和后庭已的等着你来玩呢!”(哇拷!这蹄子可越来越了,可以被我调教成功了。想想也对,好不容易说服她把她的后庭让我开苞,我怎么能够轻易的就让这种机会跑掉呢!况且老子这辈子还不曾帮女人开苞过,都是当人家的表弟,就先拿这蹄子的眼来试试看,然后再去为木婉清这个辣妹开苞,嘻…)经过一番思考后的杨伟决定先搞定王语嫣这蹄子之后,再全心的针对木婉清,于是一把抱起王语嫣,将她放置于龙上之后,大张旗鼓的,卖命的往王语嫣那人的销魂里钻了进去了…

 天龙歪传(四)

 上文说到了木婉清突然的来拜访段誉,让杨伟这个替身又多了一个打炮的对象,为了要学习如何的替未开苞过的木婉清开苞,杨伟以王语嫣的眼来作为实验。

 “啊…段郎…轻一点…你今天怎么…怎么如此的勇猛,让人家的都快承受不住了…啊…段郎…人家的小快受不了了…你…你不是要玩人家的后庭吗?放过人家的小嘛?人家的后庭等着你来玩啊!段郎…”杨伟看着王语嫣那副“假痛”(台语发音)的模样,心里在嘀咕着:(妈的,老子又制造了一个超级妇来了,不知道哪天我和她的真老公换回身份的时候,不知那老公会有什么样的感觉?)杨伟一想到这里,彷佛已看到了段誉的那张讶异的嘴脸,心头一“啵”了一声,将自己的大家伙由王语嫣那成一片的了出来,对准了王语嫣的眼,慢慢的深入。

 “语嫣,我要帮你的眼开苞了,把你的股放轻松一点,就像是我们房花烛夜那样,对!就是这样,把下半身放松。”杨伟慢慢的导着王语嫣,使她放松心情,以便成功的完成开苞手续,而王语嫣也在杨伟的温柔体贴的状态下,毫无痛苦的让自己的眼开了苞了。

 “喔…段郎…好奇怪的感觉呀…好像有点像要如厕的感觉,可是又感觉到的紧…啊…段郎,你就…就不要再体贴语嫣了,用…用力的帮语嫣止止呀…段郎…语嫣快受不了了…啊…对…对…这是这样…用力…再用力的玩…啊…用力的穿嫣的后庭…啊…段郎…语嫣好啊…”看着王语嫣自己干着眼,又如此的样…杨伟不又为自己成功的开苞,暗自的喝采,也对要开木婉清的苞,增加更多的信心,而此刻的王语嫣,也已被杨伟的一阵狂猛干,已到了最后关头,而眼更是紧紧的夹着杨伟的大家伙,令杨伟也兴奋到了极点,终于也忍不住的将体的亿万子孙,进了王语嫣的眼里去了。

 而王语嫣的眼因第一次接收到如此滚烫热影响,到了极点,也由子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后,快乐的昏了过去了…因时空的关系,大理国王段誉被送到了现代,而因元神附身在杨伟的身上,也就必须替杨伟承受受伤又无法动弹的痛苦。而在这家医院的一间又大又隐密的会议室里,三个全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以品字型分别的坐在大型的会桌的三个方向,而令人特别注意的乃是三名中年男子的身上、下,分别有三名头带护士帽,却身无寸缕,身材一级的女郎,为他们做一些特别的服务。

 这时由坐在中间年纪较大的男子,双手抓着正在为他吹喇叭的女子的头,以极的口音,对着左右两边的男子说话了:“喔…黄主任…你说…对特等病房的那位患者该如…如何的处置,我们目前可得罪不起这种超重量级的病患…喔…喔…”这时坐在左边以“观音坐莲”的姿式、双手抱着身上的身女子,探出头来,气息的开口回答着中间男子的问话:

 “院…院长…我只是个骨科医生,对于那名患者…喔…我…我已经用最好的技术…能…能让他…他早复原…但…对…对于他失去记忆的…的问题…就…就得问脑科的林主任,如何的…去处理了这…这个麻烦了…喔…喔…”话一说完,这位黄姓主任紧紧的抱着身上的身女子,主身猛抖着,让人看得出来他因讲话而守不住门而了。

 这时坐在黄主任对面的林主任,双手紧抓着身女子,下身猛,以“老汉推车”的姿式猛干着,而听了对面黄主的推托之语,于是开口说:

 “院长…呼…呼…并不是我要说气的话,以…呼…呼…以我这国内的脑科权威而言,这一次…呼…真的遇上了难题了…呼…呼…我已经用了院内最…最先进的仪器,仔细的来回做了不少次的扫描,但一点也没有查觉,这…呼…呼…这名患者有任何部受损的现象,但为什么他还会有…呼…呼…丧失记忆的现象,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目…目前…唯一可以做的,我想只有以这名患者,他那位最亲的女友以最原始的方式,来唤醒患者的记忆外,别…别无…喔…喔…呼…呼…无任何的方了…呼…呼…”这名林姓主任也在这个时候,缴了械了。

 而坐在中间的院长听完了林主任的话后,心头一松,也紧抓着下女子头猛顶,全身猛颤的如了气的气球,瘫躺在坐位下后,拍拍女子的小脸,对着林、黄两人说:

 “好吧!这依林主任的提议试试看吧,再不行的话,我们全都得回家吃自己了。”院长说完话后,起身搂着刚刚为他吹喇叭的里身女子,走入了会议室内的房间里,可想而知,院长想要“干”什么了。待院长进了房间后,黄、林两人互识了一眼后,换了身边的女郎,分别的往另外的两间房间而去了…

 天龙歪传(五)

 <舂色武侠> M.laOhUxS.CoM
上章 舂色武侠 下章